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老律师:看深圳法治建设四十年沧桑巨变|七地七十载·天同深圳

2020-06-13 10:00 

回眸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法治之光熠熠生辉,这是几代人的上下求索,亦是他们的寸草之心。一直以来,天同乐于参与打造一个更加公平正义的法律生态圈,值此祖国七十之际,我们试以七个“天同之城”的沧海桑田,白描中国法治进程的变迁,以尽天同寸草之心。
小饼干最近认识了个老律师,叫作吴慈仁,今年七十了,在深圳当了三十多年的律师。自1979年律师制度恢复重建以来,吴老算是作为深圳第一批律师,见证了深圳法治建设四十年来的沧桑巨变。当小饼干问起吴老执业那么多年来最深的感受是什么,吴老感慨万千:“现在深圳律师(执业)的环境是越来越好了哟……”
律师制度改革
打破律师职业的“铁饭碗”,把律师赶到市场经济的大海中
1959年,律师制度被取消,我国律师制度经历了长达20年的空白状态。直到1979年,律师制度才恢复重建。听吴老说起这段往事,小饼干满是新奇:在此之前,小饼干从来都不知道原来律所最初不叫律所,当年律师竟然还算个公务员身份。
1980 年 8 月,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律师暂行条例》,规定律师执行职务的工作机构是法律顾问处。同年 10 月,深圳市法律顾问处成立,当时全市仅有3名在职律师,1名兼职律师。
那时,全国的律师都在法律顾问处工作,外商要找律师咨询的时候常常有些摸不着头脑——没有律师事务所,该上哪里找律师呢?
1983年7月,“深圳蛇口工业区律师事务所”成立,这是全国首家挂牌称为“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执业机构,实现律师执业机构名称与国际接轨,大大解决了外商的烦恼。这不仅仅一个名称的改变,更是外界对律师行业、对律师定位认知的改变,标志着中国律师业一个新纪元的开始。随后,深圳律师顾问处也更名为深圳市律师事务所,并在全国普及开来。
不过,仅有名称的改变还远远不够。吴老说,当时开办律师事务所可是需要有国家编制的,所以当时的律师事务所都是国资律师事务所,属于事业单位,律师都是“吃皇粮”的国家工作人员。律师的办案收入约60%按律师的级别作为工资发给律师,剩下的收入则上交司法局,颇有些计划经济的意味。
在市场经济迅猛发展的时代背景下,为了充分调动律师开拓业务的积极性,深圳在律所体制方面进行了大胆革新。
1984年1月,“深圳特区经济贸易律师事务所”成立,这是全国首家从事不纳入国家编制、实行自收自支、自负盈亏的律师事务所。不过,尽管突破了开办律师事务所需要国家编制的限制,但律师还是“国家干部”,分配方式还是“吃大锅饭”,并不能有效调动律师的积极性。为了打破这一僵局,深圳借鉴了香港和国外律师事务所合伙制的成功经验,促成了全国首家合伙制律师事务所——段武刘律师事务所的成立,只需缴纳律师事务所的年检注册费,其他业务收入自行支配,这一组织形式在全国律师行业引发了广泛关注与热烈讨论。1989年6月,全国首家个人律师事务所——深圳市李全禄律师事务所成立,进一步丰富了律师事务所的组织形式。
1984年1月2日,深圳特区经济贸易律师事务所成立
(图片来自深圳律师协会“口述历史 深圳律师业回顾与展望”专题:《为律师执业机构“正名”》一文)
不过,尽管开创了新型律师事务所组织形式,市场上大多数律师事务所还是公办的,合伙制律所与个人制律所并未得到很好的推广。1993年,时任深圳市司法局局长邹旭东积极推动律师制度的全面改革,300多名律师被赶到市场经济的大海中去游泳,吴老就是其中一员。1995年2月,深圳出台了全国第一部律师行业地方性法规——《深圳经济特区律师条例》,全面推进合伙制模式。值得一提的是,这部条例是全国第一个关于律师行业的地方性法规,规定了律师执业、事务所的管理、建立行业协会等内容,为我国《律师法》的出台提供了宝贵经验。
到了今天,“国资所”逐步退出历史舞台,合伙制律师事务所成为了最重要的律所组织形式。“深圳蛇口工业区律师事务所”后于2002年、2007年两次改制,由合作制律所改为合伙制律所,其发展变迁也正是中国律师行业发展的一个缩影。深圳在全国律师制度恢复重建的进程中大胆尝试,勇于创新,积极推动律师制度改革,充分调动深圳律师执业的积极性,满足了深圳法律服务市场多元化的需求。
法院环境改善
智慧法院为律师提供更多的便利
1979年1月,深圳建市,3月成立了深圳市人民法院,成立之初,全院干警仅56人。1982年1月,建立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下辖罗湖区和宝安县人民法院,深圳法院建设进入了新的阶段。
谈起过去的法院,吴老笑着说:“那跟现在肯定是没法比的咯。”成立之初,深圳中院在罗湖区红宝路的三排平房中办公,左右为办公室,中间为审判法庭。1984年,搬至位于红岭中路15号的深圳中院办公大楼。1999年,位于彩田北路6003号的深圳中院审判大楼正式启用,共设大、中、小审判法庭32个。
深圳中院办公地址的变迁与办公环境的的变化
(图片来自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微信公众号:《【鹏法·变迁】一组照片,重温深圳中院的时代交响》一文)
审判法庭的变化也是巨大的,从最开始的几张桌子板凳,到现在新兴技术的运用,日趋完善的法庭环境为法官、当事人与律师提供了更便利、更舒适的庭审体验。今年4月,深圳中院知识产权法庭开创性地将3D扫描技术应用于证据展示,解决了知识产权案件审理中证物因过大或过小而难以移交和庭审认定的问题,法官及双方当事人可以直接在电脑上从各个角度查看证物的细节,为庭审证物的展示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深圳中院审判法庭的发展变化
(图片来自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微信公众号:《【鹏法·变迁】一组照片,重温深圳中院的时代交响》一文)
庭审之外,依托“创新之城”的技术优势,深圳法院还在立案、执行、送达、调解等多方面引入新兴技术,不断用创新书写司法为民的新篇章,真正实现司法服务的高效便民。例如,2010年8月,深圳中院建立 “鹰眼查控系统”,作为全国首家实现网络查封、冻结、扣划一体化的信息化执行工作平台,对被执行人和财产进行多方位立体查询、控制,确保当事人胜诉权益及时兑现。
2015年12月,宝安区人民法院推出的全国首家“24小时自助法院”,在自助服务终端操作区提供立案诉讼材料扫描上传、缴费、查询案件信息、庭审公告、打印法律文书、法官预约、预约阅卷等7大功能。
2017年9月,在微信已成为人们日常必不可少的通讯工具的背景下,深圳中院联合有关技术公司开发的深圳法院微信送达平台在盐田区人民法院率先上线运行,这是全国首家结合微信人脸识别技术实现微信送达的电子平台,精准的微信消息推送技术及电子签章技术,为当事人及代理律师签收电子送达文书、获取案件办理进度等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智慧法院:法官在“深融·多元化平台”开展线上调解
(图片来自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微信公众号:《【鹏法·变迁】一组照片,重温深圳中院的时代交响》一文)
“这在以前,我们哪里想得到哟!”作为老一辈深圳律师,吴老说起深圳法院的发展与变化时,满脸都是骄傲与自豪,给出“敢想”“敢试”“敢为天下先”的高度评价。
法院制度改革
深圳经验为我国司法改革提供有益探索
“改革是深圳的根,深圳的大胆与创新是写在骨子里的。”吴老如此说道。特别是在审判专业化、司法公开、破产审判等制度改革的道路上,深圳积极探索,为全国法院系统提供了宝贵经验。
为适应社会分工日益精细化、案件类型日益多样化、复杂化的情况,深圳法院全面开启法院审判专业化的先河,先后成立了全国第一个经济纠纷调解中心、全国第一个专门审理涉外、涉港澳台经济纠纷案件的经济审判庭、全国第一个房地产专业审判庭、全国第一个破产案件审判庭,全国第一个速裁法庭、全国第一个劳动争议审判庭。通过科学设置专业审判机构,细致划分审判职权,深圳法院在全国率先形成分工明确的专业化审判机构设置模式。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让合适的法官审合适的案件,不仅能优化司法资源配置,提高审判的质量和效率,还有利于统一裁判尺度,为当事人与律师对案件结果的预判提供一定的参考。
1988年,法官在经济纠纷调解中心调解案件
(图片来自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微信公众号:《【鹏法·变迁】一组照片,重温深圳中院的时代交响》一文)
在司法公开方面,深圳也一直走在全国前列。作为最高人民法院确定的全国首批司法公开示范院,深圳中院出台了一系列关于司法公开的规定,全面完善和细化了司法公开的范围、内容和程序,建立裁判文书上网、法院开放日、新闻发言人等重点配套制度。2011年6月,深圳中院首次进行网络庭审直播,搭建了公众参与、司法公开的新平台。2012年9月,罗湖区人民法院在全国基层法院率先启用具有实时播报功能的执行公开网,全程公开案件执行情况,提高了执行的透明度和推进力。2016年,深圳中院在全国首创破产信息网络公开平台,极大保障了社会公众对破产审判工作的知情权、参与权和监督权,是司法公开领域的又一创新举措。
自1993年成立全国第一个破产案件审判庭以来,深圳中院在破产审判工作中也充分发挥了“敢想”“敢试”“敢为天下先”的精神,为我国破产审判工作及法律制度提供了有益探索,为各地法院提供了经验借鉴。第一,在全国首创管理人准入、分级管理和考核制度,有效敦促管理人不断提高专业水平。第二,在全国首创预重整模式,指定管理人在有关当事人提交重整申请后、重整程序正式启动前积极介入,有效提高重整成功率。第三,在全国首创系统规范的“执转破”模式,并成立了全国第一个跨立案、破产和执行三个机构的执转破合议庭,专职负责审查执行执转破案件,“执转破”的深圳经验得到了最高人民法院的高度肯定。
2017年12月22日,深圳中院通过其首创的破产财产跨境网拍模式成功拍卖波音747飞机
(图片来自深圳新闻网:《深圳法院年度十件大事:翡翠航空破产在线拍卖波音飞机入选》一文)
结语
吴慈仁,意即“无此人”,吴老虽是杜撰,但深圳法治建设的点滴绝非虚构。
1979年建市,1980年设立经济特区,从“深圳速度”到“创新之城”,深圳这四十年来改革开放的步伐铿锵有力,而这离不开法治建设的保驾护航。仔细梳理深圳法治建设的历史,我们会发现,深圳不仅是改革开放的排头兵,也是法治建设的先行者。无论是大胆创新、勇于探索的开创性实践,还是改革试点中的有益探索,深圳为我国多个领域的立法工作提供了启发,也为司法改革工作提供了宝贵经验。
2017年,深圳提出建设“法治中国”示范城市的战略目标,明确要把法治作为城市未来发展的核心竞争力,坚持一流质量、一流标准,建设更高水平的法治政府,营造更优的城市法治环境,培育更强的社会法治观念。2019年8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再次赋予深圳新的使命,要求深圳建成现代化国际化创新型城市,成为法治城市示范。相信“敢想”“敢试”“敢为天下先”的深圳,定能通过不断创新持之以恒地为我国法治建设贡献智慧与力量。
作为中国司法制度的一次重大创新,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巡回法庭于2015年1月落户深圳,实现了重大行政案件、跨区域民商事案件就地审理。随后,专注于解决重大、疑难民商事案件的天同迅速调整全国战略布局,于2017年在深圳第一高楼——平安金融中心设立深圳分所。两年来,天同深圳分所充分享受深圳法治建设的红利,以深圳为中心为客户提供了专业、优质、高效的法律服务。未来,天同愿与各位同仁一道,继续为深圳法治城市示范的建设添砖加瓦!
?
如果想更加了解深圳法治建设进程,小饼干推荐大家看看中共深圳市委政法委员会编写的《深圳法治建设大事记:1979-2017》哟~
参考文献:
[1]中共深圳市委政法委员会编:《深圳法治建设大事记:1979-2017》,法律出版社2019年版;
[2]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微信公众号:《【鹏法·变迁】一组照片,重温深圳中院的时代交响》;
[3]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微信公众号:《【鹏法·变迁】先行先试,深圳法院全面深化新一轮司法体制改革!(上)》;
[4]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微信公众号:《【鹏法·变迁】先行先试,深圳法院全面深化新一轮司法体制改革!(下)》;
[5]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微信公众号:《【鹏法·变迁】砥砺奋进,深圳法院奏响司法改革时代乐章!》;
[6]人民法院报:《深圳法院30年司法创新大盘点》,http://rmfyb.chinacourt.org/paper/html/2012-02/28/content_40850.htm;
[7]深圳律师协会官网:《邹旭东:“门外汉”推着律师“下了海”》,http://www.szlawyers.com/info/8e5a079b843f4067849358c8f12adba8;
[8]深圳律师协会官网:《徐建:深圳法律创新的开拓者》,http://www.szlawyers.com/info/ac39a90cd7c347258a0f1112aeded1f3;
[9]深圳律师协会官网:《郭星亚:敢为天下先 时代弄潮儿》,http://www.szlawyers.com/info/c741073ec9b248f483a080dc3172ee73;
[10]深圳律师协会官网:《石岗:深圳律师管理体制改革推动者》,http://www.szlawyers.com/info/5782d6644f7342ebb3245cbd661918ae;
[11]深圳律师协会官网:《陈野:站在深圳律师业发展的每个里程碑前!》,http://www.szlawyers.com/info/d66d310727c54435bedf631e6975a384;
[12]深圳律师协会官网:《张灵汉:特区立法引路人解密<深圳经济特区律师条例>出炉的过程》,http://www.szlawyers.com/info/5f968824a726418b8da873bbb01b5625;
[13]中国普法网:《风雨兼程40载 迎风远航再出发——律师制度恢复重建40周年综述》,http://www.legalinfo.gov.cn/index/content/2019-05/06/content_7849617.htm

本文地址:http://www.wahonge.com/7465.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生肖属相婚配网的公众号,公众号:未知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