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纸鞋样

2020-10-04 03:38 

母亲的纸鞋样文/李新春

岁月不饶人啊!瞧着母亲过早稀疏花白的鬓发,我的心中不时隆起一种酸涩的感觉,忆起母亲的纸鞋样,不觉想起那句:“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千古名句。
那天是母亲退休的日子,突然清闲下来的母亲,便拖着羸弱的身体,翻弄出十多年不曾使用的纸鞋样。说是退休在家没事情,要为小孙子做一双布鞋。母亲说,小孩子的鞋不好买,而且又不合脚,现在不做,怕是今后没有多少机会,再翻弄这些泛黄的纸鞋样了。
我在家中排行老二,母亲说的孙子是我的儿子,也是母亲的长孙。听着母亲的话,望着母亲因帕金森病颤抖的手,想到母亲含辛茹苦的一生,我的内心像在流血般的疼痛。
我想说什么?但什么也没有说,怕伤害对孙子的那一份慈爱之情,但鼻子一阵酸楚,眼也模糊了,眼前晃动起一些儿时远去的记忆。

那个年代的人们,没有闲钱去街上买鞋。于是,邻居们总时常来找我的母亲,合鞋样并帮助挑花绣朵,渐渐的,母亲的纸鞋样,便在左邻右舍传扬闻名开来。
记得有一次,因同学嘲笑我穿的棉鞋是“抱母鸡鞋”,我便委屈地向母亲哭闹,死活要母亲给我买新鞋,否则,就以拒不上学威胁母亲,惹得母亲伤心流泪,望着母亲无言的表情,我的委屈也渐渐消褪了一半,只能依偎在母亲的怀里,不停地流泪。
母亲没有责怪我,摸着我的头,帮我抹去了眼角的泪花,讲述起一段关于父亲的往事。
那是奶奶讲给母亲听的一段往事。那一年,父亲只有十五岁,孤身一人第一次远离毕节,前往大方羊场坝就读毕节师范。
那时交通极为不方便,父亲穿着奶奶做的新布鞋,踏上了求学之旅。离开家门后,父亲硬是舍不得穿用,赤脚与结伴而行的同学,从毕节走到了大方,满脚都打起了血泡。
讲完这段往事,母亲无言,我更无言。迷迷糊糊中睡去,一觉醒来,已是鸡鸣三更之时,母亲依然坐在床沿上,为我赶制新鞋。透过微弱的光线,我看见母亲,每缝一针,便用针头往自己稀疏的头发里,摩擦一下,突然,疲惫的母亲,一不小心将针尖扎破自己的食指,殷红的血渗透岀来,母亲用嘴吮吸了一下,侧身朝痰盂,吐出了一口红红的血水。
寒风从破败的木屋缝隙中透进,像针儿扎在我的心窝上,十五瓦的白炽灯昏暗昏暗的,瞧着这般情景,我的心很不是滋养,咬咬牙,仿佛在心中立下了一个志向。
母亲近视的眼睛又红了一圈,无助的自己,只能偷偷地躲在被窝里流泪,不知何时又熟睡过去。第二天上学起床时,我的枕头有些湿润,一双崭新的鞋已放在枕头边。
这件事过后,我仿佛懂事成熟了许多,从此便没有做过让母亲犯难的伤心之事。于是,在我童年的记忆里,母亲的纸鞋样,就在我幼小的心灵深处,永远地烙下深刻的印象了,兴许终身也难以忘怀了。
不久,辛苦了一辈子的父母,终于迎来了乔迁之喜,离开了破败不堪的老木屋,搬进了新居。父亲整理抽屉时,建议母亲把这些过时的,多年不再用的纸鞋样,扔了算了,但母亲执意不肯,仍像珍贵的古董似的不忍舍去。
如今,终于在孙子辈的身上派上用场,我真为母亲高兴。瞧着这些夹在书中,年代久远且翻黄的纸鞋样,我忽然觉得,它不是一些简单的东西,而是一件充满灵性的蕴含着象征意义的传家宝,成为了承载家族记忆的一个珍藏,值得永生的怀念与保存,因为它,仿佛时刻在陈述着一段远去的历史故事。
追思至此,已是夜深人静,我披衣走出室外,踟躇在温馨的夜风里,远眺天际那颗最亮的星辰,感觉自己的灵魂,已融入浩瀚的苍穹,便为自己拥有那么一个清贫而纯真的童年岁月,而感到由衷的欣慰与满足。
(发表于1995年7月1日《毕节晚报》副刊)

请点击标题阅读李新春先生的精彩诗文
1、河风,会带走我的记忆(外一首)
2、想起木屋、火塘及月光
3、回望时光的留痕(外一首)
4、在风中摇曳的狗尾草
5、四十年来家国
6、怀念诗人伊蕾
7、在我心空留下划痕的女人们
8、时光的风铃从耳畔拂过
9、落叶知秋
10、人生,站台和背影(外一首)
11、在冬季的风中聆听心语
12、生命的礼赞
13、老街,淹没于高楼的阴影里
14、灵动的诗行 (短章五首)
15、初春登南山
16、倒天河畔的新春遐思
17、春天,以受孕的方式抵达心房
18、清明,以缅怀的方式寄托哀思
19、坐在一块老石上臆想(外一首)
20、致远去的青春岁月
21、以诗的方式寄语爱国情怀
22、往事滑落在季节的背面
23、今夜,我要找回自己
24、跳跃的思绪流淌的水
25、冬夜里的絮语
26、毕节人跨入高铁时代的喜悦
27、背尸娃娃王老者
28、致敬!抗疫前线的九零后白衣天使
29、生活短章(四首)
30、春花在知性中绽放
31、关于一片枫叶的故事
32、蒲公英与春风[外一首]
33、诗歌 ‖ 思念,在老木屋里回荡
34、闲说女人与风水
作者简介李新春,男,汉族,生于1963年1月27日,贵州省毕节市人,贵州广播电视大学中文秘书专业毕业,中共党员、中国民主同盟盟员,系毕节市广播电视台《毕节新闻联播》时政新闻记者,是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毕节市电影家协会秘书长,毕节市诗词楹联协会理事,毕节市记者协会会员。
工龄34年,做文秘等行政工作10年,下海经商3年,当记者21年。写作公文及新闻稿是主业,文学创作是兴趣与爱好。年轻时的座右铭是"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文学是酷爱,还对书法、摄影、旅游、人文历史等有广泛的兴趣,如今追求"淡泊名利、宁静致远"的人生境界。1984年在毕节创办过《小河》文学促进会,并编发油印文学交流会刊。1988年,参加《山花》杂志"首届刊授诗歌班″学习,并开始在报刊杂上发表铅字文章,至今巳获新闻、文学征文奖项20余次。
截止目前,已在本台《毕节新闻联播》、《直通百姓》、《文化星空》、《云上毕节》等宣传平台,以及《消费时报》、《贵州日报》、《经济信息时报》、《贵州民族报》、《西部电视》、《贵州电视》、《贵州盟讯》、《高原》、《毕节政协》、《毕节日报》、《乌蒙论坛》、《毕节党史研究》、《毕节传媒》、《乌蒙新报》、《黔西北诗词》、《灵峰》、《毕节晚报》、《礴同文化》、《大地芳菲》、《乌蒙民讯》、《毕节故事》、《云上毕节》、《看见毕节》等几十家报刊杂志及新媒体,发表过新闻、诗歌、散文、杂文、随笔及理论文章300余万字,共有20多篇文章被收录进一些书籍。
近来,为了留住毕节一二代人的乡愁记忆,挖掘、整理和写作了关于毕节人文、历史、古迹及年代记忆的老毕节故事100多篇,颇受人们喜爱,产生了极好的社会影响力。

本文地址:http://www.wahonge.com/9915.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生肖属相婚配网的公众号,公众号:未知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