腊月二十║薛秀红

2020-10-02 01:23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第1200期
腊月二十
随着年龄的增长,觉着时间过得越来越快了,不知不觉的,已经是岁末了。吃过晚饭,忽而想起今天是腊月十九,明天就是腊月二十了,我对这一天,可以说是记忆深刻且有温度的。 人在孩童时期,总是盼望着过年。一来是心思单纯,二来是在过去物质匮乏的那个时代,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吃到白面馒头,穿上新衣服。因而每年一进到腊月,我就掰着自己的小手指头,倒计时的数着还有多少日子才能到过年,急切的盼望着年的到来。每当这个时候,母亲看到我又在数日子,就常说这样一句话,“等你奶奶的生日过了,就快该过年了!” 腊月二十,这天是奶奶的生日,从我记事起,每年给奶奶过生日,在我们家族中是个大事情,每年都会隆重的举办宴席,届时会有众多的亲戚和朋友来给奶奶贺寿。遗憾的是,这样的盛况,我却从未看到过,因为我是个小孩子,没有资格,家里只有父亲才能去给他母亲 ——我的奶奶,贺寿。时隔多年,我也只能依着想象,回想着腊月二十那天,奶奶过寿的热闹场面。 在我的印象当中, 奶奶是个有家法的人,在我们这个大家族中是个绝对权威的人物,她的话,一言九鼎,无人敢违抗。说句大不敬的话,我们小时候,是在奶奶的阴影笼罩下过活的,这样说,其实一点不为过! 我们刚从奶奶的大家庭中分家出来的时候,是住在奶奶口中的叫做“园子”的地方,所谓的园子,解放前就是奶奶家的一所空院子,大概有两个宅基地大小。父亲用了偏西边的二分之一地方给我家盖了房子,东边还空着一个院子,四周有围墙将我家的房屋和空院子圈在一起。院子的围墙下,种了棵大大的榆钱树,还有三两棵椿树散落在空院边上。我们家搬过来后,母亲就在空院的当中种了几棵花椒树,有了这些花椒树,每年可以吃上花椒,平日里烙馍,摊煎饼时花椒叶也能派上用场。紧靠着我家房屋的山墙下面,母亲垒了鸡窝,家里的母鸡下蛋后,就“咯咯哒,咯咯哒”地叫着,听到这声音,正在厨房做饭的母亲,就催我去收鸡蛋,每一次我从鸡窝里的麦草里总能摸出一两个还带着温度的鸡蛋来。每天收鸡蛋,这对当时处于学龄前的我来说是一大乐事,姐姐哥哥都在上学,我也乖巧,跑腿,干一些小活,在家中乐此不疲地帮着母亲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很有成就感!母亲烙馍时,时常让我在低矮的花椒树上摘些花椒叶子,然后洗干净,剁碎垫在馍里,这样烙出来的馍又香又蹿。为此,常常被花椒树上的椒刺扎破了手,那种又痒又疼的感觉,到现在都还记得。在我生命里上小学之前的这一时段里,大部分的时光是在这个空阔的园子里度过的。
童年是美好的,虽然那时候人们的物质生活清苦,家里仅靠着父亲教书的工资,而且姊妹众多,但在母亲的辛苦劳作和精心操持下,还勉强过得去。在我渐渐长大的同时,有那么一件事,却不那么的美好,甚至让我们一家人感觉到烦恼,但又无可奈何,这件事与奶奶有关。 在我们那个空院子的东南角,靠围墙有个禁区,这个禁区不是别的,是奶奶(大伯)一家人的茅厕,茅厕的角落里奶奶种着一棵老碗粗的枣树。就因为这个茅厕,那时候我们家的大门天黑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不能落锁,每天晚上,要等奶奶家的人都不上茅厕了,我们家才可关上大门休息。要是哪天母亲劳作,太累了,关门早一点的话,奶奶家的人来上厕所,稍有些不便,要敲我家的大门,第二天,奶奶就会上门来骂我们,这种事情在我小时候,发生过不知多少回了!不仅如此,还有一件事,我们也会挨奶奶无端的骂,这就是因那棵枣树而起的。每年的七八月间,枣树就会结果,树上的枣子,结得又繁又密的。眼见着枣子一天一天的长大,又一天一天的变红,母亲就告诫我们姊妹几个,不敢动树上的枣子,那棵枣树是奶奶家的,奶奶人很厉害,骂起人来,八堡子无人能敌,因而大家都怕她,尽可能的不招惹她,免得被她骂。我们姊妹几个谨记母亲的叮嘱,对那棵枣树也是“视而不见”。但有时候,晚上起风了,树上的枣儿被风吹的,自己掉落到地上了,第二天奶奶入厕时,看见地上落有枣子,不由分说就把我们大骂一通,她认定:我们先一天晚上,偷打了她的枣,你说冤不冤?
这种“无妄之灾”发生了两三回之后,我们姊妹几个都很气不过,决定真的“偷”一回奶奶的枣。记得那是一个有月亮的晚上,我们几个在二姐带的带领下,来到院子的东南角的那块“禁区”里,几个年长的姐,哥攀爬到树上,摘枣子,摘了一会,也许是觉着太慢,他们就站在树杈上,用力的摇动树枝,红色的枣子纷纷落下,我最小,上不了树,就在下面捡拾落下来的红枣,那一晚,真的是解气又解馋!我们都很高兴,这么多年了,终于吃了一回奶奶的枣儿。这件事并未到此为止,第二天,我们偷打枣子的事情,被奶奶知道了,她老人家拄着拐棍上门来将我们几个大骂了一通,这些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我们默不作声,任由她骂,最后,大概她也骂乏了,方才气呼呼的打道回府了! 当然,除去我们和奶奶之间这些不愉快的事情之外,也有一些让我这个孙女怀念的事情。记忆最深的一件事,就是每学期期末考试过后,学校放假了,没地方去玩,偶尔上奶奶家里去找大伯的孩子玩耍,奶奶见着了,总是要问我的考试成绩,每回我的成绩都比堂姐(妹)的要好,我在班上属于名列前茅的人物,奶奶听后,总是对我说这样的一句话:“没眼的虫儿,天看见”,彼时,我并不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后来长大后,再回想奶奶的话,才知道,她这是对我取的好成绩的夸赞! 接下来,我再说一些更加温馨感人的场面。每年的端午节,奶奶家的大门上都要插上艾草,而且这个艾草也是有讲究的,不是随随便便从地里割回一把就可以的,必须是端午节那天清晨太阳升起之前割回家的艾草才可以插在门上的。不仅如此,端午节的下午吃过饭后,奶奶总是用手指蘸着雄黄酒,将众多的孙子孙女们叫到跟前,挨个的给每个人的耳朵后面,涂抹上雄黄酒,说是这样就不会被蚊虫叮咬了。这一刻,我感觉奶奶是慈祥的,可亲的!对我们还是关心的,奶奶的温暖像太阳般的照进了我幼小的心灵里。还有一回,我记忆特别深刻。大概是国庆节前后,记得是棉花已经摘回家了,在场上架起竹箥子,上面晒着雪白的棉花,那天的天气晴朗,蓝天白云的,以前大气污染少,不像现在有雾霾。奶奶在场中把晒出来的棉花翻动了一遍后,准备回家去,途径我家门前时看见了我,就叫我一道跟她去,说是趁着好天气,让我帮着给她洗脚。那天奶奶家里没有别人,就是奶奶和我两个人,我按照奶奶的吩咐,给她打来洗脚水,坐在一旁的小凳子上,一边陪她说着话,一边看着她洗脚。我第一次看到了奶奶的一双小脚,整个脚看起来很畸形,脚背高高的隆起,只能看见一个大拇指,其余的四个脚趾头全都在足弓下面窝着,从前脚趾到脚后跟的长度只有三寸多些,后来知道那就是所谓的三寸金莲。泡了一会,奶奶洗完了脚,又用剪刀修剪脚指甲,看着奶奶的那双小脚,我问奶奶,你的脚咋是这样奇怪?和我的脚不一样呢?也许是那天她心情好的缘故,奶奶和我说起了老早老早给她缠脚的一些事。
几年以后,奶奶家的茅厕终于从我家里迁出去了,再后来到我也上初中了,功课多了,没时间玩耍。奶奶年纪也大了,常年在家里待着,不甚出来了,和奶奶的接触就更加少了。一九八三年的正月间,奶奶故去了,享年八十四岁。 奶奶在世的时候,我对她的印象中感性的成分居多,真正的理解和体谅是在我成年以后。 父亲退休后,有时候周末,我去看望他,常常说起他小时候的事情,从父亲的口中,知道了奶奶的许多情况。 奶奶的娘家,是在离城十余里的赵王村。奶奶出生在一户王姓财东的家里,从四,五岁上起,她的母亲就开始给她缠足。这是旧时对待女子的一种陋习,女孩都要缠这种小脚,否则,长大后有着一双大脚的话就会嫁不出去的。后来嫁给了我爷爷,爷爷家里是读书人出身,虽比不上奶奶的娘家财力雄厚,但在衙门里做事,维持一家人的生活是不成问题的。那时候的衙门就是今天坐落在老城当中的鼓楼,按今天的话说,爷爷当年可是公务员呢。奶奶在家里上奉着婆婆,下面有三个儿子,一家人平静的生活着。可谁知,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民国二十一年,关中地区流行瘟疫 ——霍乱,民间人称“虎列拉”,从潼关开始由东到西,一直蔓延到西安,疫情十分严重,不仅传染性强,发病时间短,头天还在帮着邻居抬埋人的人,第二天就可能染上瘟疫,病倒了,以至于后来村里死了人,都找不到抬埋的人了。我的爷爷就是在那一次的瘟疫中不幸染病,丢下了一家人撒手人寰。爷爷那年三十多岁的年纪,当时奶奶约莫三十岁,还怀有身孕,无奈之下,坚强的奶奶带着婆婆和三个儿子(大的八岁,小的不满三岁),艰难度日。爷爷去世后来年的春夏之交,奶奶生下了一个女儿,就是我的姑姑。 当时家里的情况大体是这样的,老少三代六口人,仅靠着四,五亩的薄田维持生活,除过种些庄稼,拿出一小部分的土地,种些蔬菜,将蔬菜卖了后可得些零用钱,作为家中的日常开销,但这样度日终归不是长久之计,奶奶做出决定,借钱也要让儿子们读书,好有出头之日。为此,每年开学的时候,奶奶就打发大伯或是爸爸,去他们舅父(奶奶的哥哥)家门上去借钱。这些都是爸爸亲口说的,每回去了他舅父家里,说明来意后,舅父在给他钱之前,将那些钱拿在手上,颠来倒去,反复地说着一句话:“这些钱给了你,你啥时候能还给我呢?”奶奶的智慧就在于此,家里需要钱,自己不去向娘家的哥哥借,而是让孩子出面去借,让孩子们早早的就体会到生活的艰辛和不易,孩子们在读书的时候也格外的用功,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我父亲说他,常常是早上天不亮,挑上一担蔬菜去集市,卖完菜之后,才背着书包走进学校的大门。在奶奶的教育之下,他们弟兄三人完成学业后,都谋得了一份不错的工作。至此,家中的日子渐渐好转,家里翻修了房屋,盖起了带天井的四合院,正中的上房有二层楼,连同长长的楼梯全是木质的,家中的人物光景慢慢好起来了!媒婆也上门来了,但是奶奶对儿媳是有要求的,必须是大户人家的女儿,只有这样才能配得上自己优秀的儿子,奶奶坚信:“仓廪实而知礼节”,大户人家出身的女人见过世面,有见地,方方面面都透着大气。就这样,三个儿子都在奶奶的主持下娶妻生子。媳妇多了,妯娌之间的事也就多了,但在这个大家庭里,奶奶有着大户人家的风范,家教甚严,大家和睦相处,子孝媳贤的,没有人敢造次生事。家里不断的添丁加口,孙子辈多了不太方便,奶奶就选择和大伯一家共同生活,把我爸和三爸两家分出来单过了,由最初的一家而变成了三家了。 现在想起来,奶奶年纪轻轻的守寡,一人担负起三代人的生活,其中的艰辛和困顿可想而知,她性格中刚毅,泼辣,也是当时的环境造就的,否则的话,在那样的情形之下,难免不被人欺侮,她的厉害也是一种自保的手段。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的体会到了奶奶的不易,对她以前对我们一些欠妥的做法也释怀了,不再计较了,而相反的,倒是她的一些处事的方法和经验却牢记在心,我从心底里敬佩我的奶奶,她是个有威望,充满智慧的,坚强自立的人,是她将孤儿寡母的困苦日子硬生生的过成了四世同堂的幸福生活,她是我们这个大家族的功臣,我们每一个后人都要感恩她的艰辛和付出,学习她的品行和智慧! 明天又是腊月二十了,是奶奶诞辰的日子,特意写这些文字,权作纪念。 二零二零年元月十三日(腊月十九)夜感谢阅读
作者简介
薛秀红,渭南市人,是一位热爱生活的文学爱好者。
图:网络
主编:刘莉萍
副主编:陈剑波
投稿形式:文稿(原创首发)+作者生活照+作者简介
您看此文用
·秒,转发只需1秒呦~

本文地址:http://www.wahonge.com/9713.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生肖属相婚配网的公众号,公众号:未知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