【连载】我以深情暖浮笙(07)

2020-10-04 08:59 

▲▲ 点击蓝色关注@海那边山里人▲▲
附:
本书是青筱筱(榴芒)连载小说
整本会在公众号连载
- 上一章 -
“那两位女士,请出去吧。”林耀白收回视线,毫不客气地赶人。
“安生,你怎么可以这样子不尊重长辈,我明明就是……”
“两位,如果再不走,我只能叫人来把你们请出去了。”唐美娜的话音还没有落下,韩潇便厉声打断了她。
看向韩潇,唐美娜剜他下奶,又恶狠狠地瞪了安生一眼,转而对着林耀白时却又继续嬉皮笑脸地道,“林大少爷,这中间一定是有什么误会,我们家安生……”
“来人!”
林耀白这一声,门口立刻多了两个保镖。
“别,别,别,我们现在就走,是我们唐突了,林大少爷您别生气。”看到忽然冒出来的保镖,唐美娜立刻识趣地赔罪,然后拉着安筱往外走。
“妈……”安筱看着林耀白,哪里舍得走。
“走啦!”警告的看一眼安筱,唐美娜又笑着道,“林大少爷,我们走啦,您慢慢吃,慢慢吃。”
被唐美娜拉着,安筱才不情不愿地离开,不过,在经过安生的时候,却狠狠剜了她一眼。
“对不起,扰了你们的兴致。”待唐美娜和安筱离开后,安生抱歉道。
“事情也谈的差不多了。“忽然,林耀白却站了起来,看向安生,菲薄的唇角浅勾着,”安生,不如一起去医院看看展宏怎么样?“
“林先生,我……”
“走吧!”根本不给安生任何拒绝的机会,林耀白又看向韩潇,“韩兄,安生去医院看老公,不算旷工吧?”
看一眼林耀白,韩潇又看一眼安生,微扯一下唇角道,“没事,去吧!”
……
安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跟着林耀白上的车,总之,在这个男人的面前,安生的意志好像就完全丧失了般,几乎完完全全地由他牵着走。
就像刚刚,明明她可以说“不”,可以拒绝,可是,她最后却什么也没有做。
“不是去医院吗?”坐在后座上,逼仄的密闭空间里,莫名的,安生有种快要窒息的感觉,在车子开出好远一段距离后,她才恍然,根本不是去医院的方向。
林耀白正拿着一份文件在看,听到声音,这才幽幽掀眸,朝安生看了过去,同时,抬手按下车顶的中控键,用来隔开车厢前后空间的档板开始慢慢升起。
看着那慢慢升起的挡板,更加的,安生有些慌了。
“看得出来,韩潇对你不错。”看着慌乱抑制不住的从那双澄亮的眸子里溢了出来的安生,林耀白却勾着唇角,笑,牛头不对马嘴地道。
看着离自己不过一臂之遥的男人,安生开始警惕起来,下意识地,往车窗的方向缩了缩,“你想怎么样?”
“我想怎样?!”像是安生问了一个极好笑的问题道,所以,林耀白笑了,低低沉沉的嗓音带着一抹诡异地道,“安生,是你先招惹我的。”
男人的眸,太深暗,沉不见底,仿佛要将人吸进去似的,所以,赶紧的,安生低下头去,抱歉道,“对不起,你要怎样才肯放过我?”
“呵……放过?!”林耀白又笑了,放下手中的文件,欺身过去,骨节分明的长指,挑起安生的下颔,“安生,游戏才刚刚开始呢!”
话落,他的头压下去,狠狠攫住了安生的红唇。
“嗯……”本能的,安生避开,眉心紧蹙,“林耀白,可你是颜忆如的未婚夫,我也是有夫之妇。”
“那又怎样!”说着,林耀白大掌扣住了安生的后脑勺,吻再次强势地落下,同时,另外一只手,从她的裙底滑入……
……
如果第一次归咎于醉酒,那么第二次和现在这第三次,就一定是安生的错。
明明,明明她可以拒绝的,可是,看着林耀白的那张脸,面对他的霸道强势,鬼使神差的,她却一次又一次的把自己完完全全地交给了他。
她无药可救了,她真的无药可救了。
林耀白是颜忆如的未婚夫呀,哪怕她注定要是跟颜展宏离婚的,她也不可以像现在这样跟林耀白纠缠。
事后,林耀白神清气爽地扯了纸巾,去替安生擦拭,安生却撇开了头,闭上双眼,从未有过的羞耻与懊恼,自责,满满地充斥着她的全身,让她全然忘记了刚才被带上云霄时的那种快乐,此刻,她只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
“别碰我了,求你。”感觉到林耀白抬起了自己的腿,颤抖着,安生开口。
看着眼前全身光洁蜷缩在车窗边的女人,林耀白勾唇,“怎么,还想来一次?”
“林耀白,你到底想怎么样?”倏尔,安生睁开双眼,瞪着林耀白怒吼,不争气的,水汽霎那氤氲了眼眶。
看着她眼里不过瞬间便涌起来的泪,莫名的,林耀白狭长的眉峰狠狠一拧,不过,下一秒,他却抬手过去,用力捏住安生的下颔,低低沉沉的嗓音带着刺骨的寒凉道,“安生,在我面前哭,你没有资格!穿上衣服,给我滚!”
……
安生回了公司,将所有的事情抛到脑后,忙她的工作。
这些年,也就只有在工作的时候,安生才觉得自己还是一个鲜活的有生命的人。
不过,快下班的时候,安生接到徐静怡打来的电话,让她下了班,去陪颜展宏。
靠进椅背里,安生闭上眼睛,抬手按了按有些疲惫的眉心。
既然徐静怡打电话过来了,那就算她再不想去也不能不去。
毕竟,这一年来,颜振业和徐静怡待她,还是不错的。
收拾好了文件,关上电脑,下了班,安生直接去医院。
病房门口,高大的保镖规规矩矩地守在那里,看到安生走过来,经过专业训练的他们并没有开口叫“少奶奶”,仍旧纹丝不动地站立着,尽着自己的本职。
安生站在门口,突然就不太愿意进去。
一年来,虽然名为夫妻,可是,她见颜展宏的次数,十个手指头都可以数的过来,除了他的名字,他的身份家世,他的年龄,还有知道一年来他的身边不断地换着女人,安生对颜展宏这,完全不了解。
原来,她还可以坦然地面对颜展宏,但是,最近发生的一切,让她对颜展宏越来越畏惧。
虽然她和颜展宏有名无实,也做不了长久夫妻,但是至少现在,她还担着颜家少奶奶的头衔,见颜展宏,在所难免。
深吁一口气,安生抬手握住门把,推开门。
当门推开,她抬眸一眼往里面看去,眼前的一幕,让安生瞬间怔愣住。
病房里,只见一个有着一头性感栗色大波浪长发的女人埋头在颜展宏的小腹处,而此时靠在床头里的颜展宏更是不堪入目,但那张英俊的面庞上的表情,却表明了此刻的他有多么的享受。
听到开门的声音,颜展宏朝门口看去,见到愣在门口的安生,他深褐色的眸子里,透出十足的挑衅,嘴角,更是扬起满意的笑弧。
而那个埋头在颜展宏小腹处的女人,只是轻描淡写的瞟了门口的安生一眼,便又继续。
看着眼前的一幕,安生胃里翻涌,差点就想要吐出来。
下一秒,她捂住嘴巴,转身拔腿便往走廊尽头冲去,冲到了阳台。
蹲在阳台的垃圾桶旁,安生干呕了几下,最终什么也没有呕出来。
傍晚的凉风嗖嗖地吹来,哪怕是蹲在阳台的角落里,安生也禁不住打了一个寒战,下意识地裹紧了自己的风衣。
夕阳的最后一点余辉潵在她苍白的小脸上,让她苍白的肌肤,几近透明,如蝉翼般,仿佛一碰就会碎掉。
脑海里浮现刚才的一幕,安生却不禁咧嘴笑了。
笑的没心没肺,像个傻子。
这一切,该结束了!
收起脸上苍白的笑容,安生扶着栏杆,站了起来,正当她转身要回病房的时候,出现在她面前的,却是那张让她愈发厌恶的脸。
“怎么,伤心了?”拄着拐杖,颜展宏站在离安生两步远的地方,脸上,是肆无忌惮的挑。
安生不知道颜展宏什么时候站在了她的身后,但看着他那张明明很英俊的面庞,此刻却觉得份外狰狞,就像聚光灯下博人欢笑的小丑般。
那张苍白的小脸上上,渐渐露出一抹讥诮寒凉的笑意来,看着颜展宏,安生一字一句地道,“颜展宏,我们离婚吧!”
——我们离婚吧!
五个字,让颜展宏脸上挑衅的笑容,骤然僵住,深褐色的眼底,透出无法掩饰的震惊的裂痕。
“你!说!什!么?”
一瞬不瞬地看着他,安生笑,清晰地重复道,“我们离婚。”
颜展宏僵住的脸上,在安生的话音再次落下的瞬间,全部碎裂,深褐色的眸底,透出从未有过的熊熊的怒火,仿佛瞬间便能将人吞噬。
向前一步,颜展宏伸手便一把掐住了安生的脖子,五指收拢,狠狠用力,眯着她的目光,恨不得将她片片凌迟。
“安生,谁给你的胆子?你想跟我结婚就可以跟我结婚,想去外面玩男人就去外面玩男人,想跟我离婚就可以跟我离婚吗?”
安生淡漠的眸光,毫无畏惧地回敬着颜展宏,因为呼吸困难,让她苍白的小脸上,露出一丝痛苦的神色来。
但是,她却没有丝毫反抗的动作,因为她知道,就算颜展宏再不喜欢她,甚至是恨透了她,也不至于想让她死。
“离婚,不是你……想要……的吗?”
颜展宏狠狠剜着安生,此刻,真的恨不得将她的脖子掐断。
这个世界上,为什么对他从来都不屑一顾的人,要是安生!
看着眼前脸色越来越苍白却没有丝毫挣扎的安生,颜展宏的一颗心,抑制不住地隐隐颤动。
为什么?
除了不让他碰她,在他的面前,就连让她死,她都不会畏惧?甚至是不会有半丝的反抗?
倏尔,颜展宏低下头去,用力收拢的五指,松开。
转身,就在安生以为他同意了的时候,他却又忽然停了下来。
“如果我再也不碰其她的女人,你会不会接受我?”
这是第一次,二十八年来,颜展宏第一次在一个女人面前低声下气,可是,这一刻,如此低声下气的话,却不由自主地从他颜展宏的嘴里冒了出来。
安生看着颜展宏高大的背影,突然觉出一分落寞与孤寂来。
其实,颜展宏又有什么错?
一开始,就是她跑到颜展宏的面前,求他娶她的。
现在,她又有什么资格提离婚。
可是,她什么也给不了颜展宏,她更不应该让颜展宏成为她自私的牺牲品,他是无辜的。
“对不起!”
安生低下头去,眼眶,忽然就酸涩的厉害,可是她却努力忍住,不让水汽氤氲。
“我不会离婚的,你死了这条心吧!”话落,颜展宏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离开。
看着颜展宏隐隐有些颤抖的背影,安生缓缓蹲了下去,抬手捂住了脸,泪水,再也控制不住,从指缝中流出。
是她错了,是她一而再,再而三的退让,导致了今天这样无法挽回的局面。
以后,她再也不会退缩,再也不会。
……
(未完待续)
海那边山里人(ID:techie8185)

本文地址:http://www.wahonge.com/9937.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生肖属相婚配网的公众号,公众号:未知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