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陈辉:家传宝物

2020-10-18 10:38 

点击上方蓝色文字关注公众号
《西北●大秦文学》2020年83期▍总848期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我们
家传宝物文/陈 辉
前几天,偶然听到几位女同事在办公室闲话聊天,叽叽喳喳、说说笑笑里。不经意间,我大概听清了她们的一些交流内容。说她们的母亲或多或少,都给自己留有一点家传的纪念物件什么的。其实大概理了一下,也不过是些耳环戒指、手镯玉佩之类的物件。其实我知道那是做母亲的爱意,所传递的是一份浓浓的情感,由此也让我为之触动。如若认真地回想起来,我的母亲也给我留有一件“宝物”。这么多年过去了,虽然它已经不能使用了,可我仍然保留着。时不时从书架上取下来,拿在手里轻轻地把玩一番,总觉得它有一丝气息在散发。
多年前,我要从家里搬到单位去居住时,母亲给我准备了许多居家过日子的物件。其中,一把锅铲也随之走进了我的生活。对于这把锅铲,我是再也熟悉不过了。那是一把过去常见的、用手工打制的铁的家什。它长不盈尺、头部宽大,状似一把袖珍铁锨。细长的把儿, 尾部有一只粗大的铁环儿。伴随着铲的挥动,环儿也就“哗啦”、 “哗啦”地发出响声。那时候,感觉这“哗啦”的响声是很好听的。
这把锅铲在我们家,是有一点来历的。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期,可能由于当时形势的需要,除了父亲留在单位工作外,家属子女都疏散到了农村。这样,我们就成了原籍老家的“社员”。儿童不知愁滋味,那时我们兄弟几个年幼,并没有感觉什么不好。换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反而觉得新奇好玩的很。虽然搬到了一个新家,日子还是要继续过的啊。母亲承担起了家里的生活重担,她开始着手安排新的计划。另起炉灶就要另置家当。在家乡的集镇上,母亲去置办家里必须用的一些生活物品,也花几角钱买回了这个“家当”。按照老家人的叫法,母亲也把它叫作“铲锅刀刀”,小孩子们就随大人这样叫着。从此,它成了我们家里的一个新成员。
那时大家日子过得紧巴,家家生活好像都是一个样。我们住在关中平原腹地,人都说这地方叫“白菜心”,那是富饶肥沃的八百里秦川啊。站在村子边上往外看,平展展的土地一望无际。北望远处的群山延绵不绝,那里有雄伟壮观举世闻名的乾陵和昭陵。由西向东构成了一道天然屏障,护佑着美丽的关中大平原。可就是在这样的条件里,人们的生活也是那么的艰难。粮食不足是最大的困难,饥馑常与人们如影随形。人常说半大小子、吃死老子,兄弟们正是不知饥饱的年龄。为了能够很好地长身体,母亲想尽了一切办法,保证着我们吃饱肚子。每当吃完饭放下碗,背上书包出门上学时,身后就响起了母亲挥动锅铲“嘶—嘶—”的刮锅声音。我们知道,这个时候母亲才开始吃饭了。
记得有一天中午放学回家后,母亲做的是苞米粥煮面条,这可是好长时间没有吃到的美味了。就着可口的酸菜,小哥几个狼吞虎咽地大吃起来。美滋滋咂吧着嘴都说,这是和过年一样的“年饭”。直到个个都鼓着肚皮时,才发现母亲忙里忙外的,还没有吃饭呢,而锅里已经是空空如也。母亲见我们疑惑,就对我们说:“都快给学校走,我有饭、留着呢”。说完,她就开始忙活着收拾锅碗。在响亮的锅铲声中,我们欢快地跑出了家门。半路上,我忽然想起了忘带墨盒,转身就往家里跑去。一进门,我看见母亲手里端着半碗饭,那是锅底烧焦黑糊糊的锅巴啊。和着我们剩下的酸菜汁,她一口一口地慢慢吃着。我一下子明白了:这就是母亲给她留着的饭。我的鼻子一酸,一股热流直冲鼻腔,两只眼睛刹那间模糊成了一片。在母亲洗锅刷碗的磕碰声里,我飞快地跑出了家门……
长大后,在天南地北的奋斗与奔波里,无论得意与失落、不管成功与措折,童年中那个锅铲的形状,已经牢牢地印在了脑海里。耳边也会不时地回荡起,那种金属特有的磨擦声。母亲没有给我传金传银,更没有珍珠玉器传给我,可她送给了我一个家传宝物。这把很不显眼的铁制锅铲,镌刻着一个家庭的岁月痕迹、也留下了我们儿时成长的记忆。这足足能够让我,用一生来珍惜它、收藏它。
我们现在常说不要忘本、不忘初心,有些东西真的是不能丢掉的。在日新月异的变化中,每个家庭的日子都在芝麻开花。我也多次添置更换家具用品,也常淘汰一些过时的物件。尽管如此,那把已经绣迹斑斑的锅铲,始终让我难以舍弃。由于长时间的使用,它的头部已经磨成了内弧状。每当我看着它,就有着一份亲切的熟悉。因而,它也是我藏品中的心爱之一。我会在把玩中与它对语,看着它追记着过去的时光,也会沉浸在那远去了的岁月里。我不在乎人们所说的,人有了怀旧现象,就是年龄老了的说法。人生所经历过的事情,怎么掩饰都是去不掉的。况且,该记住的事情一定要记住。我记住了那曾经粗茶淡饭的日子,也总想再听一回,那锅与铲的磨擦里所发出“嘶—嘶—”的声响。

作者简介陈辉,资深媒体人、作家、评论家,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曲艺家协会会员、陕西省散文学会会员、陕西省楹联学会会员。作品散见于多种媒体,数次获得各级赛事奖项。
编辑:杨朝阳
END
《西北 大秦文学》投稿须知
投稿作品:1、散文、诗歌、小说、书画、摄影,文责自负。20日内未接到采用通知,作者可自行处理。
2、投稿作品必须为原创首发,未在其他平台发表过。
赞赏金:赞赏金十元以下,作为本平台维护费用;十元以上,60%的赞赏金作为稿费,15日以内以微信红包形式返还给作者;投稿者需加微信FJH15909278889,以便联系。赞赏金以发稿之日起,七日内为限,七日后的赞赏金不再返还作者。
投稿邮箱:771030120@qq.com
3、凡本刊发表的作品,将择优编辑成《西北 大秦文学》期刊,不定期印刷出版。投稿作品请附作者简介及照片一张。
《西北 大秦文学》编辑室
//西北大秦编委会名单//
【顾问】:莫言 阎纲 臧永清 李星 张立 亓宏刚 董鹏生王曙光 马可非张红利 周洁 刘小峰 屈永锋 鲁建超 吴树民 郑学武
【主编】:程 海
【常务副主编】:傅建华
【副 主 编】:郭淑萍 马建党 董蛟 曾威 许海涛 杜晓旺 李筱 周海峰 卢敏 南生桥 金永辉 李瑞辉 徐文强
【责任主编】:张翠贤 张希艳 杨朝阳
【散文评论】:杨辉峰 董军娥 董平张亚兰 倪涛 郭讲用
【诗 歌】:李俊凯 槐自强 刘科 孙斌 梁雪
【小 说】:王高产 秦 悦 马从容
【古 诗 词】:董世群
【书画摄影】:亓宏涛 李瑞辉
【朗 诵】:莫 非 许莉莉
【宣传推广】:白如冰 付国强 杨 沁 陈刚伟
【法律顾问】:梁 源 杨军汉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我们
【本刊声明】:
1、本刊所用图片未注明出处的均来自网络,感谢原创作者。
2、本刊所刊发文章,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本文地址:http://www.wahonge.com/10548.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生肖属相婚配网的公众号,公众号:未知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