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青年文学家大奖赛参赛作品展(六)】宋千寻 短篇小说|| 二十五双眼睛

2020-10-16 04:30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杂志社简介
《青年文学家》杂志创刊于1953年,是一本经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批准的文学期刊。本刊全国公开发行,由中共齐齐哈尔市委宣传部主管、黑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和齐齐哈尔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中华文学基金会协办。自创刊以来一直以培育文学新人,繁荣文学事业为宗旨,以推动鹤城文化产业发展为目的,创建新时期新文学、新文化、新生活的大本营。我们诚挚地欢迎广大爱好文学的朋友加入【青年文学家杂志社群】
国际标准刊号:ISSN1002-2139
国内统一刊号:CN23-1094/I
投稿邮箱:1327257870@qq.com
咨询微信:Linlin2046dazhi
二十五双眼睛
文/宋千寻
陈煌真像他的名字一样,惶惶不可终日,在腊月二十六偷跑回了山里,躲进妻子秀英在崖上的小学。时值寒冬时节,再加上放假,按理说应该没有学生才对。但是妻子秀英是个死心眼,非要给六年级的学生义务补课,说是来年要小升初了,本来山里的教育就赶不上外面,再不加把劲,她的学生们去乡里上学,怕在班级垫底的。想到这,陈煌就埋怨妻子,这人实诚到有些傻气,现代人谁不出去捞金,守着破山沟沟,有啥发展嘞。在外面一个月赚的票票,比她在家一年教学赚的都多。苦口婆心地给妻子做工作,可妻子就是不吐口,她说一张罗不教这些孩子了,这些孩子惊慌茫然的眼睛就让她受不了,仿佛失去母亲的幼崽似的。秀英还反过来劝他,让他在山里踏实安稳地过日子。
陈煌觉得女人真是头发长见识短。虽然这次做生意失败了,那是时运不好,不代表没有时来运转的时候,一次成功了,够吃半辈子的。想起这次生意失败陈煌就窝火。倒腾山货时明明合作很好的收购站老板突然跑路了,这一跑不要紧,卷走了自己的货,让自己血本无归不说,还欠了一个种灵芝农民朱思晨的货款。货站人去楼空,房子退租,消息全无。陈煌除了一张车票钱啥也没有了,可是那头朱思晨等着收灵芝款呢。
陈煌抽了一晚上烟,嘴唇子都快被烤干巴了。凌晨时分烟头摔在地上,脚底板子一碾,走,回家,先过了年再说。否则坐着干等也于事无补,公安局破案不是一时的事儿,那东北驴朱思晨还不劈了自己。
蹲在崖上的陈煌收回思绪,下课的孩子们一窝蜂涌出教室,山里孩子们红扑扑的脸蛋上挂着水晶晶的大眼睛,那大眼睛里都是清个凌凌的,比太阳都亮,像金子一样。陈煌抄着袖子,蹭了一下鼻头,站起身来往教室走,跟前的孩子喊着“陈叔叔好,陈叔叔好。”陈煌回应着“嗳,好,好,娃们也好。”
妻子秀英走过来对陈煌说:“你咋还在这儿,不是让你回家去吗?”
陈煌说道:“回去干嘛,家里剩我一个,怪孤的。”
秀英道:“一会儿上完这节课,我就回,刚才手机上看消息,说武汉爆发了一种什么病毒的,大概意思就是传染病,我让补课的25个孩子都回家去。刚才我还在手机上看见一条消息说直通咱们县的6910次列车上有感染这种病毒的,全车的人都有可能被传染,政府正在全网搜索这些人的行踪呢。”
“这大的事,我咋不知道呢?”陈煌想起来了,为了怕朱思晨打电话催债,他几天前就把手机关机了。听妻子这么一说,他马上掏出手机登陆微信,果真政府发布了追踪6910次列车人员名单的公告。陈煌点开了链接,突然一个熟悉的名字跃入眼帘——朱思晨,他又看了一眼,不会错的,后面的身份证信息尾号是1336,黑龙江地区的。朱思晨来他们县,又转乘车来蒋家仡佬……陈煌脑袋嗡一声。
“当当当,”挂在操场上的上课钟被一个孩子敲响,吓得陈煌“哎呦”一声。秀英转身对敲钟的学生说:“别淘气,离上课还有一会儿呢,不是说了吗,今天让你们多玩一会儿,明天开始放假,你们都好好写作业不许出屋。”
敲钟的学生伸手指着崖下说“老师,是有人来我才敲的,你看那人不像好人呐。”
陈煌下意识的往崖下看了一眼,一个虎背熊腰的男人拎着一个手腕粗的木棍,往上走来。即便不是很近,也能感受出那人身上的气势汹汹。陈煌再仔细一看,顿时腿软了起来。朱思晨来了。
陈煌拔开腿,撒脚往后崖跑,不顾后面惊慌失措呼喊他的秀英。他知道东北人性格彪悍,会要了他的命的,尤其自己躲起来逃跑这事,朱思晨一定以为是自己骗钱跑了,所以才千里迢迢追到这儿来了。可是自己也是无辜的,也是受害者啊。
陈煌撒脚跑向学校后的下崖小路,看见路中一个孩子架起石头,底下生着火正在烤红薯呢。逃跑的陈煌心急如火,如同被烤着的红薯,心急地喊着“让开让开,快让开。”被吓惊了孩子惊慌的伸手去抓火上烤熟的红薯,“啊”的一声,显然是手被烫到了,可是还舍不得将手里的红薯干放下。
陈煌心里很烦,跳过路中的石头火堆,撞了孩子一个趔趄。孩子失声喊道:“哎呀,我的红薯,我给秀英老师烤的红薯。”陈煌听到妻子的名字,像被魔鬼定住一般,骤然停下脚步,惊呆地回望着他面前那个小小的身影,身后的日光作为背投,映衬着那个孩子都是金色的。崖上学生们的嬉闹声彼时不断钻进陈煌的耳朵里,他眼前浮现了那二十五双亮晶晶的眼睛。
陈煌攥紧拳头,“哎”了一声,折身往回跑,往崖下冲去。
陈煌在半山腰截住朱思晨,朱思晨黑着脸,握木棍的手紧了紧,眼睛放大一圈。陈煌大口喘着粗气,双手做出拦截的架势,“兄弟,你听我说,就是砸锅卖铁我都会把你灵芝钱还上,但是你不能上去,你是不是没看新闻,你乘坐的6910次列车上发现了病毒感染的人,据说那个什么病会传染的,染上会死人,是从武汉传出来的。兄弟,大哥求你了,我跟你走,上面都是孩子,咱别、别上去。”陈煌的声音都是颤抖的。
朱思晨正在气头上,“你丫的,别找借口来唬我这不懂文化的大老粗,你没钱,我要你做球,我朝你老婆讨去,我今个就要从他那拿走钱,否则咱们没完。”
朱思晨说着就要往上走,陈煌慌了手脚,有些激动地喊道:“不行,不行,真不行啊,我没骗你,不信,不信我给你看手机。”
朱思晨根本没理陈煌手忙脚乱翻手机的孬样,认定了崖上他老婆那里有钱,步子迈开往前走。
陈煌在朱思晨快走到跟前时慌了神,忽然噗通跪在地上,哭喊道:“兄弟,哥求你了,我说的都是真的,是真的。”朱思晨看见陈煌也算是伟岸的身子跪在路中间,心里咯噔一下,杀人不过头点地,在东北男人下跪是最屈辱和恳切的请求了。但一想到之前他不仅卷款逃跑,还关掉手机,自己是历尽千难万险才找到这的,一狠心又要往前迈步。陈煌急了,出手死命抱着朱思晨的大腿说道:“兄弟,你也是有孩子的人,看看崖上那些亮晶晶的眼睛啊,如果网上说的都是真的,你传染了这些孩子,你我都是千古罪人那,兄弟,我们等于拿刀子杀了他们。”
朱思晨的手松了,棍子在崖上的石阶上骨碌骨碌滚下去……
数天后,官方疫情报告里陈煌所在市新增两名新型冠状病毒确诊者,那二十五双眼睛依然晶光闪亮,在家门口迎接了新年的钟声。被追缴回来的灵芝,公安局通过医护人员告知了陈煌,陈煌转诉给朱思晨。朱思晨带着吸氧机,颤抖的写下,“捐给武汉没有患病的人,提高免疫力,早点好起来。”
那天的雪下了一整天,夜晚,天空中出现满天的星星,像无数双眼睛。陈煌透过医院的窗子望向夜空,开心的笑了,等病好了,他要回山里和妻子一起守护那些亮晶晶,开在尘世里的小星星。
【作者简介】宋千寻,齐齐哈尔市作家协会会员。
相关链接
1、新时代 新青年 新文学——首届青年文学家文学大奖赛征稿启事
2、【首届青年文学家大奖赛作品展(一)】巨荣涛 诗歌|| 柳枝辞(外一首)
3、【首届青年文学家大奖赛作品展(二)】吴利强 散文|| 感谢苦难
4、【首届青年文学家大奖赛作品展(三)】邹贤中 散文||振鹭于飞
图文:青年文学家杂志社
排版:逄璞
您点的每个赞,我都认真当成了喜欢

本文地址:http://www.wahonge.com/10436.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生肖属相婚配网的公众号,公众号:未知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