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号学术 | Facebook内容核查两年有余,现状如何?

2020-06-06 00:31 
作者:Daniel Funke; Alexios Mantzarlis
来源:Poynter
时间:2018年12月14日


1号按


自2016年12月起,Facebook便致力于打击虚假信息,与独立事实核查机构建立合作伙伴关系。究其根源是在美国总统大选期间,其未能对虚假新闻的泛滥进行有利监控与管理。但一直以来,虽然Facebook公布了其在事实核查方面的合作关系,但对于核查的进程和取得的成果,并没有提供足够的信息。
为了更好地了解Facebook打击虚假信息的成果,本文调查了其现有的19个事实核查合作伙伴,对其进行了调查采访,进而提供了之前没有被详细报道的事实核查进程的相关内容,同时引入对Facebook与事实核查机构的合作伙伴关系及事实核查未来发展的思考。


图片来源:AS English
在2016年12月15日,Facebook做出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决定。就在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嘲笑假新闻在他的平台上泛滥这一说法的一个月后,公司宣布其需要事实核查,并转向独立事实核查机构寻求帮助。
合作的前提是很有前景的,独立的事实核查员可以访问Facebook的仪表板,在那里他们可以看到被用户标记可能错误的帖子,他们会对这些帖子进行事实核查,而一旦某个帖子被证实是虚假的,其在News Feed中传播的范围会被缩小,同时相关的事实核查结果会被列在消息下方,以通知分享该消息的用户。图片来源:Social Barrel
Facebook的第一批合作伙伴之——Factcheck.org的主管尤金·基利(Eugene Kiely)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这个项目在2016年12月被宣布的时候,并没有足够的规划。将可疑内容通知事实核查人员的方法十分原始且不是非常有效。并且直到2017年中,我们才为该项目筹得资金。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工作已经有了极大的改进,并且还将有更多的改变,所以在这一点上,这是非常有价值和产生了预期效果的伙伴关系。」
自这个项目推行以来,Facebook将其作为打击虚假信息的基石。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和首席运营官谢丽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都在国会的证词中提到了这一点。项目已扩展到24个国家的35个合作伙伴。事实核查员说,这有助于他们拥有核查的权利,一些估算发现现在平台上的虚假信息比两年前有所减少。
但是关于Facebook的事实核查项目在实践中究竟取得了怎样的成果,还有很多东西需要了解。尽管公司已经分享了关于合作关系更多的细节,但其合作结果的详细数据尚未具体化实现。
为了更好地了解Facebook打击虚假信息的结果,我们对现有的19个事实核查的合作伙伴进行了调查,分析了一些Facebook年度最佳故事,并且接触了超过35位对Social Science One有兴趣的学者。(Social Science One是一个可以为事实核查的研究者提供Facebook数据访问权的机构。)
我们发现,尽管事实核查者们普遍同意该项目是积极的,但仍然有许多工作需要做。
事实核查员们的真实想法


有权访问Facebook虚假信息观测仪表板的事实核查机构是多种多样的,从国际新闻通讯社,例如法新社,到非政府的事实核查机构,例如阿根廷的Chequeado。Facebook目前的事实核查合作伙伴中有19位回应了我们的匿名调查,占总数的一半以上。 我们并不认为他们可以代表整个群体,但他们的回答提供了一个先前未被充分报道的关于事实核查者如何看待他们在社交网络上工作的观点。图片来源:MediaShift
受访者的回应表明,事实核查者已经标记了成千上万个错误或误导的内容链接,他们对整个合作关系持谨慎的满意态度——但并不认为这改变了游戏规则。并且他们之间达成的共识是Facebook在与公众分享信息方面应该做得更多。
事实核查者们各自标记的虚假信息数量之间有很大变化,从少于50到超过200个。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这些伙伴关系持续时间的不同,一些事实核查者自2016年便使用该工具,而一些核查者则是在过去几个月才加入的。
当被问起他们为什么加入这个伙伴关系时,大多数事实核查者给出了多种多样的原因。对于很多人来说,这是一个可以接触受众并减少虚假信息的传播范围的机会,而经济激励也很有吸引力。图片来源:Poynter
从他们自己的目标来看,事实调查员对合作关系表现出中等满意,平均评分为3.5分(满分5分)。如果这是Yelp评价,那么这家餐厅并不是你必须要尝试的,但也不是你会食物中毒的地方。
受访者对从Facebook得到的薪资表现出类似的满意度(评分为3.5分,满分5分)——而精确的数字一般不会公开,并且薪资根据合作伙伴所完成的工作会有所变化。
Factcheck.org披露,在2018财政年度,它从Facebook那里获得了188,881美元的收入。图片来源:Poynter
事实核查者们并不十分确信这种合作关系帮助他们的机构找到了原本不会迅速浮出水面的虚假信息(评分为3分,满分为5分)。他们也并不确定这种伙伴关系是否帮助他们减少了恶作剧病毒的传播范围(评分为2.9分,满分5分),而这是社交网络传播沟通的核心版块,即关于合作伙伴关系可以实现什么。图片来源:Poynter
对于合作伙伴来说,最关键的问题仍是他们相信公司并没有就合作关系工作向公众提供足够多的信息。平均而言,就「Facebook已经就合作伙伴关系向公众提供了足够的信息」这一声明,赞同的评分仅有2.2分(满分5分)。图片来源:Poynter
一位事实调查员指出「在告诉我们及公众关于他们是如何运用我们的工作去惩罚平台上的危险分子这一方面,Facebook应该做得更好」。
另一些事实调查员则希望Facebook可以将伙伴关系扩展到其于2014年收购的加密通讯应用——WhatsApp上面。该平台在世界各地一直被虚假信息所困扰,尤其是在巴西、印度与尼日利亚。
Facebook新闻诚信伙伴关系主管梅雷迪思?卡登(Meredith Carden)在给Poynter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打击虚假信息是一个循环的问题,并且需要整个行业多管齐下的整治。我们致力于通过多种策略来解决这个问题,而第三方事实核查员所做的工作是这些努力中既有价值且十分重要的一环——我们热爱与他们在共同的目标中合作。」
在评估与Facebook的合作关系与影响时,这些事实核查员唯一可以指出的数字是「80%」与「3天」——第一个数字「80%」是在一个贴子被事实核查员标记为错误之后平均减少的影响范围(Facebook在给Poynter的电子邮件中证实该数字仍然准确)。后一个数字「3天」是这一过程平均耗费的时间。两者均于2017年10月由BuzzFeed News通过泄露的电子邮件获得。
有限的信息长期以来一直困扰着Facebook与其事实核查伙伴的关系及公众的看法。去年这个时候,事实调查员告诉Poynter,他们担心Facebook并没有给予关于他们的工作是如何影响平台上虚假信息传播这件事情足够多的透明度。在6月份的全球事实核查峰会上,产品经理泰萨·里昂(Tessa Lyons)承诺公司会做得更好。
Facebook在信息公开方面的进展


最近,事实核查员们开始从Facebook获取个人报告,这些报告直接评估了他们的工作。在一份报告中(由Poynter从公司的事实核查伙伴之一那里获得),Facebook列出了几个更详细的数据点,包括:有多少用户接收到了关于分享错误内容的通知;一旦信息被标记错误便不再分享的用户的比例;发布错误内容而收到通知的页面数量。
这些数据与每个事实调查员通过Facebook仪表板提交的工作有关,并且提供了一个关于这些工作是如何影响相关虚假信息传播的三个月的视图。然而,并不是所有的事实核查员都开始收到这类报告,Facebook也没有与公众分享大量评估事实核查项目在限制虚假信息传播方面取得的成功的数据。图片来源:Poynter
斯坦福大学一份九月的研究发现,自2016年12月起,用户与被标记为错误的内容的互动急剧下降(其它最近的研究也有类似的发现)。根据Poynter与BuzzFeed News的初步分析,虽然个别事实核查看上去似乎确实限制了错误帖子的未来影响,但总体情况并不那么振奋人心。Facebook在电子邮件中告诉Poynter其希望于新的一年对外分享更多统计数据。
事实核查的未来


今年9月,当Facebook的事实核查合作伙伴之一《Weekly Standard》称ThinkProgress的一篇文章为假时,一切都乱了。这场争论围绕着一个明显的语义问题展开:人们应该如何从字面上理解ThinkProgress的标题,即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布雷特·卡瓦诺(Brett Kavanaugh)「说他会扼杀罗伊诉韦德案(Roe v. Wade)?」这场崩溃突出了关于Facebook事实核查项目的一些很重要的问题:它究竟是为了什么?为了清除那些关于鲨鱼游向洲际的垃圾恶作剧病毒?还是以各种伪装的不准确的信息为目标?
对成千上万已经被标记的虚假链接的学术分析至少可以回答关于迄今为止事实核查者如何使用该产品的问题——哪些内容被降级及被降级到什么程度。
事实核查者们找到了另一个继续参与的原因:由于Facebook,他们可以做更多的工作。「最大的好处是你可以拥有资源以进行更多的事实核查」,Factcheck.org的基利(Eugene Kiely)说道,「在三月,我们为Facebook项目招募了第二位员工,此时,我们正在制作大量的好故事,揭穿在重要议题上的错误信息。」
问题在于如何改进工具以剔除那些与新闻声明无关的帖子,并在突发新闻期间及时通知事实核查人员。基利(Eugene Kiely)说,他希望Facebook能改进通知流程,这样有关2020年大选和大规模枪击事件的虚假信息就不会长期不受核查。
卡登(Meredith Carden)表示,「我们将继续在整体方法中添加新的防御,例如将事实核查扩展至照片和视频,新的技术例如相似性探测可以增加事实核查的影响并改进我们的机器学习模型,这些可以帮助我们更有效地探测到更多种类的错误内容和危险分子。尽管如此,我们知道这是一个十分具有对抗性的问题,而达到我们所承诺的还需要长期的投资。」


图片来源:Poynter
人们也担心该项目扩展到Facebook平台上数量庞大的虚假信息的综合能力。《法国24小时观察》(France 24’s Observers)(Facebook第一批非美国事实核查合作伙伴之一)负责人汤姆森(Derek Thomson)说「我希望看到这个工具变得更加有效,可以过滤出对我们来说有问题的那一类条目,以便进行事实核查。但我担心它的规模,我认为我们永远很难处理网络上大规模的虚假和有问题的信息,我们最终将看到大规模的事实核查人员在进行这项工作。」
到目前为止,准确了解事实核查和虚假消息是如何在Facebook上运作的最佳机会似乎是Social Science One。虽然该项目在筛选提案申请方面进展缓慢(珀西利Nate Persily 说这已经是学术时间表中的「火箭速度」了),而下个月筛选出的获胜的研究提案将改变科技公司事实核查伙伴关系的未来。图片来源:socialscience.one
珀西利(Nate Persily)说,「我们想要确保公众对我们怀有信心,而调查团队则确保我们在以正确的方式做到这一点。如果我们做对了,那么这将为各种潜在的研究开辟道路。所以我们需要确定我们做得是对的,而不是一味地追求速度。」
同时,汤姆森(Thomson)表示,他期望收到其他Facebook事实核查员合作伙伴已经开始收到的个人化的的数据报告。但是直到公司开始发布广泛项目数据之前,确切地衡量这种伙伴关系是不可能的事情。他说,「每一次我们和Facebook交谈时我们都会提起的一件事是,我们希望更好地了解到这个工具对Facebook用户产生了哪些影响。我知道为那些看到被标记的条目相关故事的人们提供确切数字是件很难的事情,但我希望知道该影响的进展情况。」
当被问及他认为Facebook的事实核查合作关系在一年后会发展到什么程度时,基利(Eugene Kiely)说,对他而言,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2020年的美国大选上。「如果不是因为2016年大选期间在Facebook上传播的大量的虚假信息,这个项目也就不会存在。而如果不将过去两年的经验教训应用在2020年的竞选周期,那将是非常愚蠢的事情」。
1号结语


本文对19家Facebook的事实核查合作伙伴机构进行了调查采访,提供了先前未被详细报道的关于事实检查员如何看待他们在社交网络上工作的观点,其中包括事实核查员如何看待他们的目标、薪资及事实核查的实际成效。而最关键的问题则是Facebook是否就事实核查的进程及结果公开了足够多的信息。


由此我们可以得出,虚假信息不论对传统媒体平台,还是新媒体平台都一直是难以根除的困扰,相比之下,新媒体平台上的事实核查难度更大。而国内一段时间以来也在进行自媒体的整治,极力遏制虚假信息及谣言的传播。希望国内自媒体也吸取Facebook的教训与经验,加强自身信息核查,履行媒体的责任与义务。
译者
商楚洛 利兹大学国际传播专业硕士

推荐阅读

(点击下图跳转↓)1号合辑 | 2018年Q4娱乐蓝皮书
1号合辑 | 预见2019系列


本文地址:http://www.wahonge.com/7002.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生肖属相婚配网的公众号,公众号:未知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