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刘莉萍

2020-10-03 18:38 

989
我家相继养了两条黑狗,大黑是小黑的妈妈。
大黑是爸爸住在老家养的。那时家里开了个商店,爸爸觉得有条狗打个声,家里能安全些,便从亲戚家里要了一条狗。它满身黑油油的,爸爸就叫他黑子。
黑子长得很快,半年功夫就长成高大的身材,但没有乖气,反显出几分和蔼。来了生人“汪汪”几声,等家里人喊一声“黑子”,它便保持缄默,再也不开口,只警惕地盯着访客。和黑子未曾谋面的姑姑和叔父回家,黑子一声不吭,只老远摇摇尾巴,好像在打招呼,然后闭目养神。我曾因此埋怨黑子看家不负责任。不善言谈的爷爷说:“黑子灵着呢,它能分清谁是自家人,谁是外人,狗不咬自家人的。”从此,我对黑子产生了好奇。我实在想不通,姑姑和叔父黑子从来没见过,它怎么知道是自家人呢?心中有疑惑,我便很留意黑子。
每次放学,快要走到家门口时,就会看见黑子迎面而来。它红舌头一伸一缩轻微喘息,尾巴有节奏地摇动。走近,用鼻子嗅一嗅,用头蹭蹭我们的裤腿,亲昵一阵,伴着我们一起回家。我戏谑黑子是个跟屁虫。妈妈边干活边说:“黑子正在院子卧得好好的,猛然间站起来,耳朵耸了耸,然后就跑出门,朝着你们学校的方向。”哦,我不由得佩服黑子的警觉和灵敏。
我爸妈常年开着三轮车赶集做生意。清晨出门,黑子尾随在车后,非要爸爸停车赶上三两次,它才罢休。下午,爸爸开车离家还有两三里路时,就能看到一团黑影自远而近,飞驰而来。稍近些,黑子的轮廓就清晰可见。黑子飞奔着来迎接父母。爸爸的三轮车到跟前了,黑子对着车子“汪汪”几声,看着车子从它身边驶过,然后跟在车子不紧不慢跑回家。
三轮车驶进家门,黑子尾随而入,而后静静地窝在三轮车不远处,看着爸妈忙东忙西。黑子就是这样腻歪着家里人。我总认为,是黑子太爱黏糊我们,害了它。
黑子做妈妈了,一窝生了五个狗崽,其中四个毛色杂乱,家人都不太喜欢,就分别送了人。只有一条崽,浑身黑溜溜,简直就是黑子小时候的模样。看着那团小黑球,我欢喜地搂在怀里,央求爸爸留下小黑子,不要送人。爸爸看我眼泪巴巴,答应留下小黑子。只要不上学,我就带着它去伙伴家里玩,或者把它携在笼里,一起去地里拔猪草。
那天陪爸爸去地里间苞谷苗,我抱着小黑子一起去了。妈妈骑着自行车去外婆家出门,黑子跟在妈妈车后,妈妈撵了几次都不管用,就默许它跟着。到了外婆家,妈妈忙着和外婆拉家常,一时把黑子给忘了。等到想起时,跑遍村子也没有找到黑子。傍晚时分,舅舅带回来坏消息,黑子被外婆村里人圈住杀了煮着吃了。
黑子死了,家里人难过了好多天。那几天,家里没有笑声,没有人敢大声说话,走路都小心翼翼的,生怕捅了马蜂窝。我越发爱小黑子了。
爸爸在街镇上买了地皮盖了新房,长大了的小黑子顺理成章也挪进新居。没有人提议,一家人竟不约而同喊小黑子为黑子。
黑子又回来了。它目送着家人出门各自忙碌,然后窝在门口静静地等待,傍晚时分,摇着尾巴远远接我们回家,咬我们裤腿,围着我们转圈,还调皮地冲我们叫一声又跑开,再叫一声又跑开。黑子成为我们家可亲可爱的一员。
那天爸爸去大荔办事,黑子咬着爸爸的裤脚不愿意放开。有急事的爸爸第一次大声呵斥黑子。黑子迫不得已丢开裤脚,对着爸爸低沉地汪汪了几声。爸爸骑着摩托车走了,黑子跟到公路边,半蹲在路边,妈妈如何呼唤黑子,它都不肯回家。妈妈到跟前用扫把打了两下,黑子起来转了两圈又恢复原状。妈妈看黑子执意如此,也不再理睬黑子,忙自己的事。
黑子一直蹲在路边,等我爸爸回来,可再也等不回来了。爸爸那天突发脑溢血,再也没有醒来。直到爸爸的遗体从医院运回家,黑子才跟着进门守在灵床前,不肯离开半步。爸爸去世的那天晚上,电闪雷鸣,不一会就下起了瓢泼大雨。我坐在爸爸灵前,看着烛光摇曳,看着窗外一道白光紧接一道白光划过,听着“咯哩吧啦”的电闪雷鸣,我一点也不害怕,两个弟弟陪着我,黑子一直也在旁边陪着我。
第三天爸爸下葬,我哭得晕厥了过去。后来听邻居说爸爸下葬那天,黑子眼泪汪汪的,跟着灵车跑到公路边,再没有跟上去,又折回来蹲在原来等我爸爸的地方,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爸爸的灵柩远去。
从那时开始,黑子再也没有离开过那个地方,白天如此,黑夜依旧。我们把馍块和水放在它身边,它不吃不喝。后来放了黑子最喜欢的火腿和肉骨头,黑子瞅也不瞅一眼。眼睛始终看着一个方向,眼神里有一种哀怨和凄楚。
天气越来越冷,妈妈怕冻着黑子,勒令我们几个把黑子硬拉回家,关在后院。第二天早上起床,打开前院门,黑子又在原地蹲着。妈妈跑到后院察看,黑子从后门出水口钻出去,绕过旁边的巷道,跑回前门口。出水口边布满了黑子的爪印。
黑子越来越瘦,肚子干瘪干瘪,只剩下两层皮。眼睛混沌不清,但始终望着爸爸离开的方向。
给爸爸烧五七纸那天,天又下雨了。下车后,很纳闷,路边不见黑子了。匆忙回家,不等开口,妈妈就伤心地告诉我,清早她出门看见黑子直挺挺地躺在地上,走近一看,黑子走了。
我仔细地梳理了黑子稀疏的毛,把它安放在一个木盒子,连同爸爸生前的衣物和他老人家喜欢的书籍一起埋在爸爸的坟茔侧。
罗兰说,当我与愈多的人打交道,我就愈喜欢狗。我有同感。这些年,有好多熟悉的朋友,热络的同事,因为发财,因为升职,都悄悄地消失了。我却觉得黑子从来都没有走远,它就在天上看着我,陪伴着我!
备注:不经允许,本平台所刊文章不得私发今日头条。
作者简介
刘莉萍,中学语文教师。陕西省编剧协会会员,陕西省散文学会会员,渭南市作协会员,渭南市诗词学会会员,临渭区作家协会副秘书长。《蝶语兰心》版主。
主编:刘莉萍副主编:陈剑波
本期小编:陈剑波
投稿邮箱:499918885@qq.com
投稿微信:499918885
图片来源:网络搜索

本文地址:http://www.wahonge.com/9879.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生肖属相婚配网的公众号,公众号:未知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