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9家信托公司巨额资金深陷地产漩涡

2020-06-08 18:04 

近日,华融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赖小民被相关机构调查,而一家房地产上市公司中弘股份从去年开始发生资金危机,并且开始重组,重组方港桥集团跟华融集团关系密切,这再一次把中弘的债务危机推向了一个新的阶段。
笔者通过查阅相关公告发现,在中弘股份的债务中,信托公司可能是最大的债权人,超过9家信托公司将近70亿资金借给中弘股份,其中中信信托有35亿的资金以股权的形式投入中弘股份,许多信托公司在债权尚未到期时就进行了资产保全措施,无奈中弘股份债务严重,资产已经经过多轮质押,债务追偿可能将是一个艰难的过程。
38亿的信托资金
2018年3月17日,房地产上市公司中弘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直至公告发布日,不算延迟支付的利息及违约金和诉讼费,该公司及下属控股子公司作为被告的诉讼合计涉案金额为226,857万元,占公司2016年12月31日经审计净资产的23.11%。
其中,信托公司作为债权人的包括:华澳国际信托有限责任公司的12440万元借款逾期;山东省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分公司的20,000万元借款逾期;交银国际信托有限公司的9,954万元借款逾期;华融国际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借款58,000万元未到期,582万元利息逾期;西藏信托有限公司50,000万元借款尚未到期,但是债权人提出财产保全申请,要求提前还款;厦门国际信托有限公司60,000万元借款未到期,债权人申请财产保全;陕西省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49,880万元借款未到期,债权人财产保全措施,并要求提前还款。
这是已经涉诉的以信托公司为债权人的金额,其中涉及到大约7家信托公司的260,856万元资金。
这次公告没有披露该公司在2016年跟中国华融资管管理公司下属的信托公司之间的债务关系。2016年于9月27日,中弘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因归还鹊山龙湖项目前期融资、后续建设、归还股东借款等相关支出需要,中弘股份间接持有的全资子公司济南中弘弘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于9月27日与华融国际信托有限责任公司签署了三份信托贷款合同(金额分别为4,000万元、4,000万元和52,000万元),向华融信托合计借款60,000万元,借款期限均为24个月,借款年利率均为9.5%。济南弘庆以其拥有的位于济南市宗地编号为2014-G060地块的土地使用权及济南鹊山二街区、三街区房产为上述借款提供抵押担保;济南中弘旅游开发有限公司以其拥有的济南弘庆100%股权为上述借款提供质押担保。中弘股份拟为济南弘庆上述借款提供不可撤销的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可能是因为这个债务关系没有进行诉讼,所以此次中弘控股并未进行披露。
其实还有一件本来应该披露的债务诉讼事宜,中弘股份并未披露。2017年4月2日,吉林信托发布《吉信·汇融16号中弘矿业信托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征求意见的公告》,就相关汇融16号信托计划征询投资者意见。
汇融16号信托计划是吉林信托在2017年3月至4月设立,一共四期,合计信托计划规模2.2亿元,用于向中弘矿业投资有限公司提供信托贷款。
该信托计划担保措施包括:中弘股份提供不可撤销的连带责任保证担保;中弘股份相关地产子公司评估价值约4.4亿元土地抵押等,抵押率约50%;公司实际控制人王永红提供不可撤销的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吉林信托表示,由于中弘矿业近期经营收益和利润下降,信托计划还款来源更多依赖于中弘矿业母公司,即信托计划担保方中弘股份的资金支持。因此吉林信托对于中弘股份业绩变化尤为关心。
信托公司应该涉足中弘的资金不仅仅是以上资金,因为这仅仅属于涉诉的债权,还包括股权。
中信信托35亿股权资金
2017年11月16日,中弘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于去年12月底,中弘控股子公司新疆中弘永昌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受让了天津世隆资产管理合伙企业10亿元份额。时至2017年11月2日,除了中弘永昌外,其他合伙人因自身原因选择退出。
世隆资产同时引入新的合伙人,这其中就包括了优先级有限合伙人中信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中间级有限合伙人华融华侨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和华融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中弘永昌为劣后级有限合伙人。根据《合伙协议》约定,中弘永昌作为劣后级有限合伙人出资10亿元。中信信托作为优先级有限合伙人出资35亿元,华融华侨和华融自贸作为中间级有限合伙人分别出资9亿元和6亿元。
同时,中弘股份称,为确保中信信托、华融华侨和华融自贸收回投资本金和获得约定收益,实现投资顺利退出,该公司拟按照约定条件提供差额补足义务。
截至2017年9月30日,(未经审计)中弘卓业的总资产为486.40亿元,净资产为92.16亿元,总负债394.24亿元,资产负债率为81.05%,与同行业公司相比属于正常的负债水平。2017年1至9月经营现金净流入金额为23.9亿元。该公司认为,中弘卓业具有良好的向公司承担反担保责任履约能力。
世隆基金所有合伙人的出资全部完成后,中信信托占世隆基金全部出资的58.324%,中信信托对世隆基金的决议事项同意后方可通过且对决议事项具有一票否决权,中信信托对世隆基金具有实际控制权,为世隆基金的实际控制人。不过在以上公告中,中弘股份并未披露吉林信托申请财产保全一事,当然,中信信托持有的是股权,并非债权。
今年1月31日,中弘股份业绩预告称,由于主营业务收入大幅下降,2017年将亏损约10亿元,而2016年净利润为1.57亿元。中弘股份股权、大股东中弘集团持有的股权等都已经被法院查封冻结多轮,要拿回投资本金和收益非常困难。
因此,信托公司把未来还款的希望寄托于中弘股份的重组。据介绍,中弘股份控股股东中弘集团、中弘集团实际控制人王永红与深圳港桥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公司签署了重组协议,发起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向境内外投资者定向募资200亿元,以此帮助中弘集团盘活资产和偿还债务。
然而,经过多家媒体的调查,港桥集团于华融资产管理公司关系密切,正是通过港桥集团,华融把巨额资金输送给中弘股份,当然这个猜测未得到权威部门证实。近日传出相关部门对华融集团董事长赖小民调查,如果这个猜测为真,则这次重组成功的希望看来将非常渺茫,那么信托公司在中弘股份中大约60多亿的资金就此深陷泥潭。
信托公司迅猛扩张后遗症
近几年,信托公司利用政策对于房地产公司信贷的调控,迅猛扩张,全行业资产规模很快超过保险业,成为金融业老二。而且由于房地产行业风险高,收益也高,信托公司的资金大多来源于银行,只是银行资金的一个通道,但是由于量大,收益非常高,成为暴利行业,但是调控政策持续收紧,中小房地产公司受到冲击,中弘股份就是如此,这导致信托公司的资金风险也暴露出来。
去年年末在信托公司座谈会上,相关监管机构对于信托业未来的发展表示了相当大的担忧和未来强力监管的决心。
监管机构人士说,信托业必须研究如何顺应大势,规范业务经营, 同时如何去杠杆。最近经济工作会议,再次对金融业、金融监管提出严厉批评,面临的压力是空前的,因此,信托公司要充分认识外部环境发生的根本变化。
上述监管机构人士表示,2018年务必审时度势,采取强有力措施控制态势,真正回归本源。再者,2018年监管部门对于不顾全大局,一意孤行的机构保留有足够手段采取措施。目前不仅仅是某家公司的问题,而是整个行业的生存问题。2017年金融稳定委员会成立,制定统一大资管规则,这只是最低要求,寻找行业间的最大公约数,各资管板块将采取更加严格的措施。

本文地址:http://www.wahonge.com/7173.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生肖属相婚配网的公众号,公众号:未知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