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四十年前

2020-10-15 11:06 

回首四十年前
————
□∕文: 陈跃进
四十年前,我二十一岁,正是热血青年。那时,我在福州军区高炮某师32538部队62分队服役,是指挥排的一名报话兵。
我们连装备的是8门100毫米高射火炮,是用雷达和射击指挥仪控制的,最大射程为21千米,虽然它可用于对付12千米以内的水陆空目标,但我们的作战任务是打击空中目标。

那年二月,我国政府为了教训那个忘恩负义、反华排华、屡犯我边的宵小临国,于十七日打响了一场“自卫反击,保卫边疆”的战斗。这场战斗从广西、云南两个方向同时爆发。我们师根据上级作战部署,于大战爆发前夕分批向广西前沿开进。
十七日凌晨,我们连经过三天三夜的紧张跋涉,从福州到达广西一个叫夏石的火车站。我们的武器装备刚从火车上卸下,立刻前往几十里开外的龙州1号阵地。
我们的作战任务是协同保卫边境领空、特别是作为出境作战交通要道水口大桥的对空安全,打击敢于来犯敌机。
我们正在行军中,西边的天空响起了经久不息的隆隆炮声,战斗已经打响。
由于我们的大炮等装备非常庞大沉重,加上道路狭窄弯曲,因此,虽然是摩托化行军,但速度较为缓慢。到达阵地后,我们立刻进行抢挖工事和堑壕掩体。那是一块大半是岩石的荒山坡,要求抢挖好工事掩体的时间非常紧急,劳动的强度非常大。

我们一个个疲惫不堪,喉咙冒烟,偏偏一时在周围找不到饮用水源。连队发给大家每人一份压缩饼干,这压缩饼干实在咽不下去。大家都明白,这是在打仗,天大的苦也得吃下去。
工事挖好后,我们立即进入紧张的战斗准备,加强搜索空中目标,保障通讯联络。
为了应对敌国特工的袭击,我们连成立了十人组成的应急小分队,副指导员担任队长,我是队员之一,我的装备是一部电台、一挺冲锋枪加二十发子弹、两枚手榴弹、一挺40火箭筒加两枚火箭弹。我们进行应急训练,我背负几十斤重,却并没有掉过队。在战场上,我还被批准填写了入党志愿书。
有一次,我们连接到做好转移阵地的命令。那天是一个灰蒙蒙的天,能见度极差,吃过午饭后,我正在指挥所值班。
忽然,我和电话值班的战友同时接到上级通过有线、无线下达的命令,我们同时喊出:“一等”。还半眯着眼休息的侦察班战友如同火燎了屁股一般,从凳子上弹起,提起手摇报警器,边摇边冲出指挥所。
刹时,尖厉的警报声在整个阵地上空响起,火炮阵地上也立即敲响了空炮弹筒,片刻间,8门火炮炮手全部就位,炮弹上了供弹机,火炮阵地树起表示作好了战斗准备的红旗,雷达、指挥仪正在加紧搜索目标。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我们报效祖国的时候到了。我全神贯注,既注视着连长的一举一动,又倾听着耳机中细微的声音,保障上传下达,生怕出现半点误差。
“目标捕捉。”由于我们营与所属各连的电台是同频的,我的耳机中传来我们营一连战友向营部报告的声音,接着是报告目标的方位、高度、距离、速度。一连相隔我们连数公里,敌机虽然已刚进入他们的火力射击范围,但我们连却够不着。当时我想,如果这架敌机再飞近些,进入我们连有效射击范围该多好。
我从耳机中听到了营首长下达开火和一连连长复述开火的命令,听到了“咚、咚、咚”的炮声,听到了“目标消失”的报告声。

战争是要付出血的代价的。有一天我正在值班,我觉得信号受到干扰,不仅时强时弱,还出现串频。就在我旋转旋钮调整时,忽然我清晰地听见有人先是用密语联系,紧接着直接报告班长情况危急,片刻后一声爆炸声,耳机内便无声无息了。
我想,这位不知名的战友应该是牺牲了。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也许没有一个战友看见他的英勇牺牲,但我听见了他的英勇牺牲。
相隔我们阵地不远的地方,有一个烈士接收站,我曾经目睹解放牌汽车拉回的一车车烈士遗体。

有一次,我和我们排长还到了烈士接收站,目睹烈士遗物在火中化作灰烬,那刺鼻的焦烟味与旁边菠萝蜜林结出的果实飘出的果香形成鲜明对比。烈士遗体经过简单擦洗、一块白布包裹后放置在一旁,等待安葬。他们都是为国捐躯的好儿郎。
我们每人都分发有一块塑料布、一块白布,它的作用就是如果我们“光荣”了用的。为国捐躯死亦生,白布裹身埋他乡,何足畏哉!那时家里已经二、三个月没有我的音讯,而报纸、广播传播着自卫反击战的消息,真不知道家人是怎样着急的。

一九八〇年,父母在县三中工作,我回去探亲,母亲看见我,泪流满面,她说:“当时有人说你的遗物都寄回上杭老家了。”我安慰着母亲,为国而战是会有流血牺牲的,如果遇上也值。
战争期间,最能体会军民鱼水深情。战斗刚打响时,当看见边民们携带着简易的生活用品向内地转移时,我们的内心满是责任。后来,在他们渐渐安顿下来后,他们不仅参与擦洗、整容、掩埋烈士等工作,还为部队送来慰问物资。
一天下午,我参加完团部仓库军用物资的转移装车返回连队阵地,当我们乘坐的车快进入县城时,正赶上龙州人民举行盛大的欢迎仪式,欢迎从前线凯旋的将士。

我们被现场指挥整顿部队入城的指挥人员临时编排进去。只见高大的彩虹门下数百米夹道欢迎的群众载歌载舞、龙腾狮舞、锣鼓和鞭炮声交织在一起,许多的老百姓手提小篮子,不断地往部队人员手中塞入鸡蛋、香烟、饼干等之类的物品。
我默默地注视着那些素不相识的老百姓,眼睛有些湿润,那不是一、二块钱的物品,那是老百姓的一颗心啊。这时,我想起了一首军歌中的一句歌词:“战士上前线,人民是靠山。”为了国家,为了人民,作为军人,我们还有什么不可以付出的?
四月上中旬,我们胜利完成参战任务,归建所在的福州军区,返回原驻地。

冬去春来,光阴似剑。在四十年的时间里,祖国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而我也已由青春时期步入须发斑白的老年。
远去了,我曾经那短暂的一小段留在战火中的青春!可是,我对它的回忆却总是温馨如昨,每每想起它,我的心情会莫名的激动。
古城旧梦】出品微信号:gcjm888888

陈跃进:男,曾任修水县文化广播电视局副局长,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古城旧梦》特约作者。在江西日报、江西画报、九江日报等媒体杂志发表过多篇文章,并出版过多本文学书籍。
申  明:①作者发稿至《古城旧梦》,则视为授权让《古城旧梦》首发和原创;②个人转载内容至朋友圈和聊天群,无需特别申请版权许可。

本文地址:http://www.wahonge.com/10400.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生肖属相婚配网的公众号,公众号:未知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