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志飞┃春 潮 春 花

2020-10-18 13:32 

当一把雪再也撑不住了的时候,“扑哧”一声,便将冷脸笑成了花脸,清新的春风从山麓吹入低低的村落,吹醒新谢的春泥,软如新翻的棉被……两场春雨过后,雨过天晴,走在山间小道,浅浅的云层,五彩的霞光,感觉整个人爽爽的。“春雨贵如油”,不觉草已绿,花已红,春已深。雨后丝丝的凉意,淡淡地撒满大地。庄户人家屋檐下那一个个受尽风欺雪扰犹自坚固的燕巢迎回了南归的小燕子,它们亲切的耳语使小院生机勃勃起来。麻雀、布谷鸟……很多鸟儿也加入到它们中来了,用它们独特的语言互相问好,然后,一起飞向空中开始丈量天空的广度,丈量天空的蓝度。一声春雷可以无端地惹哭漫天的白云,一声声鸟啼可以斗急一树花开。杏花,桃花,梨花,苹果花……井然有序地绽放了!
最先绽放的是杏花,一树树白里透着粉的杏花远远看去,像一片带着流苏的白桦林,白的深邃,白的广阔,又略带些伤感。那种天然的美,美得让人赞叹不已,美得让人心平气和。杏花还没有开败,桃花便迫不及待地掀开了面纱,把它那粉嫩娇羞、含情脉脉的脸蛋曝着阳光展露在蓝天白云之下。相比于杏花,桃花似乎更具有女人味。桃花像二八娇娘,杏花则更像脱俗的仙子。这个时候,若是泡一壶下午茶于桃树下独饮,情不自禁地就会吟诵起崔护“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的诗句来。春风,一双素手,拂过山坡,溪畔,山的生机,水的血脉,孩子们放入半空的风筝,春风吹出万般柔情,吹来了诗情画意。梨花略比桃花迟了几天,和苹果花几乎竞相开放。如逢雨天,看雨落花丛,品梨花带雨,似乎更能听到它们的抽泣声,使看花人不禁也泪眼婆娑。最安静的是苹果花,它不嘲笑梨花的娇情,不羡慕杏花争春,更不嫉妒桃花的娇媚,朴素的苹果花更显一般,只有蜜蜂为它送来虔诚的祝福,美好而又温馨。
如果说杏花、桃花、梨花、苹果花将山村水郭都攻陷了,那我认为真正独占鳌头的并不是它们,而是柳絮。一阵风吹过,每一棵树都会吟出一片白云缥缈,说不清、听不清的飞絮一团团从树上飘飞起时,它们都是一树树的分号。柔软的白色绒毛比花瓣更美,比草地更柔,比天空更无边,比云更自在,这种柔软的美是最有力量,也是最恒常的。它是春天的使者,是柳树的希望!选一个无风的上午,徜徉于飘飞着柳絮的小路,那种美如置身于仙境,仿佛自己的俗身已同柳絮化作一缕烟、一朵云般飞舞起来,却又甚于烟的飞舞,美过云的多姿。春风吹醒春潮,春潮开出春花,任团团柳絮飞落发梢、衣领、袖口,如梦如幻……春天是美好的,丰富多彩的,却又是短暂的,漫步田园,听昆虫噬草的声音,品“花谢花飞花满天”伤感,心中更有了对生命的那份感恩!
高志飞,陕西定边县郝滩镇白坑村农民。

本文地址:http://www.wahonge.com/10554.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生肖属相婚配网的公众号,公众号:未知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