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花果║刘莉萍

2020-10-03 12:08 

点击"蝶语兰心"免费订阅
612
无花果
中年男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无花果跟着着急上火,长吁短叹的。旁边的石楠树,咋看无花果都不顺眼,又不好发作,偶尔嘟囔一句,住耶稣那里好好的,鬼迷心窍了,跑这里凑热闹。 原来,很久以前的那年四月,天还没大亮,耶稣饿了,他趁着夜色来到无花果跟前,摸了半天也没找到果子,一气之下,耶稣诅咒,让你一辈子不结果子。无花果想为自己辩解,现在还不是果子成熟的季节呀。话还没说出来,得到耶稣口谕的乌鸦、蝙蝠已露出不屑,绵里藏针地说:“你不是清高,不愿意开花吗,你不是想特立独行吗,你还会拒绝我们在你枝头筑窝吗?不识好歹,还说什么梧桐只待凤来栖。” 无花果自从被耶稣诅咒后,果然不再结果。它觉得那里不是久留之地,就寻了一块贫瘠的土地,重新安了家。当它身边耸起一座座六层高的楼房时,就和中年男人成了邻居,一直站在窗外。不过,那时的中年男人还年轻,他一心要在事业上拼出个名堂,立下“事业不成不婚娶”的誓言。现如今功成名就,可媳妇还在娘家养着。最可悲的是,还不知道娘家在哪里。 无花果看着中年男人每天早上风风光光出门,晚上满身疲惫回家。进了门,冰锅冷灶的,没个人做饭洗衣,也没个女人躺在怀里说说体己话。每当这时候,无花果就想,自己能变成女人多好,哪怕不能和中年男人共枕而眠,最起码可以在他辛苦一天回家时,给他打一盆洗脸水,煮一碗热腾腾的面条。他去上班了,她把衣服洗得干干净净,熨烫得平平顺顺挂在衣柜里。 中年男人因为事业不顺,气咻咻回家,坐在沙发上唉声叹气、发呆、骂娘,无花果心便揪得慌。无花果又想,自己是一个女人多好,让他躺在沙发上,用自己软和的手抚摸他夹白的头发,轻轻揉捏他的太阳穴,说几句宽心话,让他安静下来,进入甜美的梦乡,发出均匀的酣睡声。 中年男人去上班了,无花果常对旁边的那棵石楠树说,要是时间能停留下来多好,让中年人不要变老,像年轻时那样,一群伙计一起吃饭K歌喝酒打麻将,他就不会这么寂寞。现在那帮伙计各有了各的小家庭,魂早被老婆孩子勾走了。他忙完了只好回家。他太孤独了。 石楠树笑无花果太傻,尖着嗓子说:“现在呀,谁还有心思顾着他人,都是各顾各。你真是个老古董,脑袋不开化,还是想着怎么能结几个果子,让别人喜欢你才是人间正道。” 无花果没有心思去听石楠的冷嘲热讽,一味地烦恼着中年男人的烦恼。中年男人,这个“钻石王老五”,有不少千娇百媚的尤物想投怀送抱,也有闭月羞花的少妇暗送秋波,可他死活下不了决心接收电波。他担心,她们是奔着他的钱而来,内心里也排斥着见不得阳光的性爱之欢。 中年男人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用拳头敲打着脑袋,怎么办?怎么办?难道就这样孤老一生,偌大的家产无人继承吗?哎,现在社会,要找到真正的爱情,除非无花果能开花结果啊。 看着中年人痛苦无助,无花果的枝条“咯嘣咯嘣”要断裂,叶子也失却了光泽和绿意。想起中年人的那句“除非无花果开花结果”,觉得再也不能袖手旁观,想着应该为他做点什么。 无花果没有向谁告别,直接踏上了请求耶稣宽恕的山道。一路上荆棘丛生,无花果遍体鳞伤,娇美的脸上血痕交错。无花果无暇顾及这些,遇见路人便哀求,请告诉我耶稣在哪里,我愿给你遮风挡雨;告诉我哪里可以寻到耶稣,我愿给你唱最甜美的歌曲;告诉我怎么能让耶稣宽恕,我愿把我的美丽送给你…… 越过了高山,淌过了河流,躲过了猛虎雄狮的啮咬,无花果终于找到了耶稣,请求收回成命。还不等耶稣开口,树上的乌鸦就开始“呱呱”,啄木鸟也停止工作,它们阻止耶稣,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怎么可以收回呢……耶稣挥了挥手,让他们不要嚷嚷了。他对着无花果说,每个人都是上帝咬过一口的苹果,我也是。我曾因为私心犯错误,诅咒你不能结果。放心地回去吧,我用一生的忏悔终于等来了你,我收回那个咒语,表明我的悔改。耶稣又看向乌鸦和啄木鸟说,你们也忏悔吧。无花果喜极而泣,双手合十,哽咽地说了句“阿门”,又去寻找它曾庇护过的罗马创立者罗募路斯王子。 寻找王子也是一路凶险。凶残的妖婆听说此事,在无花果途径的清泉里放了蛊虫。踉踉跄跄、口干舌燥、饥肠辘辘的无花果走在半路上,听见泉水潺潺奏鸣,三步并作两步扑进泉里,一阵痛饮。水刚进肚,蛊毒就开始发作。无花果感觉万剑穿身,寸步难行,血液直往脑门上喷。 妖婆看见无花果面目狰狞,花容尽失,从旁边巨石后闪出来。无花果像一捆干柴般柔弱无力,它娇喘着哀告,放过我吧,我要开花。等找到王子,我把双臂给你吧。妖婆想到无花果没有了双臂,王子就会慢慢冷落它,不会再帮它,便冷笑着说,去吧,回头把你双臂砍下来。 无花果点点头,刚要迈步,旁边一声怒呔,慢点,不然我会啄瞎你的眼睛。无花果没有回头,它知道那是谁的声音。不就是和妖婆狼狈为奸,曾经陷害它的啄木鸟吗。无花果不想把力气浪费在这徒劳无益的争斗中,哀求盘旋在头顶的啄木鸟,让我走吧,我要开花。等找到王子,我把双腿送你吧! 摆脱了空中盘旋的啄木鸟,身体里的蛊虫也进入休眠状态,无花果拐了九九八十一弯,闯过七七四十九道关,终于见到了王子。它匍匐在地,低声请求,让我开花吧。王子扶起它,面露难色地说,哪怕我被贬为庶民,我也愿意报答你的恩情。可如果让你开花,“保护之神”的权利就要消失,“圣果”的王冠就会摘除,你想好了吗?无花果喘了半天,稍微平息后,坚定地说,让我开花,让我开花。 无花果的躯体已经扭曲,它爬起来,用王子熟悉的那双眼睛道别,再见了,王子,让哪些虚无的光环都见鬼去吧。说完就去找亚当和夏娃。 亚当和夏娃居住在火焰山那头。当无花果闯进他们居住的地方时,浑身散发着焦臭味,好像这里烫过几天猪毛似的,刺鼻难闻。无花果无视他们夫妇质疑的眼神,用低微的声音哀求:把你们偷吃的禁果还给我吧,我愿用我的叶子给你们做衣,我愿意把眼睛送你们看清东西,我愿把心送给耶和华神求得他对你们的谅解。答应我,让我合卺花开,受孕结果,涨满中年男人枯涸的爱河,解放中年男人被束缚的灵魂,让他幸福吧! 夏娃说话了。我是亚当肋骨变成的女人,一辈子给他做牛做马,就连我的生命也附属于他。没有了个人的符号,没有了自由,为他生儿育女,繁衍后代。我们把“智慧果”还给你,世上一切灾难和善恶,包括女人要经受的磨难,你统统都要遭受。你愿意吗? 无花果从喉管里挤出的声音异常响亮,这也是成全。成全我吧。它毅然踏上返程。这时,它听见了身体里的血液重新流动的声音,它真的听见枯滞的血突然汩汩流动起来。它身上的力气也像草芽一样,滋滋地长出来,身上的伤疤也成了漂亮的图案,色彩绚丽,千娇百媚。这一刻,它感到是自己最幸福的时候。 无花果回到院子,隔着窗户瞧去,中年男人睡着了,脸上有一丝丝忧戚,颊上的泪痕还闪着微光。它走进房间,无限眷恋地环顾了四周,轻轻地吻了吻他的唇,他的额头,他的手背,然后用一根竹针刺入心脏,鲜红的血液喷涌而出,流进中年人的口里,流进他的身体。 天亮了,中年男人被院子里小孩的惊喜吵醒。妈妈,妈妈,快来看,快来看,无花果开花了,无花果有果了。真的吗?中年人一个箭步冲到窗户跟前,真是呀,像酒罄一样的红色小花挂满枝头,黄色绒毛齐刷刷地布在碧翠晶莹的小果上。 无花果开花结果了,爱情的春天来了。中年人眼睛湿润了,迅速洗漱,穿上最满意的那身商务装,激情澎湃地冲向人流,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另一半! 夜深人静,中年人带着些许醉意,吹着口哨,满面春风地走进院子时,他并不知晓无花果离开了。早在傍晚时分,无花果瞅了瞅他漆黑的屋子,带着满足的笑容离开了。 第二天清晨,中年人想,应该好好感谢帮他圆梦的无花果。他神清气爽地推开窗户,咦,无花果呢?中年男人没有找见无花果,只隐隐听见石楠树的呜咽:它去还愿了,它去还愿了…… 中年男人有点怅然若失,可想起昨天那个稳重端庄风姿绰约的女人,心儿就醉了,也很快忘记了无花果的悄然而逝。
他驾着宝马车,吹着轻快的口哨,春风得意地去约会了!
作者简介
刘莉萍,陕西渭南人,中学语文高级教师,陕西省素质教育研究会员,陕西省编剧协会会员,渭南市作协会员,渭南市诗词学会会员,临渭区作协副秘书长。曾有多篇文章发表于《华商报》、《教师报》、《渭南日报》、《西岳》、《三贤》等报刊。
主编:刘莉萍 副主编:陈剑波
本期小编:陈剑波
投稿邮箱:499918885@qq.com
图片来源:网络搜索
备注:长按下面二维码关注



本文地址:http://www.wahonge.com/9853.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生肖属相婚配网的公众号,公众号:未知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