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看客_鲁迅先生看客的原文

2019-11-13 10:08 

鲁迅看客

鲁迅笔下的看客

  • 问题补充:鲁迅笔下的人物是怎样的,要有文章做例子
  • 鲁迅的看客情结 “情结”一词,在现代汉语词典上的释义为“心中的感情纠葛、深藏心底的感情”。这种让人难以释怀的感情深深地影响了文学创作,甚至变成了文学创作的动力之一。我们能从加西亚·马尔克斯的作品中感受到了浓重的乡土情结,我们同样能够感受到D·H·劳伦斯作品中所表现出的那难以割舍的恋母情结。我们不得不承认这种异乎寻常的感情极大的丰富了文学创作世界,如果作家在创作过程中没有融入自己思想上的某种情结,那么有很多作品将会变得淡而无味、稀疏平常。有人说鲁迅先生的文章如投枪似匕首,犀利无比,之所以会有这种尖锐的让人深感压迫而又有一种畅快淋漓的感觉,我想多半是由于鲁迅先生思想中存在的某些情结。 鲁迅先生的思想中是否存在着某种不为人知的情结,这是一个我们深入思考的问题。由于以前我们在阅读鲁迅先生的文章时大多是从为政治的服务的角度出发,这样大大地削弱了作品本身的文学性,同时也隐藏了作品中所透露的作者的某种隐晦的情感,这使得作家成为了众人心目中的完人。事实上鲁迅先生不是完人,我们能从他的作品中感受到一种很深的看客情结。 鲁迅先生曾写过一篇专门描写看客的小说--《示众》,说是小说其实不怎么恰当,因为这篇文章更像是一篇街头速写,更另人费解的是,这篇文章收录在小说集《彷徨》当中(《彷徨》里的小说全是写于1924和1925年,而此时正是鲁迅小说创作的晚期也是其最成熟的时候)。茅盾先生曾指出在鲁迅先生的两本小说集子里,每一篇文章都是对小说创作新形式的一次探索,而惟独这篇《示众》似乎与其日益成熟的小说创作相悖。这让人禁不住想问鲁迅先生写这篇文章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类似于《示众》中所出现的看客现象同样出现在鲁迅先生的很多作品中。在小说《药》中就有这么一段描写: 老栓又吃一惊,睁眼看时,几个人从他面前过去了。一个还回头看他,样子甚是分明,但像久饿的人见了食物一般,眼里闪出一种攫取的光。老栓看看灯笼,已经熄了。按一按衣袋,硬硬的还在。仰起头两面一望,只见许多古怪的人,三三两两,鬼似的在那里徘徊;定睛再看,却也看不出什么别的奇怪。 没有多久,又见几个兵,在那边走动;衣服前后的一个大白圈,远地里也看得清楚,走过面前的,并且看出号衣上暗红色的镶边。-- 一阵脚步声响,一眨眼:已拥过一大簇人。那三三两两的人,也忽然合作一堆,潮一般的向前赶;将到丁字街口,便突然立住,簇成一个半圆。老栓也向那边看,却只见一堆人的后背;颈项都伸得很长,仿佛许多鸭。被无形的手捏住了的,向上提着。静了一会,似乎有点声音,便又动摇起来,轰的一声,都向后退;一直散到老栓立着的地方,几乎将他挤到了。 从这段描述看客的文字中可以看出鲁迅先生似乎对这些看客们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情。事实证明也是如此,这种描写看客的文字不仅仅出现在他的小说中,而且同样出现在他的其它作品中,并且数量上也蔚为可观。我们对此统计了一下:在散文集《朝花夕拾》中有《藤野先生》、在散文诗集《野草》中的《复仇》(一)和《死后》,并且在杂文中也有类似的篇目《娜拉走后怎样》、《而已集·略论中国人的脸》和《三闲集·铲共大观》等。在这些描写看客的文字中我们会发现这样一个事实,即这些文字无一例外的在描写看客们的丑态。《药》中对那些人夸张的描写,在《风波》中人们对于七斤的要砍头无动于衷甚至幸灾乐祸,《而已集·略论中国人的脸》中尖刻地嘲讽了那些“每看见不常见的事件或华丽的女人,听到有些醉心的说话的时候,下巴总要慢慢的挂下,将嘴张了开来的看客们的丑相。在这些描写看客的文字中我们真正感受到了文字的力量,以及鲁迅先生对这些丑陋的看客们的辛辣的嘲讽。这让我们想到陈浩老师在他的文艺学概论上说的话,他认为在这么多的中过作家中语言最有质感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鲁迅先生,而另一个是张承志。看过张承志的《北方的河》的人都会为他笔下的北方的不同性格的五条河所深深吸引。王蒙曾说看了《北方的河》以后谁还敢写河啊!这足可见张承志的语言驾驭能力有何等的高超,而张承志最推崇的作家居然是鲁迅先生并一直以他作为自己的偶像。人人都说鲁迅先生的文章写的好批判的很彻底,我认为最能体现鲁迅先生文章的这一特点的是先生描写看客丑态的文字。正是这些很有质感的文字使得国民们那颗麻木的心会在看到这些文字时瑟瑟发抖,而正是由于鲁迅先生思想中存在的看客情结充分的融入到了其写作实践过程当中,才会使这些文字有如此巨大的力量。 我们现在的问题是,为什么鲁迅先生会对这些看客念念不忘,甚至成为我们所谓的看客情结呢?通过对鲁迅先生的那些描写看客丑态的文字进行研究,我们很容易发现鲁迅先生笔下的看客都是麻木不仁的。何谓麻木不仁呢?就是肢体麻痹,没有感觉,比喻对外界的事物反应迟钝或漠不关心。这不正是鲁迅先生笔下的丑陋的看客们的最主要的特征吗。在《药》中那些看砍头的人们面对血腥时夸张的表现和变态的好奇心让人看了不禁心头一震;在《肥皂》中在人们的围观打趣“女讨饭”的嬉笑声中让人感到人与人之间的淡漠。鲁迅先生对这帮看客们的态度是厌恶至极的,但他在写下这些丑陋的看客时更多的是抱着“怒其不争,哀其不幸”的无奈。因此我认为鲁迅先生的这种情结的产生与早年在日本留学里的那段经历有关,我的推论在《藤野先生》中得到了印证: 第二年添教霉菌学,细菌的形状是全用电影来显示的,一段落已完而还没有到下课的时候,便影几片时事的片子,自然都是日本战胜俄国的情形。但偏有中国人夹在里边:给俄国人做侦探,被日本军捕获,要枪毙了,围着看的也是一群中国人;在讲堂里的还有一个我。 “万岁!”他们都拍掌欢呼起来。 这种欢呼,是每看一篇都有的,但在我,这一声却特别听得刺耳。此后回到中国来,我看见那些闲看枪毙犯人的人们,他们也何尝不酒醉似的喝彩--呜呼,无法可想!但在那时那地,我的意见却变化了。 写到这里,该告一段落了。我意识到鲁迅先生的这种看客情结更多的是由于其思想上对国民劣根性的批判,更多的是对国人“怒其不争,哀其不幸”的悲哀。鲁迅先生描写看客们的丑态目的在于唤来国民的觉醒,我想这也是鲁迅先生创作《示众》的主要目的。 鲁迅笔下的人物很多,除了阿Q,祥林嫂,闰土和孔已己等能反映当时中国人民普遍形象以外,还有不少配角,让人印象最深的便是那些看客。 鲁迅描写看客形象中最具代表性,最为含蓄的一句是:于是他背后的人们须竭力伸长脖子,有一个瘦子竟至于连嘴都张得很大,像一条死舻鱼。乍一看,这句话似乎很滑稽,接着遍是陷入一片沉思之中。所谓看客,重点自然在于一个“看”字,这些人在鲁迅的世界里没有相貌,不管男女老少,只有一个动作--看。这可能就是最爱看热闹的中国人最突出的形象吧。 在〈孔已己〉中,作者多次写到酒店里的酒客戏弄嘲笑孔已己,而每一次都是建立在孔已己的难堪、羞辱和心理痛苦之上。这些看客不但不同情,还残忍地嘲笑讽刺他的“新伤疤”或讥笑他没能捞到个秀才,总是拿他的落魄不幸取乐。这笑声带来的快乐的空气实在是令人心酸。 在〈祝福〉里,人么争先恐后地赶去听祥林嫂讲述“阿毛被狼吃了”的故事,并不是出于同情,而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在无聊的生活中寻求刺激,而在这些人听厌了之后,有立刻唾弃,对祥林嫂加之以又冷又尖的笑,更显示了一种人性的残酷。 而在〈药〉里,小说真正的英雄夏瑜怀着“这大清是我们大家的”信念,英勇地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但老百姓却急急忙忙地赶着去 “看”他被杀,茶馆的茶客更把他的受害作为闲聊的谈资。先驱的一切崇高的理想和流血牺牲全都成了毫无意义的表演。不难看出,鲁迅用一种悲悯的眼光“看”,他的小说正是对中国人的灵魂的拷问。中国人民由于长期沉浸在这个无情的残害人性的社会中,不知不觉成了〈示众〉中麻木的看客,成了戕害他人尊严和生命的罪人。 当年鲁迅弃医从文,在他的笔下,自始至终贯穿着一个主题,那就是疗救看客。但不幸的是,鲁迅的这一愿望至今依然没能实现,疗救看客的教化依旧在继续,“看客”一词又总是和勇士联系在一起,棉队逮徒行凶,就是当勇士见义勇为还是做看客默然视之〉这绝食是一个类似“活着还是死去?的两难问题。
  • 本文地址:http://www.wahonge.com/5465.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生肖属相婚配网的公众号,公众号:未知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