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归去黄山,有你向往的生活

2020-06-06 00:54 
说起徽州黄山,与我还算有些渊源。我的祖籍是在安徽黄山脚下的休宁,应该是小学的时候,曾经跟随家里的二伯和两个哥哥一起回过这座小镇。
当年交通还十分不方便,车辆不能直接行驶到村子里,必须得靠双脚步行穿过坑坑洼洼的山路和一条窄窄的木桥。
那个夏天的记忆有些恍惚,但依稀记得住在不知道哪个远方亲戚的新房,和两个哥哥在村口的河水中游泳,在黄昏的落日时分往溪水里扔石头、在雨中艰难的登上黄山,二伯走不动,还是我搀扶着他下山。
这些回忆的片段构成了我对黄山和徽州的印象,没想再次遇见这片土地的时候竟隔了20年。此番回归故里黄山,那儿依然有着我向往的生活。

老话说,“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但其实游览黄山,看的还真不单单是一座山,深藏周围的隐世村落才是古徽州的精髓所在。
杭黄铁路的开通,使得杭州到黄山的时间缩短到了2个小时,也使得长三角地区前往黄山的交通便捷了许多。
这是一条横贯浙杭与安徽黄山的跨线铁路,期间还贯穿了富春江、新安江、千岛湖等数个风景旅游名胜地,因而抵达后游览徽州黄山一带的最好方式,我还是首推自驾。
宁静的木雕艺术天堂——卢村
抵达黄山北站已是下午,安顿好之后,我便抓紧前往第一个目的地——卢村。
卢村距离黄山北附近大约60公里不到的路程。顺着205国道再转入218省道行驶,1个多小时便可以到达。在这条非常出名的省道上,不少古村落星罗棋布,比如五里村、奇塑湖、卢村、塔川、木坑竹海等。这些被这条最美省道串联起来的古老村镇,有些至今还保留着完整的原住民生活形态。
此行出发前正值南方大雪,起点杭州也在几天前披上了银装,到达黄山动车站的时候发现当地雪已经化完,还有些怅然若失。
没想到在省道行驶了不久,车窗外便飘起了雪花!虽说218省道最出众的是秋色,但在冬雪中与她相遇,倒也是别样的体验。
一路开开停停,大约下午四点多,我抵达了要下榻的黄山悦榕庄。之所以选择这儿,有两个原因,一是悦榕庄与卢村有些相似的神韵,踏入酒店大堂就可以感受到这里避世宁静的气息,透过大堂的玻璃窗,或者站在公共阳台,你都可以看到卢村;若朝左眺望,则可遥看宏村。
换言之,不用走出酒店,你就可以把整个村子和背后素雅的山景尽收眼底。

第二个原因就很简单了,悦榕庄离卢村非常近。从悦榕庄驾车出发前往卢村,大约7-8分钟的路程即可到达,酒店也贴心地赠送了2张卢村的门票。
由于是冬天,黄山地区日落较早,天色已经暗下来。我决定不再走远,转而选择在酒店的庭院中散步。
白墙、青瓦、马头墙,这些徽派建筑元素运用在庭院之中,与周边环境融为一体,俨然是个徽式村落。
第二天用过早餐之后,便驱车前往卢村。卢村古民居群为清道光年间四品朝议大夫卢帮燮所建,而去卢村,看的就是木雕群楼。在村口,无论你向哪位村民询问起木雕楼的位置,他们都会把你引向保存最完整,雕刻最精细的志诚堂。
循着指引的方向漫步而行,一路上细细打量这座典型的徽州乡村,漂亮异常的徽派建筑,幽静怡人的小桥流水,俱是滋味。
可能是昨晚雪刚停的缘故,晨检的薄雾轻轻笼罩着这片村寨,混以袅袅炊烟,神秘而又朦胧,加之冬天的卢村人烟稀少,更有世外桃源之感。卢帮燮早年经商,家富百万,当时被人称作卢百万。拥有丰厚的财富之后,他便雇佣了徽州著名木雕工匠,耗费20年时间,精雕细刻,建成木雕楼志诚堂,作为卢百万的大房、二房与父母合住的地方。
与昔日辉煌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如今的木雕楼只留下一对老夫妻在照看。探访时,我只遇见了老奶奶,老人家与我们这些外来客滔滔不绝地聊了起来。
可惜老人口音比较重,很难完全听懂,依稀只晓得是在讲述木雕楼和先祖们当年的辉煌。老人目前的日常起居也都在志诚堂中,堂中陈列的生活用具也是他们生活状况的真实写照。
碧山村——桃花源中的乌托邦
尚在大学学习美术的时候,我曾听说过“碧山计划”的名字,这也就是碧山村的由来——
2011年由几位知识分子发起的“碧山共同体”计划名噪一时,这一计划试图通过知识分子、艺术家下乡与当地农村的农民们协作的方式,提供一种新的乡村建设思路。
碧山村距离宏村不远,自驾30分钟即可到达,乍一看,是个极平凡的村子。
在村口停好车,步行5分钟便抵达了隐藏在村中的书店——碧山书局。它由一座具有二百年历史的祠堂改建而来,有着和徽派建筑一样的围合式院落,高墙封闭,马头翘角,泥土垒叠而成的土墙,在岁月的洗礼下显得斑驳陆离。
祠堂中陡峭的楼梯和狭窄的走廊通向更为静谧的书局二层,这里陈列的多是外文书籍,望向窗外,可以看到整个天井,远处清晰可见绵延的黄山山脉。

旁边的牛圈咖啡馆,昔日的牛栏,被化腐朽为传奇,成为一个极具乡村特色的咖啡馆。
客人在此小憩可以欣赏到老物件、墙上的农家风俗画,还可以点上一杯咖啡享受岁月静好。

逛完书局继续往村子核心走,就来到了碧山工销社。
这是一座由村子里60多年老供销社改造的建筑,完整保留了老工销社的柜台、橱柜的形式感。青色泛旧的木橱窗,令来自都市的人产生莫名的怀旧和亲切感。在店里还可以围着炭炉沏上一壶茶,吃个烤地瓜,惬意非常。


烤橘子
工销社的内部还设有展览区域,据说是日本畅销设计大神长冈贤明团队深入日本的47个都道府县,挖掘挑选出当地富有当地个性的产品。
陈列展品中不乏普通的工艺品和现代的工业品,按照物品的源来,按日本地理分布,从最北端的北海道到最南端的冲绳依次排开。
由于即将前往冲绳旅行,我特意看了一下冲绳的陈设。不出所料,琉璃工艺高度发达的冲绳代表产品果然是一只玻璃杯。

听到店员说晚上6点在书局会有难得的黄梅戏的演出,我不禁有些好奇:咦?黄梅戏不是湖北的吗?
带着疑惑询问下才了解到,祭祀、赶集、社戏依然是这里村民的重要活动;源于湖北黄梅县的黄梅戏,清道光以后流入安徽,反而在徽州发展壮大,也成了碧山村民不可缺少的文化娱乐。


在徽州的烟雨中,这场非专业的黄梅戏演出令我感慨起这些“演员”们对爱好的恒心。
参加演出的演员都是来自碧山村或者附近村落的爱好者,从编排到出演都由自己负责完成,就像他们自己开场说的那样,不求多专业,只为有一个舞台施展自己的才华。
虽然都是爱好者,但一招一式同样舞得有板有眼,一词一句唱得字正腔圆,引来阵阵掌声。演员们轮番上阵,在场所有观众亦深深地沉浸在这场极具地方特色的文化盛宴中。
登黄山——同云海、奇松、怪石开派对
依稀记得,我在20年前曾登过黄山,当时完全靠徒步登山。
此行带着父母,考虑到二老体力有限,所以我们决定由索道上山,并在黄山顶上过一夜。一来是比较省力,二来是住在山上才能保证看到日出日落。
由于黄山上天气多变,且日夜温差较大,一次性登山雨衣、脚套和厚外套都必不可少。另外也可以携带一些巧克力等补充能量的干粮。

顺着218省道回到国道上,一个多小时就来到黄山脚下,所谓黄山风景区的南大门就在这个叫汤口的镇上。
这里是黄山旅游人群最为集中的地方,大多数游客都会选择从黄山的南大门上山。
由于安全的考虑,黄山是不允许自驾上山的。在南大门景区的入口出设有停车场,供自驾游客停车。一晚上的费用大概在几十元左右,还是比较合理的。

在指定的区域等待不一会儿,景区的大巴景便来接我们了。一般可以选择前山或者后山(云谷寺)上山,而我们这次是选择后山来回。
云谷寺索道会直接将游客送到黄山景点集中的区域,在这里你也会和步行上山的游客交汇。云谷寺索道口同时也是黄山门票的售卖的地方。另外有一点福利:如果携带杭黄高铁的门票或者购票信息,可以享受黄山景区门票打折的优惠。

乘上索道,云和雾围绕在山前山后,山的容颜也被遮盖地严严实实,让人琢磨不透。


当海拔慢慢升高,抵达索道终点白鹅岭的时候,视野渐好。放眼望去,云雾中的山色如同国画般展现出来。




说到黄山山上的住宿,酒店就那么几家。一般游客都会在北海、西海、狮林这几家中挑选,因为从这些酒店出发前往观看日落最佳的丹霞峰十分方便,步行十来分钟即可。第二天想去光明顶看日出也不能算很远,步行40多分钟。
此行最想见的便是黄山鼎鼎大名的日落和云海奇观。据说黄山一年365天只有51天可以看到云海,不过我上山的前夜刚下过雪,从理论上说,邂逅云海的几率会大大增加。

一下索道就看到的黄山松鼠,引得路人停下纷纷拍照,小家伙没有一点害怕的样子。


从索道前往住宿的酒店,带着父母走不太快,但基本在一个小时内就可以到达,途中经过一些景点,印象比较深刻的是这株巨大的古老松树,被称为黄山十大名松之一的黑虎松。在酒店稍事休息整顿,刚才一路白茫茫的阴天突然透出了金色的光芒——终于出太阳了!这意味着幸运之神眷顾了我,我可以看到当晚的日落了!

此后我们动身前往丹霞峰,一路上都是去看日落的游人。沿途风光在落日余晖的照射下非常迷人,虽然从酒店到看日落的地点路途确实不长,但由于都是上坡路,且背着沉重的拍摄设备,多少还是还算有点辛苦,不过一心想着绝佳机位,倒也顾不得疲劳了!

事实证明,一切辛苦都是值得的。眼见落日的光影慢慢洒在白雪之上,我只觉心潮澎湃,得见此景,才真正理解中国古代绘画艺术,尤其是水墨写意山水。
落日的红色光晕让云海和天空融合在一起,看不到边界,就当你还在沉醉的时刻,天色也就渐渐暗淡了下去,除了按下快门,这种极致的美已经无处可追寻。




山峰在似海非海的云雾中互相幻化,意象万千。
宏村——浮生若梦,烟雨徽州
宏村可算是徽州古村落中最为出名的一个,拥有近900年历史的它享有“画里乡村”的美誉。典型的徽派建筑风格和秀美的风光,使其成为各大美术院校写生的首选之地。
作为曾经的美术生的一员,我在高中和大学时期先后两次来过宏村和西递写生,因而这一次也算是故地重游了。从黄山原路下山, 经宏村池塘,沿途树枝上片叶不留,只余下枯枝肆意的向天空伸展,好在远有薄薄的云雾围绕着青黛色的群山,比之前经历的“白板天”要好看不少。
小桥对面的建筑,灰白的墙,屋檐下的红灯笼,倒影在水面上,一副徽州山水画的景象。
既然到了宏村,自然不能错过徽州的美食,于是我们找到了一家当地饭店。毛豆腐、臭桂鱼这样的“网红”选手自然首当其冲。毛豆腐,顾名思义,就是长毛的豆腐。听起来颇有些让人“闻风丧胆”,乍一看确实卖相比臭豆腐难看,也的确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毛豆腐的口味,不过我倒是觉得口感独特,浓郁中带着一些刺激的酸味。
臭桂鱼是徽州菜的代表之一,初次见到的人不敢下筷,因为桂鱼会散发出似臭非臭的浓烈气味,叫人有点担心。但只要你能不在意臭味,勇敢下箸,就会发现鱼肉的鲜美滋味。
蕨菜也是当地炒菜很常见的一种。


月沼的红灯笼在每个黄昏来临时,都如约亮起,这里是宏村,是我阔别多年重新遇见的水墨村庄。
此次黄山之行,寻访到古徽州不同的侧面。卢村的自我意识,宏村的温润秀美,碧山村的文艺独立。
在这里,自然界的一切使得一切都更近乎原生态,古镇无法被现代取代,传统无法被潮流取代,在我看来,这是一种文明的交融。
驱车于古城之上,路上看到的是心安理得的村民,也看到了原住民中存在自我个性的人们,这一刻我甚至认为自己是属于这里的,毕竟这里的一切,终将归属于自然。


本文刊登于《财富生活》杂志3月刊
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wahonge.com/7003.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生肖属相婚配网的公众号,公众号:未知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