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对强┃再 忆 父 亲

2020-10-16 18:02 

最近一段时间,常常想起我的父亲。父亲一生为农,对于吃穿不怎么讲究,米饭开水泡酸菜,他能吃得津津有味,即便是洋芋块熬小米粥,父亲也照样能海吃几碗。冬季保暖的衣服,他从来不嫌弃,只要穿着不冷就行。因为父亲体型偏瘦,遇有宽大不合体的衣服,就自己动手裁剪缝制,不一会功夫,衣服便与父亲的体型极其搭配。父亲穿衣服喜欢干净整洁,虽然每天都要下田劳作,但他的衣服上却没有多少尘土。父亲生平不爱说话,不爱吸烟也不爱喝酒,十分注重务劳脚下的黄土地。每年秋收完在土地封冻前,家里所有第二年要耕种的土地父亲都要用犁翻一遍。别人家开始拉牛赶驴准备犁地时,父亲早已犁过了很大一片地。有时候,等我去叫父亲吃早饭时,父亲已经犁完了一整块地。那个年代,家里烧火做饭很是费柴,父亲干完活回家的途中,总会顺带弄些干柴,时日久了,硷畔外面的柴洼洼一直是满满当当的。
打我记事起,印象中父亲只抽过几根烟,一次是我爷爷去世后,父亲不知从哪里弄来一包烟,抽了一根后,我就再也没见过那包烟。还有一次是母亲领着我到当时的吴起县医院做手术时,父亲连着抽了两根烟。父亲平时不喝酒,只是在过年的时候品一两口红酒。父亲不骂人,也不打人。他的一生虽然短暂,但他性格中的柔和足以包容一切。面对母亲的无理取闹,父亲常常不做争辩,也不去讲道理;面对子女的淘气顽皮,父亲只说几句干脆利落的话语,转身就离开;面对邻里之间的矛盾纠纷,父亲说的最多的就是三个字就是“不值得”。父亲的爱好并没有因为繁重的体力劳动而减少,他常利用晚上睡觉前的空隙看书看报纸。遇到经典的语句,父亲便抄写下来。记忆中,父亲和我谈论的都是些较为“高大上”的话题。什么国内事、国际事,他好像无所不知。对于耕田种地的事,父亲很少提及。母亲经常抱怨父亲,一天起来不给娃娃说点实际的,尽说那些空理论有啥用。父亲只喜欢说自己喜欢说的话题,任凭母亲百般唠叨,他仿佛啥都听不到。
父亲有一个小书房,是他特意给自己收拾的,里面有几个小书架,书架上的书放得满满的,有古代经典书籍、毛主席著作、历史名人传记、国内外著名小说等珍贵的书。可惜的是,父亲去世后,母亲一个人在家呆了两年,把父亲小书房里的书籍卖给了一个收废品的。我回到家时,母亲主动告诉我,说她看见那些书旧的,就卖给了一个开三轮车收废品的,而且卖了近一百块钱。听了母亲的话语,看着她满足的表情,我站在小书房的门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人生如同白驹过隙。父亲去世已经十六年了,十六年来,我经常想起父亲的言行举止,每想起一次,对父亲的思念便又增加一分。父亲一生没有留下什么物质财富,但他的言行举止却潜移默化地影响了我。时至今日,我的兴趣爱好都与父亲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
王对强,生于1987年,陕西吴起人,延长油田吴起采油职工,业务爱好看新闻,读书。

本文地址:http://www.wahonge.com/10464.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生肖属相婚配网的公众号,公众号:未知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