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他山:|我交还了我的影子

2020-10-22 04:49 

本期诗人:
陈亮铄城 轻扣霜 左非
程渝 苏苏 卞云飞 陶群力
宗昊 段梅子 沈惠荣 风过园林
(排名不分先后)
投稿邮箱:1952374096@qq.com
约稿 | 黄清水

MON
/
01
好风景
文/陈亮我想描写一个秋天,火车远去,田野沉淀果香,手指与头发接触会引发出静电,化石里的虫子恶补鸣叫,似要吃谁的肉路上再也没有上访挨打的人们也没有被菜刀追赶的偷牛贼也没有冒着黑烟鬼使神差的无牌卡车那时候,父亲和母亲也回来了,彻底治好怪病村庄里所有所有消失的人都回来了包括跳井寻死的王寡妇疯掉走失的李足被煤矿活埋的吴猴还有从小被拐骗到未知的徐丫头以及要饭去了外乡的铁拐李还有很多我们从来没见过的人和牲畜他们全回来了,全都红光满面体态轻盈的样子仿佛已脱胎换骨或刚从大炉里重新塑造出来他们拥抱着寒暄,或不正经地笑骂然后相互攥着手,小心地赞美满坡的好风景赞美天上出神的云朵似乎好多年了他们是第一次看到田野这么美,云朵这么美还没细细回味,美的一天眨眼就飞了就像你在凝视一群色彩炫丽的蝴蝶看着看着就消失了,而眼睛却花在了那里,最后你睁眼瞎样用手四处乱摸起来竟全是些粗糙冰凉的水泥陈亮,1975年生,山东胶州人。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诗探索》编委。
雨后夜晚
文/铄城一些雨水,依附在房梁上与我一起分享微凉的风,和万有引力丝瓜的藤蔓,在黑暗中攀爬蝉鸣在雨露缓解下用嘹亮告诉我们,救命稻草的重要性我要入睡,以此避开某些疼痛与死亡一颗星星,正穿透今夜的乌云向我们展示亿万年前的自己铄城,本名解品军,1976年生,祖籍山东沂水。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石化作家协会会员。有作品在《诗刊》《星星》《山东文学》《延河》《地火》《青岛文学》《星火》《石油文学》《中国诗歌》《散文诗》《散文诗世界》等报刊发表。
归来仍是少年
文/轻叩霜如果在浅夜廊棚处找一条泥土路或者那些草垛,挺难。相同的只是攀沿陡峭的月色还在恍惚从每一处战场走出的挺胸姿态隐约可见你看到一堵墙上的侯鸟带着风霜仿佛飞鱼一般回游时领着孙子出现在面前我们紧靠儿时的苦楝树旁没有更多的语言,烟草味弥漫下是我俩脸上不一样的沟渠缠绕膝间是无忧轻快的身影以及风中折返的笑声这个村庄始终在古朴中透着坚韧这个村庄始终牵住宽阔的树叶牵住归来仍是少年的我们轻叩霜,本名邵满意,江苏兴化人。作品发表《诗刊》《星星》《延河》《鸭绿江》《中华文学》《中国诗人》《陕西文学》等刊物。

过敏
文/左非经历了太多的人生种种悲喜过后我以为走着走着再也找不到北了活着活着就不爱也不恨了对常于耳闻的事情趋于麻木我以为这些年皮肤早已适应这个城市的温度湿度空气中尘灰直到在市医院珍断书上见到过敏两字直到刷抖音时见一个男子提着一把菜刀在大街上疯了一样乱砍我内心的那颗小兽又一跃而起又急又跳的喊出声来像一场恶梦后的呓语左非,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山东省作协会员,诗歌作品先后发表多种报刊,出版个人诗集《羽化的灵魂》。
愧疚
文/程渝想到往夜宿醉的模样想到因麻痹而丢失挚爱的往日愧疚就从无情的缝隙逃出我愧疚的不仅如此,还有我走向年迈的父母降世二十有余,除了充当制造麻烦的机器我一无所成。我的身体已被愧疚占据愧疚将带着我走尽余生即使我做出多少弥补即使愧对者先行离开2020.08.21程渝,99年生,重庆垫江人,现就读于铁岭师范高等专科学校。
夏天的尾巴
文/苏苏夏天的尾巴是露出滩涂的湖水巴巴的等着鹭鸟盘垣高飞是人类白首偕老的篇章几千年亘古不变的追随是那对白鹭时而耳鬓厮磨时而分道扬镳比拟人类关于爱情的回味而我,唯独流连于怒放的绣球花再不用思索关于风的行为刘超苏,网名:荷泥花香。福建省龙岩市作协会员,龙岩市女作家联谊会会员,龙岩市散文学会会员。中国诗歌协会认证诗人。作品发于省内外诗刊杂志等,著有诗歌合集《隔着旧时光》。

MON
/
02

文/卞云飞醉了,想冲山门,想砸寺院醒了,想退回去,想早一点向佛上阵,想爆粗口,想被乱弹穿孔回乡,想写诗,想被我恨的女人摁倒这么多年,一直想做一回女人——先投青楼,再投江卞云飞,江苏扬州人,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开始文学创作。有作品刊发《诗刊》《扬子江诗刊》《星星》《广西文学》《飞天》等。出版诗集《一瞬间的照彻》《云的翅膀》。
夜晚去工厂走走
文/陶群力孤独的夜晚我就这样走着夜晚的风驾着云朵在远处摇曳,如同夜来香盛开。谁为我暗送芳香?!孤独的人,他小小的世界在何处夜黑下来了。这多好,随风走进夜工厂的巨大子宫连同我羸弱的躯壳一并掩藏。烟囱。管道。厂房。在暗夜喘着粗气。一头曽。浓雾、张开大口的火焰。色彩单调的画。我把大好河山,美人三千献给你们,我反复俯下身寻捡夜月遗弃之物,嗅已陌生了的铁腥味,像一只发情的猫在深夜的厂区游荡金属划出蓝色弧线,如教堂之钟回响。你,一个被放逐的浪子,亦如受洗者聆听幽暗深处传来诵吟之声陶群力。藉贯浙江嘉兴。偶尔写小说、诗歌散文。有作品在《江南诗》《星星》《黄河文学》《青年作家》《山花》等发表。
早期生活
文/宗昊向生活妥协,率先结果了我庚子年,黎明越来越白,是天空的脸酷似峄山帖,梦见秦朝人忧心忡忡,类似于撒旦的激情演讲等同蝉鸣,在高山辽阔的地域里是纸糊的一座山,接着一座山,我看见一只鸬鹚来到伊甸园自称李斯,在这里推行人君南面术这些骗术,在当代风情万种更难以想象,他们互相暗恋孕育风情的小蛮腰,约等于韩非子一个白天,太多的欲望凭空产生它们没有记性,篡改悼词也可以这样解释:自我表白表白是个人财产,至今我无法解释它我精疲力竭,在碑上刻写我的姓又一次模仿了丢番图,没人指责我这没什么意义?我不能停下进入现代,幻想没有飞机的世界这一霎,进入到鲁班的时代制造木雀,对其普及科学未得到他的回复,是我冒犯?我交还了我的影子,关于本体从创作的角度看,暂定为前卫我是一缕精气,飞到了十字街84号寄信人没讲汉语,对我说今天是美好的我回应,那么明天呢?走吧!我从未如此决绝,不再妄言不再制造视觉,天空上有几个大眼睛宗昊,1996年出生于江苏射阳。出版诗集《北洋札记》《地上的乐园》等6部,获第四届淬剑诗歌奖。

Reveals The Heart
碎瓷
文/段梅子曲已终,人已散你爱过的人间你咽下的烟火你折过的带雨梨花不过是,一声脆响、一地断肠那些冷与热的往事归于风,归于土,归于来时之路 2020.8.11段梅子,原名段梅芹,老家河南,现居武汉,中国诗歌学会会员。
水墨画
文/沈惠荣湖面如一张画布在临摹天空,鸥鹭在临摹水下游动的影子年复一年。熟稔已积攒在手中在一次次靠近中,多少挣扎陷落于驯化午后的风,带走了真迹是你的眼神从世界的表面抽身,为江南诸物一一赋形水墨中,白云、白鹭、小白鱼所有的事物渐渐醒来,但对黑暗的顺从毫无察觉沈惠荣,男,江苏苏州人,60后,爱好习诗。
光阴辞
文/风过园林他一直站在光阴的河里,内心的光被鎖进河面的铁匣子里,他一直在找钥匙,想打开了属于自已的窗口少年背靠着河岸,他背诵着一位老者的赠语,那条老旧的铁轨从身旁伸向山口,铁轨与车轮碾出耀眼火星正午,河在两岸修成的弯道里打着旋儿,一只空匣子已漂远汹涌而来的激流,又冲走了另一只那条傍河而行的铁轨,绿皮与黑皮火车交替出现,他挥动双臂却拦不住那一轮坠入河中的落日在山口,他找到最后一把钥匙这时,一列火车从他窗口驶过河去只在身后丢下长久的空洞之声2020/8/20于京郊
刘福麟,笔名:风过园林,栗色老马,刘刈。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中文系作家班。作品散见于《萌芽》《春风》《小说林》《北极光文学》《中国诗人》《山东诗歌》等报刊。
诗歌《现在,我为秋天准备一些礼物》选入中国诗歌网《每日好诗》栏目。
出版诗集《栗色老马的诗歌》
现为《当代精英文学》总编。

往期合辑回顾:
望他山:|合上双手,这里就是天堂的入口
望他山:|我开始偏爱这东南风
望他山:|怕疼,我就不会写诗了
望他山:|我们流逝的时光,让小船驮了回来
望他山:|饮罢三道茶,再打量人间事
望他山:|在人间,这才是我想要给你的
望他山:|多年后啊,再也不用去寻找懂我们的人
望他山:|看啊,我的爱情不老
望他山:|待你来看望,生命一同绽放光亮
望他山:|欲望,比一只麻雀藏得更深
望他山:|打发这截空落落的假寐时光
望他山:|夜晚像未开尽的杜鹃花束
望他山:|每个遗弃物都是时间在退场
望他山:|远处的羊群像日光醒了
望他山:|侧面的美总是妙不可言
_____THE END_____
明月清风,只为你而来......

千山万水后,我还在原地等你......
一花一草,仍需疼爱
排版 | 黄清水
约稿 | 黄清水
组委:郑智得、云垛垛、凌逸
郑红艳、何颖、刘铭、卢静
(排名不分先后)
微信号:h394498597

本文地址:http://www.wahonge.com/10787.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生肖属相婚配网的公众号,公众号:未知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