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燕┃高 考 和 母 爱

2020-10-13 23:20 

高考成绩出来了,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啊。李姐的孩子超出一本分数线30分,我们都替李姐高兴。因为李姐最近半年每次过来做皮肤护理时,总会说起孩子马上就要高考的事,担心因为疫情上网课的原因,孩子会发挥不好。起初我以为李姐的孩子可能学习一般,每次我们都会宽慰她,说没事,男孩子只要明白了学习的重要性,就像开了“挂”一样的,会考好的。后来才知道,是李姐的要求高,孩子学习一直都挺不错的!是啊,对于孩子学习这件事,我想没有哪个家长是可以满足的,都是希望他们优秀更优秀点吧。恍惚间,我突然想起了我高考那年的时光。那时的我和如今叛逆的孩子们如出一辙,不知道学习的重要性,除了上课之外,每天都和我最好的朋友苗子在一起。偶尔也会拿着书在操场背一背,但是作为“数学绝缘体”的我们都知道严重偏科的我们是不会有好成绩的,当时的我已属于自我放弃的状态。母亲却不厌其烦地每天给我打气,每周六回家,也总会变着法的给我做各种好吃的饭菜,美其曰改善生活,好像我多吃点好的,就可以多会做一道题,多考一分似的。每次送我去学校也总是千叮咛万嘱咐的,“要好好学习,没时间了,你看没剩多少天了?”......当时我没有觉得什么,现在回想起来母亲每次为我忙里忙外做饭的身影、经过我学习房间时脚步的蹑手蹑脚和目送我坐车去学校时焦急的目光,都让我无比愧疚和自责,母亲为我挡了所有生活的苦,而我当初却连学习这点苦都吃不下。
最让我愧疚的是5月12日汶川地震那天,中午刚上地理课,教室的摇晃让我们都紧张地跑向了操场,缓过神后的同学们都往家里打电话报平安,我也焦急地拨通了家里的电话,爷爷和奶奶都平安,母亲却去了延安。我紧张地拨通了她的手机,母亲告诉我,她在延安清凉山为我高考祈福,那一刻,我瞬间哭成了泪人,我埋怨她这么危险,为什么要去那么远的地方?为什么要这么迷信?其实我知道我是在埋怨自己的不争气。人们常说尽人事,听天命,我想母亲肯定是拼尽了所有的力气,却又不甘于听天命,想靠迷信这些事可以让我在考场上多一份机遇、多一分冷静,或者多出来一道我曾经做过的类似题目吧。我不知道穿着高跟鞋的她是如何顶着烈日从清凉山那一节一节的阶梯走上去和走下来的,我只知道我是一个不孝的孩子,让她为我操碎了心。后来母亲又联系多年未曾见的同学、同事的老公,看有哪些是学校的老师,今年会不会监考......我明白她的小心思,看着她跟许久未联系的朋友们讨好似的拉着家常,然后慢慢再扯到我的高考,那一刻,我才真正明白了高考的压力不是来自于成绩和对未来未知的迷茫,而是这份沉甸甸的母爱,让我自愧不配!最后的时光,我也努力了一把,心想着临阵磨刀,不快也应该能亮三分。第一门语文答卷时,我很忐忑,中午回家吃饭时,母亲却出乎寻常的平静地对我说:“这个社会考不上大学的人也很多,不要紧张,正常发挥就可以了。”当时我不理解母亲,明明是时时刻刻都盼我可以考一个好成绩的呀,今天却似乎突然变了。后来奶奶告诉我,母亲在校门口等我时,看到我从远处走来眉头紧锁,嘴角出现了一层干皮,她难过了,心想干嘛要把我逼成这样?所以她妥协了。我是家里的老大,母亲从小对我的学习就格外严厉。小时候我很怕和母亲一起睡,因为他总会让我背诵和默写课文,二年级时就要我开始写日记。尽管当时家庭困难,但是《英语学习报》和好记星学习机,她一样也没有少给我。我想不到望女成凤的母亲是如何压抑着对我的期待,然后平静地说出那样违心的话的,但我知道,那是因为母亲对我的爱,远远的超过了她对我高考的期待!后来可能是我没有了心理负担,竟然超常发挥了一把,顺利地拿到了大学本科录取通知书。但当时的我为了减轻家庭负担和日后好就业,果断地选择了延长子弟学校。那段时间,在单位上班的母亲电话里询问了好多回,一直劝我上大学,最后我没有听她的话,为此她责骂了我好久。这么多年来,这也成了她心中永远的心病和对我最大的遗憾,我不敢在她面前抱怨工作,那样又会让她陷入深深的自责。她会责骂我没出息,当初为什么不上大学,然后又开始责怪起了自己,怨她当初就由着我,尽管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所幸的是妹妹一直学习成绩优异,后来考上了大学,毕业后又成为了国家公务员,让一直辛苦抚养我们长大的母亲欣慰不少!
而她又开始省吃俭用为我们攒家业。母亲一个女人,从二十几岁的青春年华一路走来,硬是靠着自己的吃苦耐劳为我和妹妹在县城攒了两套房,西安按揭了一套房。我总让她考虑一下自己怎么享享福,她总是很信服网上的一句话说:“靠谱的父母会为孩子攒资本,只有不负责任的父母才会说着儿孙自有儿孙福,我多累点,我的孩子就能少苦一点!”前几天因为刷抖音看了好多学霸被清华北大录取的视频,晚上竟然梦见自己的女儿考了690分,在梦里我纠结到底是让孩子上北大还是上清华,结果一乐呵竟然笑着醒来了。发现是一场梦后,我一边笑自己一边也明白了为人母对孩子的爱和期许,明白了大女儿英语发音不准时我的焦急和二女儿不认真跳舞时我的恼火,也想起了小时候自己只是少写了两篇日记,而母亲却坐在沙发旁哭了好久的那个场景......此刻我放下了手中的笔,拨通了微信和母亲视频聊天,询问她晚饭吃了什么,追的电视剧播到了哪里,女儿和儿子有没有累着她,虽然我中午才刚离开家,刚离开她......
马燕,陕西吴起人,现在吴起采油厂上班。

本文地址:http://www.wahonge.com/10326.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生肖属相婚配网的公众号,公众号:未知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