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牌沟日记(一)║一禾

2020-10-01 22:23 

蝶语兰心【452】
葛牌沟日记(一)║一禾
8月2日 晴上午十点开车从渭南出发,沿关中环线行至蓝关,驶入福银高速向东南行驶,隧道渐渐多起来,最长的竟有4.8公里。一边开车一边想,这是钻到秦岭肚子里了。古人过去的想象一一变成了现实,千里眼,顺风耳,嫦娥奔月,岱宗日行八百里,今天自己也做了一回土行孙。
按导航提示很顺利地到了葛牌镇。这是蓝田县最南头的一个镇,镇子不大,沿路的门店都是仿明清建筑。十二点多了,没有在镇上逗留,直接给葛牌沟村福瑞隆农家乐的主人打电话。
“喂,你到镇上了?从政府门口右拐顺大路开四公里就到了。”电话那头是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这是朋友介绍的地方介绍的人。只知道他姓曹,是村书记。
出了镇子,沿着蜿蜒的水泥路一直前行,隔一段就有一个农家乐。曹书记在路边等着,比想象中年轻,皮肤黑,声音洪亮。他指挥车子停在小车场上说:“洗一洗,先吃饭。”招呼我坐下,他又去路边接下一波客人。
农家乐和水泥路中间隔了一条小河,河水清冽,淙淙地流着,水边一丛丛茂密的毛竹在微风中招摇。住宿分两种,一种是60元的普通间,一种是80元的标间,都管三顿饭。
我选好房间坐在院子里凉亭等饭的时候,居然意外地碰见了渭北农村的老邻居寇爷。寇爷拉着我手说:“娃,你咋跑到葛牌沟来了?”
“爷,这儿凉快,我来清静几天,你?”
“葛牌就是爷的老家啊!我一家子就是从这搬到渭北去的。你住这是我孙女家。”
“真是巧了呀!”
寇爷说他来好几天了,早上刚从妹夫家翻岭过来,走了两个多小时的山路。来了就想到每个亲戚家走走,老了,以后回来的机会越来越少了。曹书记见我们熟识,于是招呼坐到一个桌子上。菜端上来,一盘土鸡蛋,一盘辣子豆腐,一盘土豆炒肉片,两个素凉菜,主食是锅盔和麻食。
寇爷说:“爷今年八十一了,从这儿搬出去的时候四十五岁。三十六年啊!看看沟里现在的变化,真有些后悔搬家啊。”
“爷,听说你原来在老家一直当会计哩,为啥要搬出去?”
“唉!娃太多了,一家子十一口人,八个儿女。那时候沟里没有像样的地,山上挖光了,实在不想让娃们受老一辈儿的苦哟,”寇爷卸下圆砣眼镜继续说,“现在政策好了,退耕还林,发粮食直补,又扶持办农家乐,要是不搬出去,爷现在的日子该多好啊!”
“你家的日子在咱村也是数一数二的,儿子女子哪个不比人强?”
寇爷没说话,望了望远山,眼睛有些潮,喉头动了动,拿起筷子闷头吃饭。
我见老人动了情,又安慰道:“穷则思变,你当年能搬出去那是有眼光有远见。现在交通好了,天热了来山里走一走,天冷了呆在渭北家里。百十公里路喀,你想来了,儿子孙子都有车哩,方便。”
寇爷从刚才的情绪中稍缓过来,说:“吃完饭你送我上西沟,看看我的老宅子。唉,也莫啥看了,早都成别人庄稼地喽。”
从福瑞隆农家乐出门左转沿来时的水泥路继续向山里走,一个岔口分出西沟和北沟。寇爷家在西沟的尽头,路面太窄,一边靠山一边临沟,车子没法掉头,一直退了好远才寻了处院子勉强转过车头。
寇爷指着两棵一搂粗的柿子树说:“这还是我年轻时候栽下的,你看柿子结得多繁。”
返回农家乐午休,一直睡到太阳从西窗户照进来,阳光不像山外扎眼,也没有那么灼热。
下午吃完麦仁稀饭,朝北沟方向信步而上。路在山边,沟在路边,沟里的水依然淙淙奔流。满眼都是绿色,远处山上是墨绿的松柏刺槐,沟畔的杨树桐树又直又高,鲜绿的树冠印在远山墨绿的背景上。水边坡地上种着白豆黑豆谷子玉米,都努力地生长着,红衣服白塑料做成的假人儿戳在地里,在风中舞着长袖。水草种类繁多,层层叠叠,几乎遮掩住了清澈的河水。颜色不一大小各异的蛾子蝶儿在路边的草丛花间扑闪扑闪的飞,路上晾晒着刚从坡地里拔下来的芸豆,偶尔能看见弯腰在田里劳作的农人,腰里别着的弯镰映出柔和的天光。
北沟住户很稀,开门的几家都写着某某农家乐,房子盖得讲究,门前干净整洁,有几分山间别墅的味道。有几户土坯房,黑漆门上挂着锈迹斑斑的铁锁。走到水泥路尽头时,出现一座小石桥,桥边一只鸟儿正在打盹,见有人过来,忽地飞上老屋脊头,噤声张望。檐台上卧着的大狗警觉地抬起头看我,见我没有进入宅院的意思,又俯下头继续它刚才的思考。
太阳西沉,山间的光线变暗。我顺坡而下,原路返回。刚才还不甚引人注目的月儿挂在深蓝的天幕上,渐渐变得明亮起来。叫不上名字的小虫儿围着人嗡嗡地飞,有好事的会贴在身上叮一口,叮一口也不挪地方,呆呆地享受,“啪”,直到被一巴掌拍晕。正愁着莫法赶走它们,看见远处也在散步的两个客人,手里拿着一蓬树枝儿边走边摇,不由得会心一笑。
山里的夜清凉,没有风,只有水声,蛐蛐声,偶尔传来小狗大狗的叫声。
夜深了,我却难以入睡,许是白天睡多了,心里盼着寇爷在家乡的日子里夜夜好梦。三十六年前,寇爷为了活命挑着担子把一家十几口人搬到渭北平原。三十六年后的今天,渭北平原上的人开着车子撵到山里度假。沧海桑田,世事的变迁有时候确实让人无法琢磨。
迷迷糊糊间,水声好像听不见了,一片黄叶悠儿悠儿,落在沟畔的柿子树下。
作者简介
一禾,1976年生,陕西渭南人,毕业于西北大学文学院。
【蝶语兰心】编辑部
主编:刘莉萍 副主编:陈剑波 筠
本期小编:刘莉萍
顾问:
小说:关中牛 邢福和
诗歌:徐红林 王全民
剧本: 路树军 王吉元
散文: 王晓飞 刘世龙
投稿邮箱:499918885@qq.com
投稿微信:499918885
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备注:长按下面二维码关注

本文地址:http://www.wahonge.com/9701.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生肖属相婚配网的公众号,公众号:未知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