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语兰心】当花椒红了的时候║?贺永刚

2020-10-01 22:38 

点击上面蓝字关注我们
蝶语兰心1368期
当花椒红了的时候
当我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躺在床上,看着一双如四川熏肉似的黝黑的胳膊,与其说是胳膊,倒不如说是两条熏猪腿!阳光的曝晒,劳动的见证,辛勤的付出,低额的回报!虽说不免来几句农民那粗言恶语般的怨言,以示苦衷的发泄,于无声处的无奈,眼前浮现出豌豆颗粒般饱满而润泽的花椒,一串串,犹如红豆衫般红得鲜艳;也有如砖红色的,红得壮实,红得可心,枝繁叶茂,绿叶相衬,花椒精神,树身抖擞!春的生机,秋的收获!带刺的躯干,威武而霸气,足以让人望而生畏!三伏天采摘,火热中结果,如麻糜子婆娘般菜味中现个性,舌尖上显神韵! 今年的花椒收购价格起点很低,低得椒农 无法接受,一跌再跌,尘埃落定的红椒一斤三块五,青椒两块二!比起往年的红椒八九块,青椒六块多,论利润几乎成了皮包骨头!虽说红了,不少椒农还是迟迟不肯采摘,再加上今年的雨水多,三天两头下一场,最后又不得不采摘,但已有不少花椒炸裂,变黑!变黑的花椒最便宜,开始一块钱一斤,后来干脆不收购了。南方的涝灾,世界疫情的重灾,对花椒的价格影响之大,令人深深地感觉到辛勤地付出并非能和回报成正比!其中有不少的哲理值得人反思和感悟! 八年前,庄基旁边有五分地,种麦子,点包谷总是收种起来不方便。大妹看到了我播种和收割时的困难和辛苦,便建议我栽花椒树,热情的阿公亲自送来了花椒树苗,而且是按一亩地的树苗送!我按自己的一套想法栽树,都栽成双苗,原因是花椒市场行情好,能保证成活率高,我认为,没有成活的,再补栽上去,得耽搁一年时间,甚至更长时间! 我一惯的经营思想是,凡事不干则已,干则干好。冬去春来,施肥修剪,浇水,防虫打药,不懂就学,功夫不负有心人,树苗茁壮,长势喜人;第二年开始少量挂果,自家吃些,送亲朋好友些;第三年见效,村里人问长问短,有不少人羡慕不已;第四年,乡邻纷纷效仿!当然更多的是受韩城大规模栽植花椒树创经济效益思想的影响,进而引进种植!第五年,第六年,第七年,周围栽花椒树的人越来越多,我卖的花椒钱也一年更比一年多了。花椒树也越来越大了,我采取了优留劣汰,择优留取,砍掉的树都比周围人的花椒树大,过往人看到了,无不觉得可惜,但建园原则不能变。尽管微不足道的一点地,卖不了几个钱,我也不可能以此为生,所以该砍的砍,该剪的剪,不能树太稠密了,否则过犹不及。 今年的花椒长势更是喜人,枝繁叶茂,果实累累,但我看到了今年的形势严峻,疫情影响了出口,影响了经济,再加上南方的水灾,当地不少人欲囤积居奇,去年的干椒迟迟未卖,积压至今,利益熏心者更是不乏其人。纵观形势,“识时务者为俊杰”,因地制宜,一切从实际出发,尊重客观现实,虽说是弹丸之地,尽管只有几分地花椒,对他人来说不屑一顾,嗤之以鼻,但毕竟是辛勤劳动的成果,是要珍惜的!我决定先下手为强,笨鸟先飞,卖青椒,提前动手采摘!开始卖青椒,每斤四元,后来卖到三块五,连最后卖的也是三块的价格! 积极的心态,审时度势的思想,决定了我今年的花椒损失降低到了最低限度!看到花椒收购后期令人出乎预料的价格,周围的人对我发出了叹服的赞誉!同时他们又对自己至今还未摘完,天雨耽搁,又由于建园人太多,劳力严重不足,雇不到人。花椒价格低,不雇人摘吧,不行,雇人摘吧,成了“杨白劳”,眼睁睁看着成熟的花椒由红得鲜艳,到变黑、裂开,直至落地,感觉到了隐隐而无奈的痛心疾首! 田间管理花椒树是一件辛苦而不易的事情,常年累月作务在田间,干一件事情不容易,干好一件事情更不容易!采摘花椒更是一件极其辛苦的工作,头顶烈日炎炎,蚊子满身咬,椒刺扎手是极为平常,和司空见惯的事。时值三伏天,只能起早贪黑了,趁凉多摘些,快摘些,农民永远都是勤劳的,每天天色微明就到了地里。夏天的此时也就五点左右,摘到八点左右就热到要命,但吃苦耐劳的人们还是坚持摘到了十二点,因为早上蚊子少,人少受些罪!其间时不时用搭在脖子上的毛巾擦着滚豆子般淌下的汗水!中午要么烈日当空,要么雨水唰唰下,下午蚊子如蜂嗡嗡,胡叮乱咬。如今的蚊子不象几十年前的蚊子只是晚上叮人,白天照常营业,辛勤上班,一天三晌都叮人,比以前进化了许多,所以摘花椒时,总是得在身子底下套上秋衣秋裤,穿上高腰鞋,厚袜子,否则,就被蚊子咬得没法摘花椒,真是有点苦不堪言!尽管如此,蚊子还是如美国的侦察机一样肆意妄为,对着人脸横冲直撞,身上总不免起几个红疙瘩!黑水汗流对他们不算什么,那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只要能多摘些就行。其实一个人每天是摘不了多少斤的,一般男人一天也只能摘一二十斤,妇女比男人手快些,一般只能摘三四十斤,个别快手最多也就八十多斤。快到十二点了,赶在地头捡净了笼里的花椒叶,有的骑着电动车,有的骑着电动三轮车,还有开着私家车的,从山岭上,从沟底下,从沟坡上,从川道里,从平原上涌向花椒收购站。如果放到下午再卖,是要蚀分量的,而且人太多,排的队足足有五六十米长,精明的人是不会那样做的,那怕是再劳累,也要忍饥忍渴赶紧卖了再说。放到第二天再卖,虽说是也能行,毕竟是分量、色泽,价格三亏损。今年的雨水多,花椒晒不干,开始有些人还抱有幻想,曾经试图晒干椒,待价格好些再卖。这都是些精灵些,脑子活泛的椒农,见大势所趋,后来也不得不转变了观念,改变了做法,摘下来,赶着去卖,毕竟是换成了钱,心里踏实些,保不准,后边的价格又会掉成什么样子。只有个别的大户,不急着卖,每天都把摘下来的花椒用烘椒机烘干,囤积起来,适时再卖,大概,也许,可能会卖个好价钱!谁知道呢?恐怕是只有天知道!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平时下了功夫,付出了辛勤劳动,尽管花椒如此的不值钱,但谁也不忍心把花椒落到地里,勤劳的人们总是废寝忘食,起早贪黑,不停地摘着花椒,卖着花椒,数着比往年要少多一半的微薄的血汗钱!这钱既是丰收时的希望,又是收获后的失望!一天,两天,十天,半个月,成月地摘着,不 停地摘着花椒!直至摘光,落尽,卖完!当然也有不少人,拿着卖来的几个钱,因雇不到人,而痛心地破口大骂,怨天怨地…… 农民在农业上挣几个钱,实在是不容易啊! 我看着那成熟了的“红豆杉”,不由得痛定思痛,反思着,总结着得失。农民干什么都是一窝蜂,不少人都是盲目的。猪贵了,养猪,大了,不值钱了,还得赔着钱,咬着牙卖!养母猪的人多了,猪娃多了,断奶了,卖时便宜得曾经五块钱一个,更甚者,扔了!苹果树挂果了,苹果卖不出去了,砍了树,几块钱一个,粉碎成末,做了香菇原料!油桃多得卖不出去了,倒在沟里,烂在了地里!鸡养多了,供过于求,蚀了本钱,鸡笼卖破烂!殊不知,还有个物以稀为贵的道理。 农民啊,农民,真难,真苦,真不容易啊,真可怜!总是“多收了三五斗”,“是非成败转头空”…… 我转过身看着巍巍秦岭是那么的气势磅礴,是那么的高耸入云,尽管如今的经济是那么的发达,产品信息化,网络化,但我还是深深地感觉到农民的素质还是有待提高,不再是简单的盲从!农副产品还是有待进一步地优化,无论是品种上,还是品质上,不再是简单的人云亦云!还得懂得些市场经济规律!市场如风云,发展无尽头,科技无止境!
感谢您的阅读
作者简介
贺永刚,爱好文学,诗词,歌曲,戏剧,历史,地理,爱思考,感悟人生,追求不断学习不断进步!酷爱乡土文学和苦难励志奋进文学作品!
图:网络
主编:刘莉萍
投稿邮箱:499918885@qq.com
投稿形式:文稿(原创首发)+作者生活照+作者简介
购书热线:
《晴日雪兰》是刘莉萍的第一部散文集,由陕西新华出版传媒集团陕西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发行,收录各个时期、各类题材散文近百篇,共分六辑。刘莉萍,中学语文教师。陕西省作协会员,陕西省编剧协会会员,陕西省散文学会会员,渭南市作协会员,渭南市诗词学会会员,临渭区作家协会秘书长。
购书电话:15877438122
购书微信:15877438122
购书流程:微信支付书费60元(外地加5元邮寄费),短信或者微信留地址和联系电话,会送书上门。
扫码支付送书上门

本文地址:http://www.wahonge.com/9702.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生肖属相婚配网的公众号,公众号:未知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