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饭║阿妮

2020-10-02 13:23 

点击上面蓝字关注我们
蝶语兰心1281期
麦 饭
麦饭,是一年四季都能做的,不管是野菜、蔬菜和花;当然,得是可食的花。比如:槐花,香味醇厚,做好更是别具风味。麦饭,也是咱陕西人的专利。 刚开春的荠荠菜、米蒿蒿;这两天的香菜、蒲公英;还有芹菜、茵陈、苜蓿、榆钱、野芫荽;再过两天的槐花,到了夏天的豇豆、蚂蚱菜(马齿苋);秋天的茄子、洋芋、辣椒;冬天的馍花、红苕,甚至肉等等,咱陕西人变着法儿,都要把它们做成喷香的麦饭统统吃到肚子里。 每年的二、三月,桃红柳绿,春暖花开,农村的阡陌、渠沿、果园、麦田里,野菜就像雨后的春笋,争先恐后地破土而出:荠荠菜、米蒿蒿、面面条。年轻的媳妇,中年的大妈,携笼带铲,在田野的四处转悠、寻找。要不了多大一会功夫,有满笼的,有半笼的,三三两两奔回村庄;借着谁家门口的水泥地,东一句西一句谝着闲话,清理着笼里的胜利果实。转眼间把笼里的野菜摘得干干净净。只等回去洗净控水,第二天好上锅蒸食。 三月的清晨,还有点凉意,天空湛蓝湛蓝的。村口的麦苗焕发着勃勃生机,给灰色的房屋增添了一抹春色。老远,就能听到房檐下麻雀叽叽喳喳的叫声,当我的扫帚声“刷、刷"地扫到门口,吱纽一声开了门,麻雀一下子四散疾飞,逃落在远处的树上、电线上,不停地啾啾啾着,似乎还准备回来一样。 我打扫着厅院,热水洗衣,享受着这美好时光。 "哎,我今天早上给咱们蒸茵陈麦饭,行不"对着正起床的老公我喊。农村夫妇相互多不叫名字,记得外公喊外婆就叫“变珍妈",就用的是母亲的名字;奶奶叫爷爷是“清娃大",用二伯的名字叫。父辈们耳濡目染的结果,后辈也学着省略了名字。一声“哎",就有人答复的,你听: “行,这二三月就吃麦饭,换花样了,嗯,耐饥的,早上一吃,中午都不饿。"老公对着窗外的我回答着,又像是自言自语。 是啊,咱们陕西人爱吃麦饭,是从古到今的。清末陕西人薛宝辰《素食说略》介绍:“秦人以菜蔬和干面加油、盐拌匀蒸食,名曰麦饭。”简单来说,就是将蔬菜洗干净后与面粉放入一个盆中搅拌,使面粉尽量均匀地裹住蔬菜。然后上笼蒸,出锅后拌上喜欢的调料,热油泼开,搅匀就可以动筷子了。 我最爱吃槐花麦饭,那种清甜和纯香,加上以花入味,是别的麦饭所不能具备的。槐花麦饭,也是一道传统的陕西特色美食。槐花开放的时间比较晚,一般在春天的末尾。 五月左右,村子里的槐树仿佛一夜之间就变白的,盛开的时候,整个村子都飘溢着清香。 槐花有一种甘甜的感觉,刚摘下来的槐花,小时候经常抓起就吃。可以做麦饭的时候,不管清晨或下午,人们手握长长的木杆,杆的顶端拴个铁钩,将槐树枝钩下,到处都有摘槐花的人。有时男人拿着铁钩,树底下常常会聚集一堆妇女,几乎要把树彻底摘干净才算完事。 槐花做麦饭的做法也很简单,先将摘下的槐花洗干净,控干水份,可以加入面粉,搅拌均匀后上锅蒸,蒸熟后,上面放上蒜末、辣椒面和食盐,最后浇上热油即可享用。槐花蒸麦饭,吃起来其它麦饭更清香甜爽。吃不完的,可以冻入冰箱。取出后,可以炒鸡蛋吃,也可以包包子,包饺子吃。 野菜或蔬菜麦饭,更是既营养又健康的绿色食品。麦饭的做法与槐花麦饭基本一样:将洗干净的野菜或蔬菜与面粉搅拌均匀,上锅蒸上二十分钟即可。 父辈们做麦饭是为了充饥填肚,大(父亲)说:“麦饭,自古都是乡土饭、救饥饭。现在的人,大鱼大肉时常不离,麦饭反而成了餐桌上最美的食物。 60年代初,上辈人历经“三年困难”,那时候,不管是塬坡地和河川里,一切不含毒汁的野草、树叶,甚至树皮,统统都被饥饿的人们挖、掐、拔、摘、捋回家去,想方设法加入少许面粉甚至麸皮,做成麦饭吃。父亲的记忆中,那时候连泼的油都没有,麦饭就成了人们别无选择的裹腹之物。 当母亲把麦饭的做法教给我们,也将对食物的那种感恩,亲情一并传了下来。 所以,关中人对麦饭的情感,绝不只是食物那么简单。麦饭还会从我们手里,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
感谢您的阅读
作者简介
阿妮,本名贾敏菊,女,陕西渭南临渭人。文学爱好者,《汗滴化雨伴笔耕》特约撰稿人,曾有散文《西北男人》《务瓜人》《爱的味道》,诗歌《心海》《一粒沙的爱情》《一道亮丽的风景线》等,见诸于各种媒体平台。
图:网络
主编:刘莉萍
投稿邮箱:499918885@qq.com
投稿形式:文稿(原创首发)+作者生活照+作者简介
您看此文用
·秒,转发只需1秒呦~

本文地址:http://www.wahonge.com/9762.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生肖属相婚配网的公众号,公众号:未知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