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绳上的魂(鞭与阴兽2手机观看高清视频)

2019-11-17 04:56 

皮绳上的魂

扎西达娃《系在皮绳扣上的魂》

  • 问题补充:扎西达娃《系在皮绳扣上的魂》的主要内容及意义
  • 内容提要:二十世纪的藏南帕布乃冈山区,生活已经逐渐现代化。作者扎西达娃由于创作文思上的枯竭,追求理想上的迷惘,来到这生、灭共存的帕布乃冈山区。在即将去世的扎妥思寺的桑杰达普活佛的榻前,活佛说了两件事情,一件是宗教的劫与生:“人间净土”的理想国“香巴拉”的遭外魔侵入而发生战斗,在一千年后又是一轮回。另外一件是由活佛口中说出的,作者一部废而不用的小说中的两个人物:婛和塔贝。并由此引出婛和塔贝历经苦难,找寻人间理想国“香巴拉”的故事:他们最初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要找寻什么。仿佛他们生来就是为了找寻,在来到一个叫“甲”的村庄后,由酒店的老人才告诉他们只有翻过喀隆雪山,走过山脚下错综复杂的掌纹地,才可能达到人间的净土。婛被迫留下,而塔贝却单独离开,离开之前内脏受伤。曾经的故事到此为止。作者扎西达娃却进入了小说中来,来到了莲花生大师的掌纹地去寻找故事中的主人公。经过不断的求索,排除外物心魔的干扰,终于找到了婛和塔贝。塔贝已死,而作者扎西达娃却代替了塔贝,带着婛往回走。   粗粗看来,觉得如果要写这篇文章,实在冒昧。觉得如果以自己的观点来揣测本小说所蕴涵的美与意义,实在是对藏胞们千百万摇转着的经筒的大不敬。但是再看,三看,总觉得心里有种痛苦在萌动着,梗在胸口,于是便不揣冒昧。不吐不快了。   一.康德在其《关于优美感与壮美感的考察》中认为:“壮美感动着人,优美摄引着人。”而近人王国维在其《〈红楼梦〉评论》中指出:“若此物大不利于吾人,而吾人生活之意志为之破裂,因之意志遁去,而知力得为独立之作用,以深观其物,吾人谓此物曰壮美。”壮美,是一种抽象的美感,是从人生或者生命的本来痛苦、迷惘、求之而不得的徘徊等情绪为情感基调,具体体现为肃穆、庄严、广大等美的表现形式。犹如王维诗:“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犹如后主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犹如古希腊之拉奥孔雕像,着尽痛苦而不发一言,犹如鲁迅诗:“我以我血荐轩辕”。   作为文学体裁之一的小说,也可以或者必然成为壮美的载体。《系在皮绳扣上的魂》就是体现生命中之壮美的一部中篇小说。内容提要中已经介绍过故事梗概,但是我觉得提要只能提出情节,而其中的美感是不能够提出的。只有放在具体的内容、描写中,才能感到这深深的震撼,一如欣赏西方印象派大师的油画,   那么我们不妨以观赏油画的心情来欣赏它。因为画的色调、光影固然是固定的,我们却可以从中看出作者的心情与情绪。   整部小说的“色调”是浓重的黑色调。作者扎西达娃在写作这部作品之前的心情,无疑是迷茫的,是徘徊的。也许是创作思绪的枯竭?也许是世事的无常?这无从可知。但是,他的心思中却肯定存在着一丝墨黑天边即将出现的曙光。从中间的主要部分之一,也即是作者嵌入的原来创作的那部作品中可以看出。我们且来看这段引文:“婛从小就在马蹄和铜铃单调的节奏声中长大,每当放羊坐在石头上,在孤独中冥思时,那声音就变成一支从遥远的山谷中飘过无字的歌,歌中蕴涵着荒野中不息的生命和寂寞中透出的一丝苍凉的渴望。”   在压得人喘不过气的黑暗中,婛仿佛离不开那亘古不变的天与地的牢狱。作者仿佛也在思想的大墙里游走,找不到破墙而出的理由。而塔贝的出现,给了婛一丝牢狱外的光芒,给了作者一个理由。塔贝的出现,无疑是在黑与白的边界的一抹暗红——或者有希望,或者这暗红一瞬即逝。   那么走吧。婛跟着塔贝走了。离开了她父亲。作者也跟着塔贝走了。他们要到哪儿去?婛没有问。作者也没有想过。   到了喀隆雪山脚下,暗红消失了。塔贝不知道到底去不去喀隆雪山那头的莲花生的掌纹地,作者也不知道。求索的脚步在作者原来的那部作品中,嘎然而止。一定是过了很长时间,当作者重新注意到他的思绪的时候,妥思寺的桑杰达普活佛告诉他,不应该停止。于是在这副长卷的另一头,重新出现了一抹深红。这红色深沉却深含着狂热,它是来向淹没了原有的暗红的黑与白挑战的!“……一定是这又凉又潮的寒意把我冻醒了,加上从四处沟底吹来的风更冷得我牙齿打颤。我急忙攀上眼前一面乱石突出的沟壁,探头一看,前面是一望无际的地平线,我已经到了掌纹地。”从下文中,他不懈的寻找和追求,我们更可以看到这抹深红,是一直延伸至画外,是极具有生命力而永远不熄灭的。   从黑郁与深红的战斗中,在极沉郁、极痛苦和远方曙光似的希望纷纷来袭的时候,我们是选择沉没于黑暗,还是站在黑暗里长啸?在红与黑之间的希望和追求。这也就是本小说的壮美之体现。   二.我们能不能记起西藏的那些朝圣者?在雪山下,在盐湖边,他们一步一磕,系着厚帆布围裙,胸部和膝部都磨穿了,额头上磕出了鸡蛋大的肉瘤。他们单纯的挚着是为了达到佛祖身边,还是为了了解自己生命中到底应该做到什么?如果用“追求”来概括他们的行动,一定是不全面的。我们应该用“求索”来形容他们--他们寻找自己应有的在生命中的位置,他们追求自己的最单纯但是肯定是最高的理想——本小说也体现着求索与理想。   在想要求索之前,必定要有迷茫。叔本华曾说,“人生就如钟摆,来往重复于痛苦与厌恶之中”。这痛苦,就是发现了自己所想求而或者暂不可得的事物,而产生的痛苦,也既是求索之前的迷茫。这来往重复,是不断的上下求索。   那么本小说中,作者所体现出来的迷茫是什么呢?我们不难看出。二十世纪时日新月异的科技变迁和因之影响到的、尤其是我们中国人的认知程度、意识形态的巨大变化,与我们传统的思想道德,认识领域发生了剧烈的冲突。在地域、宗教思想浓郁的西藏,这冲突更是表现得非常尖锐和深刻。妥思寺的桑杰达普活佛所谓的北方净土“香巴拉”遭外魔入侵,而引发战斗,也正是作者暗示了这一点。从小说中看出,小说作者既是藏传佛教的忠实信徒,又游历了世界,到过很多有不同文化底蕴的国家。高科技已经发展到西藏内部,而宗教的信仰又是那么的坚实,高不可攀,作者身处其间,该如何取舍,该偏向哪一方?作者在小说中不断得显得犹豫。   婛的爸爸是说《格萨尔王》的艺人。《格萨尔王》是西藏古老的传说,格萨尔王也是西藏人心中不灭的天神。而婛即便是出走,计算日期都是用结绳来记日。婛和塔贝在前行中,到过很多村庄。而那些村庄仿佛忘记了古老,不断的出现数字、机械图、拖拉机、计算器这样的“新生事物”。而塔贝却说:“这玩意儿没有一点用处。”这也即是作者的迷茫——高度的科技对于我们西藏,对于宗教信仰,到底有什么作用?   他让婛与塔贝一路求索。终于到了追寻的极限——喀隆雪山。这雪山翻过去到那边的山脚下,就是那错综复杂的掌纹地。经过那掌纹地,就可以达到净土“香巴拉”。在即将来到宗教信仰的最高地域的时候,作者犹豫了——到底是去还是不去?塔贝前行了,而原来的故事却因此停住。   而作者在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再回想这段尘封已久的追寻,觉得不应该弃而舍之,应该锲而不舍的前进。所以他又回到了掌纹地。作为读者的我们,应该重视这掌纹地。作者来到这掌纹地,是他做出了万难的选择之后的决定,而他在掌纹地里的追寻,是求索的高潮,是全文的高潮。   这掌纹地“数不清的黑沟象魔爪一样四处伸展,沟壑象是干旱千百年所形成的无法弥合的龟裂低地缝,有的沟深不见底。竟然找不到一棵树一棵草。”这代表了宗教信仰达到了极限时候所产生的与时间相悖的裂痕。而代表着高度科技的手表,在这掌纹地里“从月份数字到星期日历全向后翻,指针向逆方向运转,速度快于平常的五倍”,这是宗教与科技的相争斗,这是两种思潮的相争斗!   而作者把塔贝安排为死亡。塔贝的死,代表着作者旧的观念的死去。而在塔贝临死之前,却意外地听到了所谓天籁:“一种从天上传来的非常真实的声音”。婛认为是寺庙屋顶的铜铃声,临死的塔贝却坚持认为是神在开始说话了。而作者却清楚地听到,这声音,是一个男人用英语从扩音器里传来的声音——这是在美国洛杉矶举行的第二十三届奥林匹克运动会。这无疑是天籁,这无疑是醍醐,这无疑把作者从宗教与科技的迷茫中唤醒了!   作者终于明白了,这声音“不是神的启示,是人向世界挑战的钟声,号声,还有合唱声。”   塔贝死了。作者的迷茫结束了。他找到了答案。“太阳以它气度雍容的仪态冉冉升起,把天空和大地辉映得黄金一般灿烂”——在这生与死、极限与跨过极限的边缘——掌纹地。   他们不必穿过掌纹地再去寻找“香巴拉”了。他们已经找到了答案,而往回走了。我们仿佛听到了浮士德临死前的“太美了,请停一停!”,他也是终一生的时间来追寻真理,追寻自己理想的完美搭配。而小说作者却带着婛往回走,他们要重新竖立自己的理想,而重新追寻——这也就是叔本华所谓的“厌恶”所在,是对于人生某个理想、某个迷惑的既实现、既解决后的满足。   读《系在皮绳上的魂》,犹如读《诗经》之《黍离》,楚辞之《涉江》。心里的潮水随着作者的笔调起伏而起伏,一旦合卷,暗涌不已。其中也不乏魔幻、超现实主义的写作手法,如同卡夫卡之《城堡》。这是一部当代文学中难得的中篇佳作,我不揣冒昧的妄评之,实在是莫大的罪过了,但是每个人看同一文学作品,各人的所得也会不同,我的这番妄评,也即是我个人对于本小说的读后感了。
  • DNF山东一区,我缺钱,封一个+7的漩涡者之魂合适吗?还有传承,40-45的皮甲传承,蜜蜡那个合适啊?

  • 问题补充:分析好的建议的,给分啊!
  • 很显然都不合适 封一个需要15个蜜蜡 一个6块钱 你自己算算把 有90块钱 1000W - -
  • 本文地址:http://www.wahonge.com/5537.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生肖属相婚配网的公众号,公众号:未知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