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峰会通宵达旦,“难产”的领导人终于浮出水面

2020-06-09 22:03 

全文共3166字,阅读大约需要6分钟
你见过凌晨三点的布鲁塞尔吗?
为了将合适的人送上欧盟的铁王座,欧盟各国领导人们已经连续两天通宵达旦了。
7月2日,无休止的争论终于被按下了暂停键,欧洲理事会定下了初步的四位人选。但一切并没有万事大吉,还要等待议会的批准。
即使这场权力的游戏落幕,大家也心知肚明,撕扯欧洲的游戏仍将持续。
01
提名
从6月30日至7月2日,漫长的会议之后,欧盟各国首脑们终于累了,就新一届欧盟领导班子达成了一致。
欧洲理事会于7月2日发表声明,提名德国国防部长乌尔苏拉·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担任下届欧盟委员会主席;提名比利时首相夏尔·米歇尔(Charles Michel)担任下届欧洲理事会主席,提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担任下任欧洲中央银行行长,提名西班牙外交大臣何塞普·博雷利·丰特列斯(Josep Borrell Fontelles)担任下任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
两男两女、无一人来自中东欧,这很欧洲。
“这是一次完美的性别平衡,我认为这是值得等待的一个结果,”即将离任的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表示,“我真的为这一结果感到高兴——毕竟欧洲是位女性(欧洲全称欧罗巴来自希腊神话中一个公主的名字 )。”
被受关注的依然是欧盟委员会主席,作为欧盟的铁王座,这一职位将掌舵未来欧盟的航向。
现年60岁的冯德莱恩是一名医生和经济学家,是德国总理默克尔领导的基民盟成员,于2013年12月出任国防部长,是德国历史上首位女性国防部长。如果提名获得通过,她将创造多项纪录,不仅将成为历史上首位担任欧盟委员会主席的女性,还会成为52年来首次将担任欧盟委员会主席的德国人。
作为自己手下的人,默克尔免不了要力挺。会后,默克尔表示,在欧洲理事会的投票中,冯德莱恩的提名没有遭到反对。
或许冯德莱恩的确是适合这个职位的,毕竟她是典型的欧洲一体化倡议者。2015年,她曾接受德国《时代周刊》的采访,彼时她就表示,自己的目标是一个更加一体化的欧洲,并希望她的子孙后代生活在“欧洲合众国”。此外,她还表达过对建立欧洲军队的支持,以及对英国脱欧的遗憾。
但这并不意味着冯德莱恩能顺利晋级为正式人选。7月15日,欧洲议会将在第二次全会就冯德莱恩的欧盟委员会主席提名进行表决。如顺利通过,她将获欧洲理事会正式任命;如未能通过,欧洲理事会须在一个月内推出其他人选,直至欧洲议会批准通过。而担任德国防长后的冯德莱恩,表现并不如人意,开支不当、管理不善的质疑声依然存在。
冯德莱恩并没有立即表态,而四名人选中另外一名女性——克里斯蒂娜·拉加德则在被提名后立即宣布,将在提名期间暂时卸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一职。现年63岁的拉加德将成为第一位非专业经济学家出身的欧洲央行行长,也将是第二位领导欧洲央行的法国人。她在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担任法国财政部长。
西班牙则对此次会议中的收获感到自豪。对于博雷利被提名担任下届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西班牙首相桑切斯对媒体表示,西班牙“卷土重来”。
不过,新一任欧洲议会议长的人选仍然空缺,但由于此前欧盟委员会主席等人选迟迟无法敲定,所以该项选举推至7月3日举行。
02
难产
挑灯夜战和无休止的辩论,是这次欧盟峰会的主题。
因为这五个职位有太多讲究。美联社指出,欧盟有28个成员国(包括英国),在挑选领导层时,不仅要考虑的地区平衡,比如东欧和西欧,也要考虑到经济差异,大国和小国,男女性别比例等。
顾大局的默克尔在会后就表示,四位人选无一人来自中东欧国家,各成员国倾向于由中东欧国家候选人担任欧洲议会议长,从而在实现“男女各半”的性别平衡后,维系欧盟领导层的“地域平衡”。
毕竟在前一届的领导班子中,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是卢森堡人,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来自波兰人,而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欧盟“外长”莫盖里尼、欧洲议会议长塔亚尼均为意大利人,美联社称,这个阵容“不成比例地”倾向于意大利。
对于平衡的追求,似乎让人忘了马克龙那句“这一僵局是欧盟的败笔”。
过去一个月,布鲁塞尔见证了这五个职位的一次又一次的“难产”。磋商已经不足以解决欧盟各国首脑之间的分歧了,此前,已有三次相关会议,但每次的结果都是问号。
在上月20日-21日凌晨的会议中,欧盟各国领导人甚至与世隔绝,切断了电话信号,但数小时的谈判仍没能打破僵局。现有的三位候选人,即韦伯、欧盟委员会副主席蒂默曼斯和欧盟反垄断专员维斯塔格,没有一位能够获得超过半数以上的支持。
根据欧盟的规定,欧盟委员会主席的人选需要获得欧盟28个成员国领导人中至少21人的认可,并且获得欧洲议会751名议员半数以上支持。
眼见选举持续无果,在大阪出席G20峰会时,默克尔与马克龙悄悄在私下达成了一致,希望提名现任欧委会第一副主席、荷兰前外交大臣弗兰斯·蒂默曼斯出任欧盟委员会主席。
焦急的不只是默克尔和马克龙。对于欧盟各国首脑而言,如果无法赶在本周新一届欧洲议会召开第一次全体会议前取得共识,议会将可以抛开协议限制,向更多候选人开放竞争,之后的混乱局面可能不亚于脱欧。
只不过,默克尔和马克龙的密谋遭遇了滑铁卢,中东欧国家和中右翼阵营强烈反对,因为蒂默曼斯曾经参与欧盟针对波兰和匈牙利两国政府的法治调查,这导致他在中东欧“树敌”颇多。
CNN分析称,最后达成的提名是“典型的欧洲结果”,是经过几天相互妥协后,艰苦达成的“共识”。选择提名被视为鹰派保守派的范德莱恩,是为了安抚匈牙利强硬派领导人维克托欧尔班。但这一与法德初衷背离的提名,或许会让二者不满,因此,欧洲理事会提名了拉加德,为了拉拢马克龙。
一次近乎完美的平衡就此诞生。
03
撕裂
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副研究员扈大威表示,欧盟机构的负责人还是要体现主要成员国之间的权力平衡,是复杂的权力交换,历来就会比较复杂。其实,现在的结果多少能反映出欧盟主要成员国的关注焦点。
扈大威分析称,以欧央行行长为例,这个角色比较吃重,其对于货币政策的把控将会影响未来欧盟整个经济脉络。目前,从货币政策来看,除了德国是一派外,包括法国在内的南欧国家则对欧元区的改革有很大分歧。而欧央行受德国央行的 影响比较大,所以一般会要求与德国立场比较接近的,而由拉加德来担任欧央行行长,德法之间可能形成了某种默契。
平衡时欧盟选举的关键词,但撕裂却是现在欧洲的关键词。
出现如今的混乱局面,五月的欧洲议会选举逃不了干系。彼时,当时欧洲人民党和欧洲社民党史上第一次失去了多数席位,给了自由派和绿党可乘之机。极右翼势力开始大杀四方。
“这次选举是决定今后欧洲发展走向的重要事件。它关系到欧洲是重走民族国家的老路,还是加强欧洲的一体化发展以应对全球化挑战。”德国之声曾这样评价5月的欧洲议会选举。
扈大威也表示,如今,整个欧洲政治发展,从成员国的角度来看,传统的政治体制受到比较挑战。以前是中左、中右的主流政党轮流执政,这样会让整个体制比较中立,虽然可能有倾向性,但不至于极化。但现在的政治经济形势下,政党拿不出很有效的办法来解决,所以有些政党就剑走偏锋,从极左极右的角度把选票从中左中右的主流政党分离走。所以中左中右也可能会拿一些比较极端的议题来争取选票。
环保议题就是其一,在欧洲议会选举中异军突起的绿党就以关注气候变化为核心。6月21日在比利时布鲁塞尔闭幕的欧盟夏季峰会中,欧盟28国领导人未能就具有里程碑意义的2050年气候目标达成一致,波兰、匈牙利、捷克等中东欧国家对实现“碳中和”并不买账。这些经济发展相对落后的欧盟国家担心,到2050年实现“碳中和”的目标可能会对本国的未来发展构成限制和障碍。
但更为富裕的其他成员国却不愿为其“买单”,帮助这些中东欧国家弥补经济的损失。鸿沟便开始拉大。
“以前为了保持相对平衡,像欧委会主席这种职位,一班会找中小国家来担任。现在是来自德法,好处是可以得到来自德国和法国的更多支持,使得欧盟的各种政策和方案的实施更容易。”此外,扈大威还表示,欧洲议会选举结果出来之后,能感觉到政党政治碎片化的倾向比较明显,需要行动力比较强的欧盟机构来解决现在分歧。
精彩回顾
“南北船”重组,概念股狂欢
取消证券期货寿险公司外资股比限制时间表提前至2020年
商务部:经贸摩擦不是一个筐,什么都往里装

本文地址:http://www.wahonge.com/7246.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生肖属相婚配网的公众号,公众号:未知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