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与知识产权保护三大命题,你知道吗?

2020-06-07 11:47 

在2019中国知识产权保护高层论坛期间,“人工智能”与知识产权保护的结合引起了与会者的高度关注与讨论。知识产权制度伴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应运而生,也随之与时俱进,互联网的蓬勃发展,也让人工智能的发展势不可当。
  
在过去的一两年中,人工智能和大数据以及与其相关的知识产权保护话题引发了学术界、产业界和理论界的广泛热议,人工智能所生产的内容是否具有保护的价值?该如何进行保护?面对人工智能时代的新课题,如何探索知识产权保护新规则?中国出版传媒商报记者特别聚焦人工智能的生成物保护、人工智能对于知识产权的作用力以及知识产权法律体系在人工智能时代的重塑3方面话题,探寻人工智能与知识产权保护之间的“磁场作用力”。
 
01
人工智能的生成物是作品吗?
人工智能将“由人类解决问题”转化为“由人造机器解决问题”,例如计算机等,在这一过程中,人工智能生成的内容是否为作品?全国政协常委、中国科学原副主席张勤认为,人工智能产生的作品本身不具有版权,因为它不是由人创作的,但是产生的数据除外。腾讯法务总监刁云芸也认为,当个体信息汇总形成大数据的时候,这些数据将受到保护,权益也应该归属于平台方。聚焦受到保护的数据,主要有以下4类,第1类是用户个人信息;第2类是用户发布的信息,例如用户上传的对商户的评价,包括环境、服务和价格等,这些形成的大数据信息就是保护的对象;第3类是平台通过自采数据形成的大数据;第4类是衍生数据,对信息进行了大量的分析和加工之后,形成的具有商业价值的数据集合。
  
02
人工智能对于知识产权有何作用力?
据北京字节跳动公司知识产权法务总监吴林介绍,在科技的助力下,平台上越来越多的用户作为知识产权内容创作者,生产了更加丰富多彩、可供欣赏和传播的内容,开启了一种新的生活模式。人工智能不仅丰富了用户的生活,还与知识产权碰撞出不少“火花”。
  
人工智能让司法应用智能化,方便维权。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万勇说:“互联网出现之后,由于作品通过互联网易传播,且数量大、速度快,如果是按照传统的公共执法方式进行,有限的行政资源和司法资源不能很好地应对。针对知识产权案件大幅度上升、批量案件比较多的特点,北京互联网法院深化“人工智能+大数据+城市解构”为突破口的新技术研发,通过材料的升级,以及智能软件的推送和开发,持续推进了知识产权审判的体系和审判能力的现代化。北京互联网法院院长张雯透露:“目前已经开发出智能自动生成机,有6类案件完成了带有人工智能技术和原理的开发,这样一个弱人工智能的技术,实际上帮助当事人完成了4万次起诉状的撰写,实实在在方便了当事人。”
  
人工智能促进知识产权发展与时俱进。人工智能充分挖掘了知识产权大数据里的信息价值。国家知识产权运营公共服务平台副总经理马天旗提出,人工智能够催生高质量的知识产权创造,例如最基础的人工智能芯片、智能传感器,基于人工智能的平台或系统,以及基于应用场景创立的、更具生产价值的人工智能的IP。值得关注的是:“我们已经有很多可以挖掘知识产权大数据的工具,例如分析‘知识发现’的专利工具,以及专利布局态势的高清地图;人工智能提升知识产权运营的效能,提高知识产权供给侧的质量,同时,也可以帮助技术需求方做到精准推送与匹配。”
03
如何应对“知识产权法律体系”在人工智能时代重塑?
人工智能需要法律保护。据了解,欧盟新出台的数字单一市场版权指令中,增加了所谓义务性的过滤机制,从以前任何人可以在互联网自由上传作品后被认定是侵权,才会发出通知、要求删除的移除机制,进化到现在通过自动过滤技术,可能使得作品没有机会上传。马天旗指出:“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改变了传统的通知移除制度的法律框架,通过搜索去发现侵权作品的责任,通过自动过滤机制把责任转嫁给了网络服务平台,这虽比以往更加成熟,但是可能会存在更多滥用的风险。”
  
针对如何规范数据商业化利用,新浪互联网法律研究院秘书长王磊说:“进入大数据时代,数据巨大的价值逐渐为人所知,其中尤以个人数据的价值最为突出。”张勤说:“加工后的数据最值钱。”他建议知识产权管理体系建立一套监管体系,防止无意识和潜意识使用他人加工之后的数据。王磊则对此提出了五点建议:一是充分尊重用户,保障个人信息权益;二是数据的收集和使用应当遵守现有商业秩序;三是充分尊重平台在数据收集中的权益;四是建立数据追溯和共享机制;五是技术中立应当具有合理边界。刁云芸也表示,首先基于平台的经营、投入、成本付出而积累、形成的具有市场价值,可以给平台方带来市场竞争优势的合法海量信息,均应给予平台权益保护。第二,开放平台为了共享数据的安全,保障用户合法权益不被侵害而制定的开放平台协议,以及相关管理规范接入开放平台的开发者应当普遍遵守。第三,接入开放平台的开发者,未经平台授权或者违反平台相关协议和规范进行的违法使用和抓取,应当构成不正当竞争。
  
司法应当发挥应有作用。张雯说,随着科技高速发展,人工智能产业发展需要法律进行规范,互联网法院应严格保护知识产权,实施服务创新驱动发展的战略,主动引导产业发展。更加重视技术和技术的标准,更加重视技术的应用和应用规范,也会加大与监管部门的交流,把握、理解时代发展,同时司法作为最终的裁判,要体现出保护创新、保护产业、保护权利的价值判断和走向,以严谨治学和公平正义应对人工智能时代的挑战。
  
变现是建立知识产权保护意识的重要突破口。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创新与竞争研究中心主任陶乾表示,在现有的法律体系之下,人工智能程序和人工智能程序设计本身不可作为主体,应当是由开发者和使用者进行约定,没有约定的应是程序的使用权人,当然权利的行使一定要受到一定的限制,保护期也应该短于一般邻接权的保护期。汇桔网董事长兼CEO谢旭辉表示,保护很重要,保护是前提,但是归根到底,如果能够让创新、创意、成果有可以变现的渠道,那么知识产权保护的全民意识就不是问题了。当法律没有改进,如果要完善法律出现的利用算法进行执法的情况,万勇认为可以从3个方面预防:一是要求使用自动过滤技术,或者通知移除的权利人,构建一个合理的算法设计;二是不要披露算法设计,因为算法设计对于很多网络服务平台而言,都是商业秘密;三是注重事后的监管,如果发现了相关问题,可对其进行一定的处罚。
记者江海
推荐阅读
? 渠道变多、爆款变少、新品上量难,出版社咋办?
? 营销编辑的职业焦虑和自救
? 教育部通知:中小学教材不得夹带教辅二维码
? 出版质量管理的痛点、难点与支点是什么?
? 书店多元经营如何提升“成活率”?

本文地址:http://www.wahonge.com/7094.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生肖属相婚配网的公众号,公众号:未知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