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雪怎样走向全世界|大象公会

2020-09-28 20:08 

无论战争还是和平,人类都渴望将自己抛向苍蓝的天空。文|李秋实
滑雪这门运动,在人类历史上有多古老?据说,公元前5000多年的壁画上,就描绘了人踩滑雪板的样子;公元前2500多年,瑞士人就学会了木板绑在脚上踏雪狩猎。
最热爱滑雪的,无疑是生活在寒冷地区的人们,现代滑雪的规则和形式就由北欧居民们制定,但让广大生活在寒冷地区之外的人知道并喜爱上滑雪的,不是瑞典、挪威这样滑雪历史悠久的国家,而是不以冰雪运动著称的法国。
· 1924年第一届冬奥会大力推广滑雪运动,滑雪逐渐从部分地区的运动变成大众娱乐
法国人为什么爱上了滑雪,又是为什么要将这项运动推向全世界?其实,这些与运动本身相距甚远:法国人最初的梦想,是成为一个冰雪上的军事强国。
雪上作战的梦想
法国本土并非没有冰雪胜地:阿尔卑斯山、比利牛斯山,这两个欧洲的大型山脉都穿过法国,带来了壮丽而丰富的冰雪资源。
但法国对滑雪本身并不感冒。法国人第一次觉得该学学滑雪,缘起于军事:挪威的滑雪部队在欧洲大放异彩,其他国家都觉得,要在关系日益紧张、随时可能擦枪走火的欧洲大陆存活下去,成立滑雪部队很有必要。1890年代,俄、德、意等国都成立了高山滑雪部队。
· 挪威,滑着雪的士兵。1718年,一支向挪威进军的瑞典小部队由于没掌握滑雪技能,在雪地上被挪威部队尽数歼灭
法国的直接威胁来自意大利:在法意两国的边境线中,有一段就是阿尔卑斯山。到1901年,两国都划定了不允许平民前往的边境线。在意大利部署了滑雪部队后,驻扎在高山要寨中的法国军官们开始给陆军部写信,要求部署高山滑雪部队在高山地区巡逻。
不过,陆军部调研了一下之后,发现成立高山部队的想法在当时并不现实:生于斯长于斯,习惯了冰天雪地生活环境的当地人,理论上最适合成为滑雪部队的成员,但现实却并不允许——他们的身体素质实在太差了。
高山地区是当时法国的边远穷困地区。当地村民的生活条件相当原始:营养不良,没有饮用水和污水处理系统,流感和结核病猖獗。严重的营养不良,使得山区人口的身高普遍偏低,平均不超过五英尺,有些村庄几乎没有适合服役的人口。
另外,山区人民的生活方式也令人难以接受:每年有五个月都躲在家里不出门,不见阳光、不呼吸新鲜空气,只是酗酒;还为了尽可能地积聚热量而和牲畜住在一个房子里。
· 德国瑞士合拍的电影《海蒂与爷爷》中展现了十九世纪末阿尔卑斯山里农民的生活:有些家庭依然和牲畜共居一室
政府作出了许多努力来改善健康问题。1902年通过的公共卫生法,让各地区得以针对各自的状况开展卫生基建工作。阿尔卑斯山所在的格勒诺布尔地区马上开展了一系列防疫措施,1908年,饮用水和污水处理的问题也得到了解决。
随着高山地区基础设施一同完善的,是国家对国民身体素质的重视。如果说意大利还是一个遥远的威胁,那么德国的逐渐强大,让法国人感到威胁近在眼前。
法国高山协会(阿尔卑斯俱乐部,Club Alpin Francais)的冬季运动委员会成立于1906年,认为「滑雪有着爱国主义和军事上的重要性,将其作为一项运动在道德上非常重要」。一年后,该委员会被赋予法国滑雪事业的正式管理权限。
· 法国高山协会发布的月刊La Montagne
这些努力没有白费。二十世纪初,步兵第159团团长弗朗索瓦·克莱尔(Fran?oisClerc)建立起第一支滑雪部队,布里昂松的滑雪学校也建立起来,训练区域部队来保卫法国的东南边境。受过滑雪训练的士兵被鼓励在休假时回乡,教乡亲孩子们滑雪,让村民脱离冬天的昏昏欲睡,积极锻炼体魄。
不过,这些费尽心思建立起来的滑雪部队却并没有创下什么显著的战功。滑雪战在法国军事史上的故事乏善可陈,人们津津乐道的还是挪威和芬兰创下奇迹般战功的滑雪部队。
促使法国将滑雪推广向全世界的,不是军事,而是疾病。
· 1939年,芬兰滑雪部队打败苏联机械化军队「阳光等于生命」
进行了数十年的山区基建,虽然没有为法国陆军带来想象中的巨大好处,却有意外收获:促进了山区的旅游事业。
十九世纪末到二十世纪初,整个欧洲都处于结核病的苦恼中。人们对肺结核束手无策:由于缺乏有效的抗结核药物,这种病在当时属于绝症。越来越多医生认为:如果在风景优美、空气冷冽的地方疗养,患者自然痊愈的可能性会增加。
· 19世纪末,法国的高山疗养院之一
19世纪末的科学研究支持了这种观点。一项1884年的调查表明,不同地区空气的菌落数量不同:在巴黎瑞弗里大道,一立方分米空气的含菌数量是55000,而在阿尔卑斯山海拔250米处,这个数字锐减到25。再往上走,含菌数量将降为0。
虽然现在看来并不严谨,但在当时,这类研究加深了民众对「山区等于健康」的信念。
除了科学研究结果,医生们的推荐更鼓动着患者登上高山。滑雪爱好者,医生Michel Payot这样热情地向公众「安利」滑雪:
这是真正的户外生活。当血液开始循环,肺部充满新鲜空气,贫血、恶心都会离你远去。生命充实而充满阳光,就算政府一下子撤换了30名部长,也不会影响你的好心情。
越来越多的人涌入高海拔地区寻找疗愈和健康。当地政府对这样的结果求之不得:涌入的游客会支付卫生相关的税收,保障了山区基础设施建设的资金安全。
得益于完善的卫生系统和方便的轨道交通,法国一些原本名不见经传的小镇开始崭露头角——比如说位于阿尔卑斯山谷中的小镇霞慕尼(Chamonix)。
霞慕尼选择将滑雪和体育竞赛结合起来:1908年,高山协会选择在霞慕尼举办第二届「国际滑雪周」。
这里让每一位游客都感到了惊艳:所有的接待人员都「具有良好的绅士风度」,来自挪威的军官、瑞士的部队和法国本地的滑雪爱好者相处融洽,甚至还有提供给滑雪者的婴儿车。一位评论员在报纸上给出了自己热情的赞扬:这里会变成一个新的冬季旅游中心。
· 一些录像片段记录了当时霞慕尼的盛况
1912年冬天,霞慕尼每天要接待大约一万两千名旅客。利用自己的声誉,霞慕尼也开始在国外投放诸如「阳光就是生命」这样大型广告的宣传,还将预算花到了阿尔及利亚和突尼斯的报纸上。
不过,霞慕尼的客流量,还无法和圣莫里茨和达沃斯这样的传统冰雪胜地竞争,要一战成名,还缺乏一次机会。
这次机会,就是让霞慕尼和滑雪运动相互成就的冬季奥运会。
当滑雪走向世界
第一次世界大战停战协定签署两年后,主导法国滑雪事业的「法国高山协会」获得了国家1万法郎的补贴,承认其在促进「体育指导和兵役准备」方面有杰出贡献。
不过,这个时候,发展旅游业比军事准备更为紧迫。
霞慕尼计划筹备规模更大的国际赛事。但筹办之旅并不是一帆风顺:传统上,斯堪的纳维亚国家们会在冬天举办以滑雪为主的「北欧运动会」,他们并不希望冬奥会来抢这个比赛的风头。
不过,第一届冬季奥运会还是以「国际体育周」的名义,于1924年1月25日拉开序幕。在阿尔卑斯山雪地里自由滑动的人们,将这项运动的快乐散播到了全世界。通过广泛传播的照片和图像,许多之前没见过雪、更没滑过雪的人,得以通过照片一窥滑雪的优雅和魅力。
· 登山滑雪比赛的前身「军事巡逻」
· 挪威选手Einar AslaksenLandvik一跃而起
冬奥会从此与阿尔卑斯山结下不解之缘。至今为止,已经举办的23届冬奥会中,有10届都在阿尔卑斯山举办。这个有着全球37%滑雪场,每年吸引全球43%滑雪者的滑雪胜地,用开阔的空间、优良的雪质、顶级的专业设施和配套度假设施,征服了世界各地的滑雪者们。
滑雪运动的魅力不仅仅在成年人扩散,现在,越来越多的小朋友和青少年,也将滑雪列入了寒假的「必修课程」。
国内的雪场已经无法满足他们,对于有滑雪梦的青少年们来说,阿尔卑斯山更是一个不可不去的胜地。雄伟梦幻的阿尔卑斯山有着世界级的雪道,能给他们完美的滑雪体验。
今年冬天,伊利联合萨马兰奇基金会,将活力冬奥学院的队伍带到了阿尔卑斯山。只要你是青少年,报名参加活动,就有机会和世界冠军一同探访有着绝美风景和超赞雪道的阿尔卑斯山,体验一场世界级别的滑雪之旅。
在阿尔卑斯山世界级赛场上,你可以在世界冠军的指导下开展一场酣畅淋漓的滑雪之旅。
此外,还能享受全套专业装备、定制行程、全程影像记录、和奥运品质乳品。
滑雪的魅力如此无穷:无论是战争还是和平、商业或是休闲,我们都渴望在清新冷冽的空气中,克服地心引力,把自己抛向苍蓝的天空。
点击「阅读原文」,购买产品报名参加伊利活力冬奥学院3.0,开启你的第一次滑雪巅峰体验。

本文地址:http://www.wahonge.com/9402.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生肖属相婚配网的公众号,公众号:未知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