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追星只是花钱?其实更赚钱!

2020-06-17 06:00 

拆招商业迷局锐享商业新知
锐时代/锐思想/锐故事/锐公司/锐不可当
锐评:“保卫周杰伦!”这是周杰伦被“小鲜肉”蔡徐坤的粉丝抨击后,广大“夕阳红追星团”喊出的口号,他们放下了手中的工作、怀里的娃,看着攻略,吃力地为自己心中的偶像刷数据。时代在变,粉丝的狂热始终不变……
文/ 周慧娴
时下,都市言情剧《亲爱的热爱的》正在热播,男主角李现也凭借着“霸道总裁”的气质成功俘虏了众多迷妹,更有粉丝砸重金直接买下了李现在剧中的千万豪宅。不仅如此,该迷妹还花了90多万元买下剧中的古董链子。
追星,已经成从信仰迭代成了商业风口。你以为的追星就是一味地砸钱?但其实,追星已经演变成为了一种赚钱的行业。
一个人的追逐是孤独的,但一群人的狂欢很容易就演变成为战争。
周爽(化名)就是其中的一员。
饭圈生态
周爽做得最多的事情便是拿出手机,关注偶像王俊凯的动态。她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股子狂热的仪式感就演变成为了习惯。
一大早,周爽习惯性地打开了微博,发现某大V正传播偶像的负面新闻。她气不打一处来,快速转战QQ,敏捷地点开对话框,号召官方后援团的反黑组到微博某大V“挂空瓶”(意为控评),很快,反黑组便做出了行动。
随后,反黑组又进入后援团大群,号召粉丝为控评打卡,一看到喷子故意抹黑自己的“本命”,粉丝群里炸开了锅。不到半个小时,反黑组主导的评论就被刷到了靠前的位置。
这场战役并没有因此落下帷幕,作为粉圈大大(饭圈中权力较高的粉丝),周爽认为自己有权力捍卫王俊凯的名誉,她就像一名伺机而动的武士,潜伏在黑夜中,一有动静,就拔刀而出。
▲图:王俊凯
周爽在微博上用理性的笔触深刻地分析了此次事件的利弊,最后宣告这是有人故意抹黑偶像。不到一个小时,就有300多名慕名而来的粉丝转发了周爽这条微博。
整个操作行云流水,如同一家成熟公司应对紧急事故时,有着一套完整的解决方案。
其实,周爽是一名才满20周岁的大学生,平日里的她,恬静话少,说话声音柔柔弱弱的,是路人眼中高傲的“白富美”。但其实,她在饭圈颇为狂热,是王俊凯的饭圈大粉,有组织有纪律地追星已经成为了她业余生活的全部。
她的微博大都与王俊凯有关,凭着这一“面试成绩”,周爽迅速融入到了王俊凯在当地的粉丝站。
周爽是美术生出身,绘画功底了得,她笔下的王俊凯栩栩如生。凭借着过硬的画技,很快,周爽便积攒了上千人次的粉丝,成为了饭圈大大,也接触到了当地的王俊凯官方后援团粉丝站站长。
与普通粉丝不同的是,周爽不仅颇有才气,更是凭借自家雄厚的资产和关系网,直接空降后援会管理层。后来,站长宣布离开饭圈,将交接棒传给了周爽。
一方小小的粉丝站,俨然现实社会中公司阶级的模样,融合了五味杂陈。
这里没有发酵的梦幻,却有着森严的等级制度。粉丝之间有着分明的沟壑,对偶像共同的大爱并不能冲破这层沟壑的存在,底层的迷弟迷妹往往也是站长的粉丝,他们愿意追随站长,跟随站长的步伐共同捍卫偶像的权益。
普通粉丝是粉丝站最为常见的一线员工,他们默默奋斗,是公司的基石;“踩”在他们之上的是活跃粉丝,这部分粉丝是整个公司的中坚力量;随后是核心粉丝,这部分粉丝通常拥有一技之长,并跻身公司管理层;而塔尖上的则是站长,他是整个公司的风向标,决定着公司的过去和未来。
站长之位并非普通人可以觊觎,就好比一家公司的董事长,往往拥有庞大的关系圈和财力。
不少明星的粉丝团站长都与明星工作室有着直接关系(有的粉头甚至是工作室直接培养的专业粉丝),方便工作室引导粉丝。但王俊凯的工作室并没有组织后援团,粉丝站点反而是靠热心粉丝搭建的。
想要当上王俊凯的粉丝团站长必须相当有“手段”,周爽的前任站长和王俊凯工作室的工作人员颇为熟悉;而周爽则是标准的富二代,就算没有前任站长这层关系,她也能凭着父亲的关系网,直接与王俊凯见面。
与此同时,站长还需拥有超强的谈判力、执行力,不然就不会有粉丝组织的王源生日应援视频登陆美国纽约时代广场的事情了。
其实替偶像做高大上的应援不仅是公然示爱,更多站长们“醉翁之意不在酒”,应援越是高端,就可能为偶像吸引更有层次的商业机会。
站长及管理层凭借着自身资源和超强的工作能力,不仅有众星捧月的身份,还可以利用职位之便牟取利益,俨然一副“资本家”作风。
作为“董事长”,周爽需要马不停蹄地与各路人马周旋,其中各个环节都包含着意想不到的商机。
粉丝赚钱记
首先,周爽需要和王俊凯工作室的工作人员衔接,她可以通过工作室拿到王俊凯的打折专辑、写真集甚至是免费的演唱会门票,而父亲的关系网则会为周爽提供王俊凯的行程单。
一些不大火热的艺人,还需要粉丝站和工作室配合,让粉丝按照工作室指示做出相应的反应,这样的工作室往往会给粉头提供更多赚钱的机会。
周爽其实可以将行程单高价卖给私生饭(指狂热的粉丝,这部分粉丝以尾随偶像为乐),但她并没有这么做。毕竟王俊凯一直活在她心中最干净、最柔软的地方,她不想王俊凯被私生饭打搅。
有时候,粉丝站里琐事太多,她也想赌气一走了之,干脆拿着“内幕消息”去机场当职业“站姐”,每天在机场围堵各路明星,拍摄高清图片。
“站姐”可以将独家拍摄的照片做成限量版写真集,卖给粉丝。要是写真集上有明星签名,更是锦上添花,这本写真集便可以卖出上千元的高价。著名的“虹桥一姐”其实就是“站姐”中的一份子,月入万元不在话下,正所谓“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周爽所运营的粉丝圈也有专门的“站姐”团队,但有的“站姐”时间精力不够,如今越来越依赖职业“代拍”,靠着别人拍出的图片过活。
工作室提供打折的专辑、写真集,周爽可以转手按照市价卖给粉丝,凭借着粉丝站庞大的基数,这也是一个不错的营生。与专辑不同的是,演唱会门票一票难求,免费的演唱会门票,她也可以高价转手。
这样赚钱的原理,简单粗暴。没有任何技术含量,要想赚取更多的利润,周爽只需做好站长的职位,及时为王俊凯“洗脱冤情”,让更多的粉丝追随她。
其次,周爽还需要和各类不同的物料厂商打交道,至于自己到底选择哪一家厂商,就要看回扣的多少了。
粉丝站有会服这么一说,会服一般分为夏冬两季,每件会服,周爽只需向物料厂商支付10—20元购买,而她转手卖给会员则可以标价50—100元。
每到演唱会,就是周爽最繁忙,但可以月入斗金的时刻。这是偶像的高光时刻,也是周爽向父亲证实自己并非游手好闲之辈的机会。
应援的衣着、LED灯牌、送给偶像的礼物等都需要周爽统一购买,周爽将所需物料的数量以及款式逐一发给物料商,其中涉及的回扣和差价,是平日的小打小闹不可比拟的。
应援,讲究的就是气势,统一着装、明亮灯牌就是粉丝们的战袍和利剑。要是恰巧喜欢的偶像来自某团队,那么演唱会上,自家偶像必须在现场占据绝对优势,压倒明星团队里的其他偶像。于是,“本命”不同的粉丝团便展开了一场绘声绘色的战争,在演唱会的每个环节逐一开撕。
此前,有媒体爆料粉丝团站长通过大量购入应援道具、写真集,再以转卖赚差价成功月入上万,有些竟高达十万。为了吃下这块蛋糕,甚至有公司做起了专门培养职业粉丝站站长的勾当。
总体而言,线下应援的公开账目比较清晰。但线上就会涉及某些不透明活动,更容易成为粉头敛财的阵地,贪污问题层出不穷,各个环节都暗含商机。
周爽凭着“见好就收”的理念,在赚钱方面并不过分。但经营粉丝站实在是太花费精力,她决定大四毕业便卸任站长的职务,在她看来没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如果还继续霸占这一职务,是对整个站点的不负责,也是对王俊凯的懈怠。
偶像?财神爷?
周爽日常接触最多的还是粉丝,但打理粉丝站重复频次最高的事情,还要属号召粉丝为偶像刷数据,提升王俊凯的商业价值。必要的时候,周爽还要为偶像买数据。
比如,周爽在某些电商平台上,输入新浪微博的名称,系统便会弹出大量帮助用户数据增量的业务选项。10元钱的基本套餐,就能买到400个粉丝,或可以转发指定微博100次。
除此之外,周爽还可以在在微信、微博等平台上公开招募点赞人员,为偶像应援。
不过,为偶像买数据的操作并不常用,更多的时候,明星的数据都是靠粉丝实打实地堆砌出来的。
并且粉丝中不乏有高学历的老师,周爽就认识一名毕业于国内某知名师范大学的粉丝杨月(化名)。每到节假日,会飞赴各地,要么为偶像接机,要么就去演唱会现场应援,要么就去偶像的综艺录制现场。
就靠黄牛,杨月的整个假期便可以完美地围绕着偶像的日常展开。行程单,黄牛卖!演唱会门票,黄牛有!
杨月曾经动用三部手机、一台电脑以及身边亲友这样豪华的阵容为自己抢演唱会门票,最终还是无功而返,后来杨月干脆直接从黄牛手中买票。抢票战况如此激烈,凭什么黄牛能拿到票?从黄牛手中购买门票的次数越多,她愈发相信黄牛和演唱会主办发关系不浅。
从黄牛手头买到的门票选择面小,有时挑不到好位置。为了近距离“观察”偶像,原本对数码设备一窍不通的杨月花重金买下了单反以及数不胜数的镜头,最后竟然潜移默化地爱上了摄影,从此对偶像的演唱会现场出片要求就更高了,在购买设备上也有了自己的见解。
至于偶像录制综艺节目的时候,有门票的节目,杨月就买;偶像参加真人秀时,杨月就会和其他追星女孩一起包车追星,偶像在哪儿,车就开到哪儿,一路上,一车人交换追星心得,下车还有机会看到偶像,简直不亦乐乎!
闲暇时,杨月还会打卡王俊凯到过的城市,模仿王俊凯在社交媒体上PO出来的姿势拍照。去年,杨月就去了科尔马,追星、旅游可以两不耽误。
日常生活中,杨月也会习惯性地购买偶像代言的商品以及相关周边,王俊凯所代言的商品她如数家珍,基本上全都买过,在她们粉丝看来产品为不为王无所谓。这早已不是“酒香不怕巷子深”的时代,在所有的营销战略中,企业找到合适的明星代言人才最关键。
当年,美特斯邦威在选择周杰伦后,立刻从浙江温州的小品牌直接飙红到国货NO.1位置。与美特斯邦威相同的还有优乐美奶茶,后者同样依赖周杰伦成为了家喻户晓的品牌。
在今天,明星代言的神话仍在继续,2018年,易烊千玺联手阿迪达斯Neo推出同名限量系列,一经发售,该系列商品就被抢售一空。
在TFBOYS代言士力架后,王源款的士力架在上架两小时后,5000包库存被一扫而空,第二天,销量更是一路高歌。截止特卖时间,其最终交易量达到了11666包。一盒单价79元的士力架,就这样轻松地创造了近百万元的交易额。
周边方面,记者在登录淘宝后输入“蔡徐坤”后发现,销量排名第一的是一双同款乞丐鞋,其月销量达到了1219次;而“蔡徐坤周边小饰品”中销量最高的则是437次。
一位明星,所散发出来的光芒可以映照千千万万,所涉及的领域远远不止在数码、零售、旅游行业。仅凭一人,便足以撬动商业帝国的一块被尘封多年的版图。
王俊凯的父母在重庆时代天街开了一家名为“CHAFORU星卡里”的奶茶店,从开业至今,该奶茶店的生意都分外火爆,前来打卡的食客其实大都是王俊凯的粉丝,周爽和杨月都在其中。
追星,其实是对理想的追逐,也是对现实生活的发泄。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合法追星不失为一种健康的生活方式。
“毕业后你还会继续追王俊凯吗?”记者问道。
周爽害羞地点点头,默认了这一说法,不过她郑重其事地告诉记者:“毕业后,自己的重心会是生活,不会再如此狂热地追星了。至于小凯,始终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载体。”
感谢耐心阅读,请顺手点下“在看”
关于本文
作者:周慧娴
来源:锐公司(ID:shangjiezz)
版权:版权归原作者及其原创平台所有。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锐公司”是《商界》杂志旗下重点打造的优质内容平台。致力于记录时代企业、传播经营智慧、探究商业本质、透视商界人生。你憧憬中的成功在这里将演绎得千滋百味。
BUSINESS
《商界》杂志编辑部出品
公司报道 | 品牌传播 | 投稿合作
请添加微信gaigaiorsky
商 务 合 作18680896255
◣点击阅读原文,下载商界APP

本文地址:http://www.wahonge.com/7705.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生肖属相婚配网的公众号,公众号:未知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