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剑龙】之风物志/ 核桃熟了

2020-10-01 18:53 

《蝶语兰心》第121期
投稿邮箱:499918885@qq.com
投稿微信 :499918885
图片来源 :网络搜索
责任编辑:陈剑波

风物志
核桃熟了
文 / 张剑龙
过了农历七月十五中元节,早种的包谷熟了,核桃也跟着熟了。在外打工的农人纷纷回了家来,又要忙活起田地里的营生了。 地处崎岖丘陵地带的家乡,早些年间就以出产核桃和柿子而闻名。2000年以后,农人们相继从华县引进了新品种核桃树苗,一开始是在坡度较大不便耕种的薄地里栽植。新品种叫矮化或者早食,三年即可挂果,六年即可进入盛产期。见效快,经济价值高。老年人观念陈旧,说农民么,地里不种麦子包谷,吃啥呀!其实他们没有想到,只要手里有了钱,还愁没饭吃呢。 家乡的坡地多,平地少,历来靠天吃饭。小麦一亩地也就六百来斤,包谷八百来斤,黄豆三百来斤。解决了温饱,手里也余不了几个钱的,承包地的转型已是势在必行。后来政府号召退耕还林,每亩地每年补助农户160元。大好的政策却被少数人钻了空子,他们投机钻营,贿赂相关的领导干部,有的一棵树没栽,却几百亩的空报,有些林业干部也成了合伙人,中饱私囊,一夜暴富。相应的,不少老实巴交的农人退了耕,栽了树,却一分钱补助也没得到,人家的答复是规模太小。反正舌头是圆的,由着人家说了算。再后来,区政府在河西边几个村子大面积推广优质核桃种植,下指标,发补贴,并分派专家亲近田间地头进行技术指导。我们河东的几个村子虽然没在推广的范围之内,享受不到佛光的普照,农人们也看到了核桃栽植能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于是也就自发的退耕栽植,一下子就成了气候。公路边的广告牌上大字写着“山上遍栽摇钱树,树下散养致富鸡。”区政府于此打出了一张“中国核桃之乡”的王牌。
前年核桃的价位是每斤两块五六,稍有规模的农家收入在万元以上,一时欣喜万分。去年价格突跌,仅售一块二三,农人叫苦不迭,怨声载道。今年的核桃已过了采摘期,却是无人问津。秋风飘零着落叶,可无法拂去农人脸上的愁云。 由于要赶时间,自个儿又脱不开身,家里不得不呼了妹夫一家三口过来帮忙打核桃。忙活了两天,三千多斤核桃堆积在了屋里的地面上。不巧又赶上下雨,眼看着伤损的核桃外皮由青变黑,却是无可奈何。 儿时的记忆中,核桃算是稀罕之物,虽然几乎家家多少都有一点,但都被大人变卖了换取油盐酱醋。舅舅家有几棵大核桃树。逢年过节的时候去外婆家,身材矮小白发苍苍颠了一双小脚的外婆,总能变戏法似的从木柜里或者瓦罐里摸出一把核桃来,以饱我的口福。十一二岁的时候,核桃成熟的时节,就自告奋勇的去舅舅家帮忙。我自以为还算是爬树的高手,再高的树也能蹭蹭的爬到接近树梢,有时还会卖弄似的在树上荡着秋千,引得大人不迭声的呵责。其实帮忙倒在其次,贪玩是真。打核桃还真是一件强体力的活儿,在树上或站或坐,必须保持身体的平衡,然后手持竹竿一股一股的敲击。零散的隐藏于阔大的树叶之后,就需要明眼细察了,往往仰的脖子生痛。老品种的核桃树大都高大茂密,有的能遮盖半亩地儿呢,一晌功夫是打不完的。树枝伸的老远,稍有不慎,人就会跌下树去,骨折瘫痪也不是稀奇事儿。更要命的是叶子背面寄生着一种虫子,小拇指粗细,一两寸长,通体青绿,不易发觉。稍不留神,胳膊就会被它噬咬,火辣辣的疼,严重的还会红肿,几天不退。我们叫它“辣辣虫”。熟透的核桃,摘在手里,外面的青皮会自然脱落,我于是就坐在树杈上从容的消遣起来,好一阵子,吃的满嘴流油。耽搁了功夫,自是招来树下大人的埋怨。小孩子受不得话,不就是吃了几个核桃么?打那以后再没去帮过忙。而今想来当初的举动是多么的幼稚可笑呢。 那个时候物资短缺。罐子里没了油的时候,母亲就会剥上一颗核桃,用核桃仁来炒菜。虽然面汤里黑乎乎的,毕竟还是能尝到一点油香的味道。贪玩的孩子还会摸出两枚干核桃来,一枚掏空,挖了眼儿,用细竹棍穿了,拴上线绳子做成风车。利用惯性,扯出来的绳子会很快的收卷回去,还能发出嗡嗡的声响,乐在其中。哑巴的三叔还会挑选一些极小的核桃,雕刻出精致的小猫小狗小鸟小鸡来,送给孩子们系了绳子挂在脖颈做饰物。 土地到户的时候,我们家分到了一棵核桃树,路边的,下面却是邻村一户人家的承包地。每到打核桃的时节,那家十七八岁的小子总是极力阻拦。理由是核桃落在他家地里,捡拾必然要踩踏,影响庄稼生长。给他赔偿,他不要,就是不让进地,干脆那些核桃也就放弃了。后来那小子在外面和人械斗中被捅死了,那棵树不久也枯死了,很明显是他做了手脚。
穷乡僻壤,只有核桃算是能拿出手的土产。走亲访友,每次的同学聚会,我都会带一些核桃作为馈赠,虽是平常之物,也算是一点心意吧。这个习惯以至到今。我在学校的宿舍里,常年都放着一大袋子干核桃,以此招待串门子的同事,临走时再给他带上一些回去煮粥吃。 而今,村里家家户户都有了核桃园。园子也需要经营和管护。施肥,除草,打药,特别是冬季的修剪。修剪是技术活儿,剪除过于稠密和旺盛的枝条,以利于树枝的通风采光,来年更好的结果。还有春上的嫁接,用新的优良的枝节替换老旧劣质的树种。长岐叔是修剪嫁接的行家里手,他是一名退休的教师,又好钻研,他家的核桃园产量高,品质好。他又是一个热心肠的人,经常义务的为村人修剪、嫁接核桃树。我在家的时候少,只要给他说一声,几亩地的园子,再回去时,他已经打理的停停当当的。我拿了烟酒去感谢,他死活不收,说乡里乡党的,谁还不给谁帮个忙呢,他从没要过人家一点报酬的。弄得我心里很是过意不去。 眼下,远近的核桃园已然成了气候,摘下的核桃堆积如山,价格跌落,不能出手,有些农人砍树的心思都有了。花椒价位好,栽植花椒吧,再过几年,保不住也会遭遇现在核桃的命运呢! 核桃熟了,农人愁了。
作者简介
张剑龙,网名石鼓的山、云横秦岭,陕西渭南人,中学高级教师。酷爱艺术,尤嗜文字。诗歌散文散见报刊网络。

本文地址:http://www.wahonge.com/9687.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生肖属相婚配网的公众号,公众号:未知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