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韩叔║梁素琴

2020-10-01 07:23 

797

我的周围有一帮爱好写作的朋友,我总是羡慕他们,一篇一篇的发表文章。现在交流方便,每天翻看微信,就能找到很多很好的美文。我喜欢胡乱写写,可别人丰富的生活阅历与见多识广,我都没有。我总是把自己圈在自己的岗位,想着能升天能入地,一晃一年又一年,年岁不断增长,后悔许多事情没有做,还有许多事情没有做好,就像常想动动笔却无从下手一样。
我挖空心思在经历过的人和事中求索,看能不能挤出几句大家喜欢的文字,可收笔之后,总是羞涩极了,写的东西只有自己能看。于是常常望着自己躺在空间里的那些文字兴叹。去年被临时抽调到别的岗位工作一年,同去的一个小妹妹也喜欢写点东西,有天竟然发现她写了一篇《抹不去的记忆》的文章,忽然就想到了我的一篇和她同题的文章,翻出来看了又看,却越看越像中学生作文,我的勤劳坚强的父亲在我的笔下变得太过平凡了。父亲是很平凡,但他的经历他的所为在我看来,在我家附近的十里八乡的人看来,他确实是个不简单的人,我觉得写得太过平凡是我文笔有限,常常想好好学习进步进步,这个心愿却总是被各种琐碎打扰得实现不了。最近到韩叔女儿的诊所,见到了韩叔,他用自己残缺的大脑记住了我,对我说,你不了解我的过去,许多事情你都不知道,于是他会缠着我,说一大串自己过去的事情,其实我明白他是记住了我,记住了我写的那篇女儿为我配了音的《韩叔》,他的言下之意是说我写的太过简单了。总是苦于没有素材,有了素材又苦于自己决劣的文笔。但为了一个老人的心愿,我又不得不再说韩叔。
前一阵,有过几次和韩叔的见面,这个当时和死神擦肩而过的老人,身体比以前更加硬朗了,头脑也更加清白了。
他仍然忙碌于家和女儿的诊所之间,忙碌于招录学生,忙碌于应聘工作。
每天早上,他会一个人拄了拐杖去女儿的诊所,快下班了,再回到家。下午两三点再去,五六点再回去,一天两趟,从未间断,这样来来往往的,反倒使老人生活规律,心有念想。
韩叔在诊所的工作,就是逢人便宣传自己,他会拿出自己年轻时的照片,叫每一个在诊所看病的人看。我惊诧于他的交往,他会很快很顺利的和大家熟识起来。对于不认识的人,他会主动搭讪,年轻的问人家多大了,小的问人家学不学奥数,稍大点的问人家学不学二胡,韩叔的手艺永远挂在嘴上。他会动员大家都当他的学生,它最大的优势就是自信。他有一句口头禅,就是,我现在都这么帅,不知道年轻时都帅成啥啦!
每次见到他,他总会拿出一沓照片让我看,这些照片都是他年轻时候照的,有几张上大学时的照片,他会特别强调。他总是问我看他长的怎么样?我说帅,也很美,但这都不行,他女儿告诉我,你得说他长得像伟人,好像还像哪一国的总统,他才肯罢休。我照此说了,他很满意,也很高兴。然后把话题转到他的大学,他说他毕业于哈尔滨药学院,那可是正儿八经的大学,那时能考上大学真不容易,你不是十分优秀,上大学根本不可能。一个农家子弟,能上大学,那可真是荣光耀祖了。提起他的大学,你能感觉到他的骄傲与满足。说到农民的孩子,他会告诉你他小时候经历过的许多事情,每每说起,他老人家会泪流满面。他说小时候家里穷,他和父亲拉过煤,买过枣,骑着自行车到很远的地方卖过灯笼,一个灯笼,两块钱,每个能赚七毛钱,有一天它们卖了200个灯笼,收入了一大笔钱。说到这,他那噙满泪水的双眼会眯成一条线,泪水滚落,脸上挂着微笑。
韩叔还会和你说起他的家务事,他总会直言不讳的说他是个大孝子。他说有一年村干部硬说他父亲偷了生产队的西瓜,人家要将他父亲抓起来开批斗会,小小的他便上前辩护,人家不听,他就走上前,说西瓜是他偷的。于是他便顶替了父亲,让人家批斗,虽然挨了批,但大家都给他竖了大拇指,说他是个孝子。他还说有一次爱人和他母亲因家务事产生了矛盾,爱人向他告婆婆的状,母亲告媳妇的状,他说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让爱人给婆婆道歉,并给婆婆下跪。说到这里他会表现出一种大男人的得意和气概。先前的老人也许都是这样吧,他们忍辱负重,他们孝敬老人,婆媳有了矛盾,他们知道清官难断家务事,他们于是白天哄妈妈,晚上哄媳妇,让家庭和睦。
韩叔的节俭也会让人心酸,今年夏天炎热,他会像孩子一样总要吃雪糕,一般都是上午一个,下午一个。他问女儿雪糕多少钱一个,女儿告诉他一块钱一个,他摇摇头,说,太贵,坚决不吃。女又说雪糕降价了,一毛钱一个,他说那就买一个吧。那天我正好在诊所,他说让女儿买个雪糕吧,女儿告诉他人家没有他吃的那个小雪糕了,买个别的行不行?他问多少钱,女儿说一块,他又说太贵不吃,女儿就说人家说你是老买主,熟人,三毛钱两个,吃不吃,他说三毛钱两个那就买一个吧。吃着两三块钱一个的雪糕,享受着便宜的味道,老人心安理得!韩叔吃雪糕这件事让我想起我的老父亲,每次给父母买了东西,他总会说,我和你妈想吃什么就买什么,你们以后再不要买那些东西了,不要乱花钱。有天早上我碰到爸妈去吃早点,我就顺便给他们买了包子,再给每个人买了一碗豆腐脑,吃完后母亲问我一碗豆腐脑多少钱,我说两块,母亲说她还以为是五块钱一碗呢,听到这话我断定父母根本就没买过豆腐脑,父母很少在外面买早点吃,偶有的几次也只是每人吃一个包子,都舍不得喝一碗豆腐脑。如今的日子虽算不上多么富有,但完全是衣食无忧了,我们艰苦惯了的父母,却一贯保持着他们那一代人的节俭与朴素。
韩叔的头上,因为开颅手术留下了一大片凹陷,随着意识越来越清楚,他会时不时摸摸自己的头,说他那一年出事,和他同进监护室的,有七八个人,却死了八九个人。这七八个人和八九个人的说法,是小杨告诉他的,小杨告诉他,你算有福气的人,命大,那年和你同住重症监护室的有八九个人,死了七八个。韩叔把这句话做了演绎,也变成了大家的笑话。这个可爱的老人,能让你获得很多的快乐,和他一起聊天,你会轻松愉快,毫无拘束,有时会让你不由自主的开怀大笑。
就是这样一个经历了生死的人,还总是心高气傲。韩叔喜欢拉二胡,当年出事,就是因为带了二胡随着一帮自乐班去给人家过事才出的事,韩叔对这件事一字不提。他只是反复告诉你,他的二胡有“三不拉”,唱的不好的人不拉,板胡拉的不好的人不拉,长得丑的人也不拉,一个思维受到严重损害的人,还能保持这样的个性,让人哭笑不得。
韩叔的意识在女儿的诊所得到了锻炼,他在与各种人的接触交流中,随时回答大家不同的提问,思维在不断地活跃,这种友善的逗趣,锻炼了老人的头脑,使他的思维变得活跃,同时也带给大家不少乐趣。和这样一位老人交流对话,你会不经意间收获一种能量,这种能量就是来自自信的力量和永不言败的勇气。
自信的力量,在这个老人身上产生了奇迹,信念的支撑,让韩叔变得无比的强大,他一步一步地从软弱走向了硬朗,从卧床不起走向了生活自理,从一个大家以为的思维混乱、不自量力的人,活成了能有很多乐趣并给大家带来开心的人。
韩叔的状态,使我感触颇深的还有一点,就是必要时学会原谅,原谅曾经的伤心,不提起,不重复,不在意,相信自己。一生里,无论如何,得有自信,有信念。
作者简介
梁素琴,爱好文学,亲近文字,渭南高新区管委会工作。
温馨提示:
1、由于平台编辑工作量大,也本着敬畏文学尊重读者的原则,请投稿作者认真检查文稿,尽量不要出现病句和错别字,如果疏漏过多,一般不予采用。
2、投稿请注明体裁,附作者简介和近期生活照片,文稿里不能出现微信表情。
3、文章有赞赏,请作者主动联系主编领取。微信号:499918885。
4、文章阅读量不超过100的作者稿件,不再采用。
5、稿件需原创首发,且不能一稿多投。投稿默认平台原创保护。一周后稿件未采用,请另行处理。平台不通知是否采用信息。



本文地址:http://www.wahonge.com/9641.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生肖属相婚配网的公众号,公众号:未知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