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电影寄生虫结局没看懂(这部被称为“神作”的韩国电影,终于能看了)

2020-03-15 13:26 

韩国电影寄生虫结局没看懂
今天在和我的编辑沟通的时候,他让我尽快安排一篇影评。
粉丝已经等得太久了。
(编辑大大太给力!)
没错,粉丝已经在后台问了太多次。
就是这部——
《寄生虫》
这部影片在今年第72届戛纳电影节的官方竞赛单元中获得金棕榈奖,成为第一部获得该奖的韩国电影。
豆瓣评分也到了9.2的高分。
本来7月底要在国内上映的,但是因为影片中的技术问题没有得到解决,所以只能是很无奈的被取消放映了。
好遗憾。
官方说的是介质原因,个人认为可能涉及了贫富差距,毕竟这很难解决。至于到底是什么原因,我们就不用去猜了。
尽管无法在大荧幕上看到这部佳作,但你们懂的……咳咳,低调低调。
看完这部影片,我感觉四肢都乏力了。
可能是被片末意外又情理之中的“贫穷与贫穷”“贫穷与富有”剧烈摩擦引发的“屠杀”震住。
不得不感叹,获奖是实至名归。
无业游民基泽(宋康昊 饰)因为躲债,带着一家四口住在破旧简陋的地下室。
他们住的地下室,只有一截窗户伸出地表,刚好接住醉汉撒出的一泡野尿。
连蹭附近的wifi信号都很困难。
与之相反,富人全家则住在知名建筑师设计的别墅里,全然不知自己家的地下室里,还藏着一个躲债的饿鬼穷人。
两代住进地下室的穷人,都不是被人囚禁,而是全凭自愿。
“机缘巧合”,哥哥基宇的学长给了他一个机会,让基宇替代他去给富豪家女儿多惠做课外辅导。
凭借着妹妹基贞的小聪明和PS技术,基宇拿着一份以假乱真高端文凭,顺利拿到了富豪家的offer。
基宇进而通过这层关系将全家人都安排进了富人家庭之中工作。
做家教、司机、保姆。
这是电影的前半段,以欢乐为主,基泽一家人为了“寄生”在富人家里可以说是“不择手段”了。
以寄生的方式迅速占领富人家以后,他们迎来了人生巅峰。
在电闪雷鸣的富人家露营外出之夜,这个四口之家啜饮着威士忌纵赏落地窗外的雨景,俨然是这座豪宅的主人。
他们互相吐槽富家太太真善良、容易上当,感叹「不是善良才有钱,而是有钱才善良」,因为富人没有生活琐事的烦恼,自然没有防备心。
在这微妙而短暂的瞬间,他们似乎摆脱了“穷人”的桎梏,如富裕之家般悠然地生活。
而在电影后半段,剧情急转直下。
明知道这家人走的不是正道,但在剧情急转直下后却希望他们能有一个好的结局。
可一切都向着更坏的地方去了……
电影的最后一场戏,基宇幻想自己未来,总有一天,可以通过读好的大学,找到好的工作,赚很多钱,把那栋价值好几个亿的豪宅买下来,让爸爸从地下室里出来,重见天日。
那时,一家人可以正大光明地坐在客厅里,晒晒太阳。
但就是这样的幻想,反而让人觉得毫无希望。
不同于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儿子的梦想是慢刀割肉,这种绝望将终其一生:
即便是在市场经济下,他可能依然没有容身之地……
这是一部以轻喜剧基调开场的关于阶级的寓言故事,情境设置荒诞不经但又有很强的植根于现实的批判和讽刺意味。
剧本各处的设计、呼应、暗喻十分精巧,是那种看到就是赚到的完成度最高的商业片。
可以说,这部电影是导演奉俊昊集大成之作,他将自己以往的技术进行了一次归纳和升级。
很多人把《寄生虫》和李沧东的《燃烧》进行比较,诚然它们有互文关系,也都有“阶级”旋律,但《寄生虫》的主题更宏大。
直接指向了当今全球化背景下的文明悖论——上流必有下流相衬,文明必与野蛮共生,而文明真的有天然的正义吗?
《燃烧》剧照
有人又拿它跟《小偷家族》比。
啊,这倒是提醒了我,感觉这样一比,《小偷家族》就马上黯淡了许多。
《小偷家族》剧照
资本主义社会中,极端富有和极端贫穷的垂直排列仿佛是种隐喻,《寄生虫》呈现了这种极大的落差。
尽管电影谈及贫富差距,但却并未选择站队,没有对贫困者表示同情和支持,也没有对富有者表示嫉妒和敌对。
我想,导演要告诉我们的其实是:谁也没有罪,也没有绝对的好人和恶人。大家都是在没法改变的环境里,谋生而已。

本文地址:http://www.wahonge.com/6619.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生肖属相婚配网的公众号,公众号:未知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