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东南诗社‖精品诗词赏析 (第006期)

2020-10-01 09:23 

主编:莫燅珠
——浅评周建好老师的
《雨打芭蕉》
文/云淡风轻
【 作者简介】云淡风轻,原名李林杰。高级教师。黑龙江大兴安岭地区评论家协会常务理事。《定远文学》签约作家。《凤凰东南诗社》社长。作品见《凤声华韵》《北极光》等诗集诗刊。以及《作家在线》《原乡书院》等网站平台。
诗观:做一个灵魂不沾土的女人。

【1】卸下半个江南的雨
——浅评周建好老师的
《雨打芭蕉》
文/云淡风轻
读周建好老师的诗,是种美的享受。他的朴素的诗风,灵敏的观察力,语言的张力,清晰的画面感,揭示主题的能力,以及整个诗歌的完成度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
首先欣赏意境美:一场雨把你引入江南美景:先是‘千里之外的马蹄声/在一叶芭蕉上急奔’写出了雨的急,雨的气势,雨的声音,雨打芭蕉,嘈嘈切切,像千军万马。在听觉视觉上给读者美的享受,先声夺人。然后继续渲染氛:‘赶在我的琴声停止前/你的手推开半掩的柴门’动态十足。古典美继续展开:柴门半掩芭蕉绿,琴声未断素手悬,给人以想象。
‘风停雨歇/你头上的斗笠/在茅檐前/卸下半个江南的雨”有风雪夜归人的意境。
再说语言:卸下半个江南的雨,夸张,又形象,突出了雨的美,雨的辉宏,雨的气势。谁都知道江南雨,浩淼如烟,人间仙境,想象无边,波澜不断。
最后说主题升华:为什么此情此景,在诗人的笔下,如此美好。那是因为‘腹有诗书气自华’。诗人‘’一卷诗书/刚把一壶茶煮好‘’。煮好的不仅是茶,人生如茶,煮好的也是诗人的艺术修养,和茶香自清的诗风。以书煮茶,诗人妙语连珠,以书煮茶,精彩纷呈,以书煮茶,诗意人生。
7.30日读诗即兴
附原诗:
雨打芭蕉
文/周建好
千里之外的马蹄声
在一叶芭蕉上急奔
赶在我的琴声停止前
你的手推开半掩的柴门
风停雨歇
你头上的斗笠
在茅檐前
卸下半个江南的雨
一卷诗书
刚把一壶茶煮好
诗人简介:周建好。江西省宜春市人,作品入选《中国诗歌精选300首》,《中国诗歌》第七卷,先后在国内外各级报刊发表诗歌400多首。获诗歌大奖若干 。现为多家文学网站现代诗歌栏目版主。中国诗歌网现代诗歌版编辑。亚洲凤凰诗社副秘书长。
【2】秋天的最后一缕阳光
——云淡风轻点评依梅听雪的诗《秋天》
读依梅的诗,如小溪流水,清新脱俗。你可以体会到这位柔软的女诗人的大气,也能够读出诗人小女子的情怀。在诗人的笔下,有小溪流水的静雅,也有大山一样的倔强与豪情。她的笔下的《秋天》,没有林黛玉的凄凄切切的悲情,也没有欧阳修的《秋声赋》的肃杀,她的视野是辽阔的,感情是细腻的,她用诗人的敏感观察生活,用诗人的特有的笔触抒发情感,用诗人胸怀拥抱生活,用母性的光辉,影响读者。
我们先来赏读第一节:“当所有的梦想/被落叶覆盖的时候/泥土便被发酵/有些种子准备冬眠/也有一些/就此/不再苏醒”
作者在一个秋天的傍晚,看着野外落叶纷飞,随风飘散。她没有纠结叶子的悲伤。她想到的是落叶下覆盖的梦想,种子的冬眠,泥土发酵。诗人想像着春天的到来,种子的命运,等待着种子的苏醒。同时诗人也比较客观她想到了一些种子可能熬不过冬天。没有描写叶落的伤感,也没有慨叹秋风的无情。而是聪明的顿悟到了落叶归根,明智而空灵。
第二节:“天空打开胸膛/把故乡揽入怀抱里/只剩下一座荒凉的孤岛”这一节在写作者的心情。作者离开故乡在城市里谋生。思乡之情油然而生。天空拥抱的不只是故乡,还有明月里诗人对故乡的怀念,以及诗人在异乡的孤单。淡淡的乡愁,在月亮里,在天空上。辽远而空旷。
紧接着诗人的目光落到了树林——“太阳将枫叶烧伤/斑驳的树影里/乌鸦/喋喋不休/慢慢等待年华老去/两只蜗牛/因为要住在哪所房子里/争吵不休/孤独的鼻涕虫/无家可归/还在那里痛哭流涕”,谁能读懂岁月的沧桑呢,诗人想到了年华似水人类也会慢慢的老去,她的目光被乌鸦的叫声吸引,她看到了树林里是客居他乡的鼻涕虫,两个为房子两只争吵不休的蜗牛,生活在诗人的笔下栩栩如生。现实主义诗人的浪漫情怀跃然纸上。
最后一节:“秋天的最后一缕光/穿透悲伤/行走至一个孩子的手心/那里/躺着一只红色的蜻蜓”坚强的诗人在夕阳里最后的一束阳光,里整理好自己的思绪,把“孩子和红蜻蜓”这个唯美的画面呈现给读者,亮了读者的眼睛。也亮了诗人的心。
晚秋,被太阳烤成了深深地褐色,叶子的确没了生机。然而鼻涕虫和蜗牛依然坚强的和恶劣环境的斗争。埋在地下的种子,手心里托着红蜻蜓的孩子,画面唯美,就像诗人灵秀的诗心。孩子,是未来,是希望,有爱心的孩子,是生活的种子,他积蓄着生命的能量,一定会有春芽萌动,生机勃勃的一天。这一天,将越过严冬,在厚厚的落叶覆盖里孕育,在诗人的感叹中萌芽。秋天的最后一缕阳光,带着穿透悲伤的力量,让读者和诗人共鸣中,我们看到了希望。

最后,让我们一起欣赏诗人的原诗,感受诗人的思想。
原诗:
《秋天》
文/依梅听雪
当所有的梦想
被落叶覆盖的时候
泥土便被发酵
有些种子准备冬眠
也有一些
就此
不再苏醒
天空打开胸膛
把故乡揽入怀抱
月亮里
只剩下一座荒凉的孤岛
太阳将枫叶烧伤
斑驳的树影里
乌鸦
喋喋不休
慢慢等待年华老去
两只蜗牛
因为要住在哪所房子里
争吵不休
孤独的鼻涕虫
无家可归
还在那里痛哭流涕
秋天的最后一缕光
穿透悲伤
行走至一个孩子的手心
那里
躺着一只红色的蜻蜓
云淡风轻写于2019正月十六晨。
【作者简介】依梅听雪,原名郭淑梅,黑龙江伊春人。《凤凰诗社》东南诗社编委,《江南文学》主编。《定远文学》签约诗人。
【3】诗人王维恒评云淡风轻诗歌
《雪痕》

【诗评者简介】王维恒,高级工程师,爱好现代诗歌,退休后徜徉在文字里,2018年开始诗歌创作,作品散见于报刊杂志、网络平台及论坛。一直在用余晖喂养文字,用诗歌润养人生。

诗人王维恒评云淡风轻诗歌
《雪痕》
这首诗以早春为画面背景,抒发了一位北方女诗人思春、恋春、怨春的心理感受。诗的前部,夹叙夹议,写出了诗人迎接春天的急切心情。诗的中部,运用形象思维,写出了诗人沉浸在春天的美好之中。诗的后部,回到主题,诗人采用了隐喻的手法流露出美好中的遗憾,春天里也有雪的痕迹,对标题“雪痕”作了“原来如此”的交代。诗歌的“起、承、转、合”恰到好处。
诗歌的题目和诗歌的第一节很重要,它对于读者继续阅读的欲望起着关键性的作用。这首诗歌的标题独具匠心,吸引读者想要一探究竟。
下面浅谈一下这首诗歌的语言特点:
一、诗中词语具有多义性。词语的多义性是指语言既有表层义,又有深层义,还有暗示、双关、婉转等。例如“你的拥抱太过热情”,这里的“拥抱”绝不是普通意义上的人与人之间的拥抱。再如“一场太阳雨/暂短而美丽”,明显是一种婉转的暗示。
二、诗中语言富有跳跃性。诗歌语言之所以要求具有跳跃性,是因为诗歌高度精炼,需要以最少的语言概括最深广的内容。它在句式上,可以一句一意,句与句之间允许有较大跨度的跳跃。跳跃可以产生美,可以给读者留出想象的空间。例如诗中的“解冻我沉睡的心/我们相盼无语”,再如“千里相思/你在另一个季节里/讴歌”,一句一义,而且句与句之间没有任何连接词和介词。跳跃性的最高手法是前后跨断,即诗句前后突然失去衔接,从一个层次跃进另一个层次,从一个意象跳到另一个意象,从一个时空跨进另一个时空。这类技法可以使诗歌语张力突显,意境深远,情绪含蓄,虽捉摸不定而又有迹可寻,在跨断中完成跳跃美。
三、诗中语言含有可感性。可感性是指诗句要有色彩感、立体感和具体感(化抽象为具象),做到诗中有画。例如诗中“轻盈的落在/冰雪消融的雪野”,再如“站在寒风凛冽的北国/眺望远方”,都具有很强的画面感。
四、诗歌极具韵律美。诗中句式长短参差、错落有序,特别是诗中多处一句话占用两行以上的跨行句式增加了节奏感,适合朗诵。“春天的脚步/轻盈的落在/冰雪消融的雪野”,多么轻快的节奏。
这首诗歌营造出的氛围,恬淡、宁静,如同诗人的名字,“云淡风轻”,体现了诗人的品格和文学素养。

【4】春不风度评犁痕的诗歌
《原谅》
彭建功,笔名春不风度,作品在《人民日报》《华人文艺家大辞典》《中国诗骨》《中国现代诗人》《诗意人生》《伊甸园》《现代诗美学》《先驱报》《世界日报》《歆叶文艺》《海华都市报》《国际日报》等发表诗与诗评,并多次获大奖!中诗论坛编辑,鲁迅文学院学员,白银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
春不风度评犁痕的诗歌
《原谅》
是一种铿锵的心声 诗歌以文字的形式呈现时,所有的文字一起构成了诗歌的“整体视觉”,它体现出与建筑类似的形式之美。 作者用朴实的语言和真情,打动了读者,倾之于情,付诸于字,万法自然。

意象在诗歌中附着了诗人情绪的,体现诗人审美趣味和诗歌表达意图的,并且通过人类现有生活经验和知识体系可以感知并建立对应联想的事物。
小诗《原谅》,意象简朴,充分挖掘诗与作者自身环境中的素材,富有内涵与佛性,上有老下有小的处境,依然对生活充满激情,想象新颖,接地气的乡土诗!
原谅是一种骄傲,一种自豪!诗源自生活却高于生活,把生活中的细节,情景,事件,物象……用诗的语言,真挚的文字,呈现出真善美的寓意!
原谅是一种禅悟,是一种忏悔!对人生,对生活,对家庭……做了一次完美的总结,呈现出一个农民本色,入木三分的雕刻!
原谅是一种力量,一种代表!真实而朴实的生活,农民的缩影,更是一种铿锵的心声!
附:原文
原谅
作者: 犁痕
原谅我衣身上的草屑
原谅我鞋子上的泥浆
原谅我手掌上不肯脱落的老茧
原谅我发间土,脸上灰
原谅我对你的冷漠和畏惧
我的爱人
原谅我揭示了你人性的肮脏
我的朋友
佛祖也原谅我吧
我杀生,我近色,我贪酒
原谅我迷途不返
却经常泪流满面
我父,我母,我子,我孙
原谅我生如一株枯草
死如一粒黄沙
【5】北冰赏析云霞的诗歌
《吸引》
这首诗别有风趣,成功地塑造一位等待情人的粉红女子形象。首句,起笔大方,视野开阔,对所视自然环境做了描述,拓展了画卷。“天地”之间,无处不绿,盈盈满怀,虚实相生,可谓养眼怡心。紧接着镜头焦距拉进,对准“亭亭玉立”的女子,身着粉妆,静静等待情人的到来,人物形象突兀眼前。正是碧野中“女子”特有的妖艳,才招蜂引蝶,使得“蝶”渐渐“趋”近,照应主题。这里诗人用“趋”,而不是“飞”,是因为用拟人化手法,“趋”比“飞”更符合人物特征,而且画面由远及近,有了动感。此诗,语言清丽,通俗易懂,画面色泽艳丽,承接自然天成。
附:原文
吸引
云霞(美国)
天地绿盈怀
亭亭玉立粉妆待
蝶趋送吻来

执行主编:朱本云
责任编辑:静娴女子
推送:凤凰东南诗社社长李林杰

本文地址:http://www.wahonge.com/9649.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生肖属相婚配网的公众号,公众号:未知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