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语兰心】回忆我的父亲║赵素娟

2020-10-04 04:53 

点击上方关注我们吧NO.1322
回忆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赵静铭先生,是当代著名秦腔剧本作家,国家一级编剧。
时光荏苒,父亲离开我们已经十年了。这十年我常常在梦中见到他,他还是那么和蔼慈祥,有时他在画画,有时他在沙哑地哼着秦腔,有时他什么也不说,看我一眼,就匆匆走了。
前天下午,我接到一个电话,对方是我爸的学生,说他写了回忆我爸的文章,关于我爸的出生日期等需要向我求证,通完话,我突然觉得我应该为父亲写点什么。
想起父亲,一股暖流从心底涌出,温暖的父亲,温暖了无数人的父亲呵!我轻轻地开启记忆之门,温文尔雅的父亲、高高大大的父亲、努力拼搏的父亲向我走来。
父亲出生在陕西省渭南市临渭区吝店乡高庙村二组的涝池岸上。生于1947年农历3月初6。当时爷爷为了生计,在四川一家商铺给人家当掌柜的,所以父亲幼时是缺少父爱的,直到1949年9月份爷爷才回到老家。
父亲牙牙学语时,村上办了扫盲班,针对青年妇女进行简单的文化普及。姑妈背着父亲围观,结果父亲像炒豆子一般,把老师教的内容背了个滚瓜烂熟。把一些学不会的年轻媳妇羞得满脸通红,她们都惊异于父亲的聪慧。
姑妈回家后,把扫盲班的事说给奶奶,奶奶笑得合不拢嘴。我现在还记着奶奶给我说这段逸事时那发自内心自豪的笑容。
记忆里,记事起,村里磨面室外有一堵墙。墙面是用广告画的巨幅伟人像:毛泽东、周恩来、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画得惟妙惟肖,栩栩如生。我和小伙伴们常常驻足观看。
那次我们正手拉手看着画像,一位老奶奶走过来指着我说:“娃,外是你大画的。”当时我听得目瞪口呆,同时我得意地扬了扬头,为有这样的父亲感到无比的骄傲。
?父亲3岁时,从鬼门关走了一遭,昏迷了3天3夜,奶奶说她愣是三天三夜未合眼,照顾父亲,或许是她的诚心打动了老天爷,父亲终于醒了过来。
当时村上一些年长者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说父亲将来必定会大富大贵。可父亲终其一生是清贫的,虽然物质上匮乏,但精神上父亲是丰富多彩的,他留给我们的精神财福是极其丰盛的,是其它金钱等无法比拟的。
父亲是在姑妈的背上长大的,而二爸则是在爷爷的怀抱里长大,这导致了爷爷对二爸的偏爱。
父亲说在那食不果腹的年代,每每从家里背干粮上学,奶奶给父亲和二爸的馍袋里总是相同地装些苜蓿麦饭、红薯、馍馍。可爷爷总要从父亲的馍袋里匀些馍给二爸,想到这些,我替父亲感到心酸。可父亲从未对爷爷产生过任何怨念。相反,他觉得当哥哥的应该这样,这是他的胸襟。我也想起小时候父亲经常给我讲的故事:羊羔跪乳,乌鸦反哺,孔融让梨,这些朴素的儒家思想,早已深入他的骨髓。
解放前,因为爷爷在四川担职掌柜的,收入颇丰,家里家境比较殷实,土改那年,家里被定了上中农成份。在那唯成份论的年代,父亲初中毕业便逼迫辍学,回家务农。
但父亲写一手好字,也写一手好文章。驻村的工作组经常叫父亲帮其写材料,加之村上大队部也经常叫父亲编写快板,排演样板戏,父亲的才能有目共睹,于1969年被安排到吝店第二中学教书。学校是七年制,父亲教语文。
在校的十年奠定了父亲搞剧本创作的基础。
父亲白天代课,晚上拼命苦学。那时,没有表,不能掌握时间,本来是每个教师轮换一周值班,每天早上六点半打起床铃。父亲主动请缨,包揽了此差事,这样学校唯一一个闹钟便由父亲掌管。
父亲说他多年养成凌晨2点睡觉,早上5点起床的习惯。在此期间,他翻阅了大量的书籍,汤显祖的《牡丹亭》他能倒背如流,关汉卿、田汉、曹禺等人作品他爱不释手。有时实在瞌睡不行,他便用凉水洗脸、洗头以提神。
父亲凭借剧本《向阳新曲》于1980年被调入渭南县文义创作组工作,自此,他正式进入编剧创作工作。
父亲先后创作了描写刘志丹的大型现代戏曲《长稔英烈》和大型历史剧《火烧察院》。
1983年创作的《青丝吟》发表在陕西《当代戏剧》第10期。在1984年被评为陕西省首届文艺创作开拓奖二等奖(一等奖空缺)。《青丝吟》宋弘“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糟糠夫妻不下堂”正是父亲魅力人格的体现。
1985年父亲被任命为文化局副局长。
1988年,父亲创作的大型历史新编剧《玉玦吟》,他塑造了正直大臣张说,坚守正义,在生与死的考验面前,舍生取义,不做伪证;同时刻画了老年时的武则天,内心孤独、渴望温情、敏感又多疑的复杂心态,获得了成功。该剧发表在国家一级刊物《剧本》杂志。这是自新中国成立以来,陕西首次进军成功发表于《剧本》杂志的作品。该剧先后获省剧本创作奖,第二届中国戏剧文学奖银奖。
1998年,父亲立足于生活创作的《涝池岸边》,反应了改革开放初期,新事物与旧事物、新价值观的裂变与老价值观及世界观的矛盾与冲突。剧本首次发表于渭南当地刊物《西岳》,剧本一面世,好评如潮,获得了强烈的共鸣。后来,《剧本》杂志也刊发了此剧。
2005年,父亲不幸患上了恶性肿瘤。我们都建议父亲去渭南市级医院治疗,但由于经济窘迫,父亲执意选择了某县级医院,因为这个医院收费低。这个选择让我们痛心疾首,至今后悔不已。
当年7月份,在某县级院做了切除手术,可在第二年5月份沿原来切除掉的包块往上7厘米又发现了新的包块。
这次我们选择了市中心医院做手术,不到一年时间,父亲连做两次手术,可父亲很乐观。他说现在的医疗技术发达,麻药打了一点都不疼,还安慰我们让我们乐观点。当然父亲被我们隐瞒了真相,从医生到护士,都告诉他包块是良性瘤。第一次只是医术差没有切干净。
这次的手术维持了三年,又复发了。我们带着父亲,辗转于西安各大医院。求医的过程我记忆犹新,每次进到医院,父亲和弟弟坐在长椅上等候,我先挂号,再进去跟大夫沟通,请医生不要把实际病情告知本人。那些善良的医生都一一配合了我们。
2010年10月2日晚,父亲好像知道自己要走了,他平静地给我们交代了后事,大脑思维非常清晰:要我们照顾好母亲;要我们姊弟团结;他的钱财留给母亲,拆迁房他登记了三套,两个弟弟各一套,母亲一套,母亲将来千古房子归我;他死后的对联已拟写好,在他写字台中间抽屉。我们泣不成声。
2010年10月3日中午,父亲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他给自己拟写的对联,上联:法古圣践仁践义一生以我笔写我心颂美伐丑自今了也,下联:效先贤守孝守徳半世用我书明我志匡正袪邪从此已矣,横批:俯仰无愧。噩耗传出,父亲生前的朋友学生数百人前来吊唁。父亲单位文化艺术研究所前所长戴志宏先生因腿疾不能前来,他让朋友捎来悼词:吟青丝吟玉玦吟中静悟千年沧桑;书长稔书涝池书里铭心百姓忧乐。父亲单位送来挽联:一生勤奋苦钻研珍品常启后代半世坎坷善拼搏精神永驻人间。
父亲走后月余,我见到世交好友刘美凤,她爸和父亲是至交好友,她告诉我他爸说父亲其实早都知道自己的实际病情,他只是为了我们不担心,才配合我们假装不知道恶性肿瘤的事实。听完她的话,我涕泪滂沱。父亲啊,你内心该有多苦?回顾你的一生,你处处、事事都是苦着自己,却温暖着他人。
1988年,我上高二,两个弟弟上初三,你每月工资38元,母亲在家务农。我们家的日子可想而知,是何等拮据。可当你听说好友的女儿李玮婷因经济原因要辍学,你毫不犹豫去找了另一个好友樊义春,商议由你两人承担玮婷的学费。最终李玮婷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兰州商学院,终生命运得以改变。
回忆你的一生,我像在看一部老电影,一部感化教人的电影。
你孝敬父母,尊老爱幼。
在校教书期间,每个月灶上都有一顿馋人的羊肉泡馍,每到此时,你总是拿个盆,来一份肉,并求厨师给多加点汤,将其端回家,分给爷爷、奶奶、大爷他们三人吃。你在校时间十年,十年间你没有舍得吃一次羊肉泡馍。
爷爷奶奶每年生日,你都会把爷爷奶奶请到家,让母亲做一顿改样饭,或摊煎饼、或蒸穰皮、好一点是包饺子、烙油馍。
每年春节,大年初一,你会把两个堂妹叫过来,我和两个弟弟共五人,给每人一份好吃的零食:花生呀、柿饼、琼锅糖、芝麻糕、水晶饼等等。这些小吃温暖了贫瘠的岁月,温暖着我们的记忆。
现在我还常常想起过去夏天吃西瓜的场景:切瓜前先要去请爷爷奶奶,切开瓜,先端给爷爷奶奶,其次是我和两个弟弟,最后才是你和母亲。尊老爱幼,这是你的规则。可惜这些优良传统、家风到我们这一代都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
你教书育人,严谨治学。
记得是一个星期六的下午,家里来了一位张姓的学生,他上了下吉高中,他眉飞色舞地告诉你:“下吉学校优秀作文栏,让我霸了。不是吹赵老师,你教作文这两下,下吉高中没有人能赶上”。你脸上洋溢着淡淡的笑容,叮嘱他不要骄傲,不要偏科,继续扎实学。后来那个学生留学去了美国。
我上初二那年,开学第一堂语文课,张秀全老师,一上讲台便点名叫我回答什么是语文,懵懂的我回答语文就是语言文字。张老师当时让我坐下,并解释说我国著名教育家、文学家叶圣陶先生对语文的解释就是语言文字。多年后一个黄昏与你闲聊,说起了语文,你义正辞严地说:“错!文章并不是简单的文字堆砌,‘文’字通花纹的‘纹’,《文心雕龙》说,虎豹有纹,纹是斑斓,是斑彩,是美。就是文章要写得有斑斓,有起伏,有文采,文章要写的美”。听了你的话,我很震撼,震撼初中毕业的你却如此博学。
你为人正直,坚持原则,不趋炎附势。
文革期间,新任领导拉拢你,承诺给你好处,但要你给刚被免职的樊守信老校长写材料,编写罪行,批判樊守信和樊义春老师。你毅然拒绝,并为两位樊老师出头据理抗争。你说黑就是黑,白就是白,颠倒黑白指鹿为马的事你干不来。后来你和樊守信、樊义春老师三人成为生死之交,大事小情都会相互帮忙。当然你为这个选择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你们三人在校被孤立,你的出身也常常被拿出来说事,领导隔三差五给你“穿小鞋”,你苦闷过,彷徨过,但你从未低头,你也从不后悔你的选择。你说人不能像狗一样活着,你说人活的要有气节。气节贯穿了你的一生,在学校、在创作组、在文化局、在艺术研究所,你都活的有气有节。当然,你的不世故,不圆滑,认死理总会得罪人,你常说人之不顺常八九,能与人言之无二三。你坚持着知识分子身上的“书生意气、傻气、硬气”正是这些让你痛苦又骄傲的坚持,使你赢来人们对你的尊重与赞许。其实剧本《玉玦吟》里的张说就是你的真实写照,你就是张说的原型。
你为人热情,倾其相助。
2009年,你的学生六强女儿上研,家里经济困难,你因为疾病花光了积蓄,你包了一千元红包鼓励女子好好学习。听说学费还差两万元,你从你的外甥李鼎处借来两万元交于六强,让其去周转。
今年4月份,我在《三贤文苑》为你写了首诗:
有你的梦,真暖
在梦里
我紧紧拉住你的手说
别走,别走
在梦里
你笑着说
我不走,我不走
在梦里
我咧嘴笑了
开心地像个的孩子
醒来,睁眼
洁白的天花板
苍白的代替了你的容颜
我又闭了眼
重温有你的梦
爸爸
再来我的梦吧
有你的梦,真暖
后来在评论区发现一段留言:拜读大作,怀念故人,才华横溢的剧作巨匠,敬业乐群的学友乡党,愿你在九天康乐无疆。他一定是你生前的好友,看到诗,想起了你。看到朋友对你的评价,我很欣慰。
父亲,你的一生,正如你在对联里总结的那样:歌颂着真善美,也用实际行动书写着真善美!你的一生,是勤奋的一生,是拼搏的一生!你的人格魅力,永远激励着我们,爸爸,你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感谢您的阅读
作者简介
赵素娟,女,渭南市临渭区人。一直从事商业工作。酷爱文学,愿做一株小草,在春风吹拂中,为大地摇曳一抹绿韵。
图:网络
主编:刘莉萍
投稿邮箱:499918885@qq.com
投稿形式:文稿(原创首发)+作者生活照+作者简介
您看此文用
·秒,转发只需1秒呦~

本文地址:http://www.wahonge.com/9920.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生肖属相婚配网的公众号,公众号:未知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