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花甲孽缘(11)

2020-10-06 07:29 

▲▲ 点击蓝色关注@海那边山里人▲▲
照院长的意思,她好好谈恋爱,结婚,生子,往这条路上赶。与此同时,她又是情人。陪院长打打高尔夫,有时候加上住宾馆。
不是喜欢他,她是绝对不会干的,她可不是那种下贱的女人。
她征服了他,痛苦。拜倒在石榴裙下,她觉得很好。
设计师明是个上进的青年,可他那么肤浅,什么都不懂却豪情壮志的说世界都是他的。
看他发的微信,天天发,一天发几次,今天在这酒吧,明天在创业馆,后天在喝咖啡加班……
她也不跟着他,闲下来她就开始回忆与老人家的点点滴滴,越想越有想头,每一个镜头却与童年的自己遥相辉映。
弗洛伊德说,童年决定了一个人的一生,这是对的。
你不一定是最美丽的,但你一定可以成为最出众的。
陈医生就是最出众的。
枪打出头鸟。在内地县城医院,陈梅这只最出众的鸟被打得遍体鳞伤,臭鸡蛋满身。
逃生到深圳大医院,被院长罩着,安稳了。
深圳,爱还是爱不上的,我们已经相处了十年。来来往往,往往来来。你身体的很多个部分,我已经熟悉到差一点爱上。
开始是公交车,出众的陈梅医院端庄大气优雅坐在角落里,如一棵盛开的花……
她站在群众中,拉着车环,如一支盛开的花……
她挤车,男人故意近一点再近一点……
经过,经过深圳的每一条线,穿过你身体的表面。
然后是地铁,穿过穿过你身体的核心,进入你的心,匆匆忙忙,来来回回,回回来来……
后来是出租,是他的车……
再后来有了自己的车……
仿佛我已经了解你,已经熟悉你,已经爱上你。可是要是有人问我,深圳?
陌生,深深的陌生。住了十年的深圳,还是陌生……
她的眼泪真的要掉下来。
太忙了,忙着挣钱,忙着手术,忙着加班,忙着学习,忙着与情人约会……
忙着梳妆打扮,忙着团聚,分离……
把我的钱还给我,你不是已经卖房了吗?
陈医生对院长说。
过几天。
几天后,院长好像忘了这事。
又过了几天。
沒还我的钱呀?
陈医生有点生气。
去找会计……
会计说,帐上没钱了。
怎么回事?
陈医生不敢生气,问院长,你的房子卖了多少钱?
你的钱会付利息好吧……
他走了,她望着他的背影发呆……
我拿什么来爱你?
光头小林子中午来到院长办公室,院长不在,陈医生在。
给你看张照片。
一堆注射过的产品的包装盒,一个个摞在一起,像是战利品,又像是一个个生动的故事。
没想到一周竟积累了这么多的产品包装盒。陈医生说,这周微整形的客人多。
但是挣钱少,小林子说。玻尿酸现在价格都透明了,还是做手术好。
呵呵……
陈医生笑,心里想,你可真操心。
那个清华大学的王宝强,这算盘也打得太精了,隆鼻要先用玻尿酸打,确定形状好看了明年再做假体,这怎么收费呀?
陈医生拍拍她的肩,我知道你有能力让他先全额交费的,至少八成。
哦……小林子撅着嘴。
中午吃啥?陈总。
小林子问。
哼!陈总。陈医生笑,怎么,小林总要请吃饭?
哈哈哈哈……
小林子捂着嘴夸张的大笑,我一个月才几个钱,我请你吃得下去吗?
司机进来,送来二份麦当劳套餐,放在桌子上。
不言自明,院长和陈医生的。
小林子打开一份,拿起一只鸡腿啃起来。
你,你什么意思?司机急了。
院长的我吃了,怎么的?小林子一副无赖的样子。
情人总有可能在某个时刻不顾一切的任性。
司机撇撇嘴,又急急的跑去再买一份真功夫。院长一般不吃麦当劳,偶尔点,他更喜欢喝中餐。
陈医生支走小林子,走,走,走,出去吃,下午有手术,中午要休息会。
下午要做的是双眼皮修复,院长亲自做。
双眼皮对整形医生来说,最简单的手术。对患者来说,也是最常见,最普通的手术,所以一旦出现双眼皮不满意,就会说,这个医生真垃圾,连个这么小的手术都做不好。
双眼皮很简单?No。见过了太多,做的手术越多,越不敢说是个小手术。找什么样的医生做手术真的很重要,同样是双眼皮,有人立即变美,有人的双眼皮夸张得丑到像个死眼皮。
找院长来修复双眼皮的越来越多,都是那些年轻医生做了几次无法改变的难题手术,当然费用也收得高。
行业内院长有名气,有些患者经医生推荐不远千里从杭州,郑州,南昌等地赶来。
网络部主管看到这个亮点,宣传开始剑走偏锋,重点宣传修复,修复双眼皮,修复丰胸。
天天大广告宣传的富华整形,因为一个手术被中央台抓住现形调查他的内里子……
这个新闻在业界引起轩然大波。
院长获利。
来做修复的网络咨询暴增,医院的生意呈上升趋势。
院长的脸笑容可掬。
晓染带着她的团队,奔跑于各大美容院,她在尝试各种方法之后,最后还是决定主攻美容院,毕竟爱美的女人们都在这里。
她学到了各种各样的女人法则,都是教女人花钱的,败家的。
比如你负责养家,我负责貌美如花。
女人要狠,地位才稳。
晓染停留在一家叫颜丽雅美妆的美容院,死缠住老板娘。
对不起,我们已经有合作整形医院了。
我们价格更低……我们医生安全……
不要说了!老板娘下逐客令。
您美丽又年轻,怎么说话这么狠?晓染低声唠叨。
你这人怎么回事?走!走!走!再不走我叫保安了!
哈,老板,你的眼袋没祛好,一看医生的手艺就不行,我们的医院院长以前是公立医院院长,做修复手术三十多年……
晓染学会了信口开河,她也不知道院长能不能修复眼袋?她看这个女人美中不足是眼袋……
神经,我这个是上个月刚做的卧蚕,什么眼袋?你懂不懂?
啊?卧蚕?晓染脸一红,还是不专业呀!又丢丑了。
但嘴上逞强,可是,可是,你这做得不好,像眼袋。
一下子打中了老板的心怀,但是老板还是装,别说了,别提了……走吧,今天我还有事,以后有时间就去你们那看看。
晓染赶紧送上名片。
同时,她求,老板,您行行好,也赐张名片给俺吧……
老板看她那可怜的样子,笑了。
给你!
哦也,晓染看着名片上的手机,对不起,以后将电话信息不断,烦死你来介绍我们自己,合作合作吧,只做手术,手术你们美容院做不了吧!
漂亮的个性的小林子新增了4个耳洞,一共8个耳洞。各式各样的耳钉耳环一抽屉,心情不同,耳朵上的响声不同。
一个人沒爱过之前叫做孤单,爱过之后叫做寂寞……
寂寞的小林子,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收到院长的邀请。
即使她主动,他总是说他忙。
难道他又有了新欢。
她不知道,他的新欢是小孩子……
很忙,忙碌之后和李隐腻歪在一起,疲惫一扫而光。
医院生意好了,能达到基本不亏损了,这是巨大的进步。
老当益壮,他对自己更有信心了,对孩子的妈妈亦温柔多了。
一起去海边走走……
娃娃喜欢海水,在海水里玩得不愿上岸。
爸爸和妈妈左右呵护着。
夕阳西下,晓染幸福得无与伦比。
晚上一家人睡在大梅沙的喜来登酒店。
做梦,又像做梦了。
晓染紧紧的抱着他,如果我们真正是一家人,那才是真正的幸福。
结婚?
这两个字像原子弹一样,炸蒙了晓染的整个世界。
脑子坏了吧,在海里进水了吧!
但人生重要的事情就是确定一个伟大的目标,并决心实现它。
院长办公室墙上挂着一幅毛笔字,字写得太草,晓染经常不由自主的猜测认读,在心里乱读,不能丢丑。
今天,做完手术的院长自己把它读了出来,我们李氏一族的伟大目标是,李氏春秋成为深圳最大最高端的整形医院,云集世界名医,驰名国际。
哈哈哈……
他笑得热烈,像过年放鞭炮似的。
晓染抿着嘴笑,透心甜。
陈医生也在笑,鸿图大志呀!
司机也在笑,相信会有这么一天。
只有小林子不笑,她想哭,院长离她越来越远了。玩腻了?即使是玩……
小林子从来没想过生个小孩,她自己还是个孩子,结婚可以,小孩不要。
可她真真实实怀孕,看到两条线的那一霎那,她想晕死过去。妈呀!
孩子当然是未婚夫的。
她要立即打掉,立刻无痛人流,想也不要再想。
但明说,反正准备结婚,可以要。我爸爸妈妈退休了天天没事干,他们早就想抱大孙子了。
不可能!小林子斩钉截铁。
果然,她打掉了小孩,那么简单的事。
早八点院长和陈医生上飞机,要去日本学习一周,晓染通宵达旦做猪肚鸡。
留住他的心,先留住他的胃。惦念……
通宵活跃,为娃爸明天一早能吃上美食,真是被自己感动。
殷勤的为他按摩全身,补染发,收拾好行李箱。
坏娃娃,爸爸要走了好像有感应似的,不睡。老爸坐床边,立即扑怀里,傲娇得不行,不要妈妈了。
这心肝宝贝,争分夺秒地粘着爸爸。老爸数不清的吻,口水湿了隐儿全身,对你爱,爱,爱不完。
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
老头子瞎唱着开心,心情啷个里个郎。当然不是爱情,是亲情。
一早就走,他明确表示不需要做饭,随便吃点稀饭就行,保姆做可以,带好孩子要紧。
可是晓染要热情。
因为那个美容院老板说了,最贵的富养就是父母相爱,我们是父母,我们要相爱,相爱向基础是什么?美食。
喜欢上班一一
大清早,晓染在站台等公交,上班去。
她开始穿旗袍,如果有钱,她要穿尽《花样年华》里的旗袍,去菜市场买个面条亦要涂上口红,婀娜多姿,何况去上班。
美容院的老板说,要附庸风雅的看画展,听音乐会,吹一缕请风,盯一片晚霞,坐上屋顶踮着脚尖数天上的星星,观望月亮的喜怒哀乐。
哈哈,还有这一重天。
早起的阳光穿过树叶穿过公交车的玻璃窗荡漾在晓染的发髻上。
医院里只留下一位医生坐诊,手术。晓染不由自主的要多操心了,这是我们家的医院么?
心里虚幻的,但也是真实的。
李隐要打防疫针了,母子俩带着保姆一起去香港。
香港,我们又来了,晓染春风满面。这是改变他们命运的吉祥地。
辗转到了健康院,在预约时间的前半个小时到达。
健康院干净整洁温馨有序安静。
粤语叫号,叫到李隐了。
6号房间先脱光,穿个干尿片,量身高体重。胖小子,全超标。护士姑娘说,不要营养过剩。
又分别按顺序进几个房间,检测他的成长状况。
最后一关,打针。
打针前晓染抱着他端坐医生面前,两手试着分别捉住他的手和脚,一看这驾势,大哭,不肯被擒,挣扎。
再次抓住他,不管不顾他的哭啼。医生动作利索,大腿一边1针,转过来又2针,隐大声大声哭,上气不接下气。
染抱隐出外面凳上,隐的小嘴翹翘起,缩缩起,哭哭哭……染抱着,摸着他的头,孩子委屈,无助,求助,弱小,萌宠。
晓染心疼心动。
返程途中,室外大阳,保姆打开婴儿车的蓬,隐猛的大哭,像被惊动一样。
晓染急忙解开安全带,抱隐儿入怀,不停的道歉,宝贝,怎么了?哪儿不舒服了?
骄阳下,晓染抱着儿子,不住的说,要是爸爸在,会心疼死的。
保姆检查了隐儿的全身,没什么问题,可能是打针后的余痛还是延续的惊吓,这跌宕起伏。
公子脾气大,不喜欢的,统统扔掉,不喜欢的玩具,不喜欢的吃的,扔掉,甚至是砸掉。这家伙,晓染点他额头一下,内心却是欢喜的,他可不傻,虽然才一岁,可是知道选择自己喜欢的,并且固执。
夜不能寐,折磨人的娃娃
哭,使劲的哭,拼命的哭, 为什么?
喝奶好吗?泡了一杯,不喝。
喝水好吗?还是不喝。
开着空调的,不热哟。
完全没有蚊子哟。
身上哪儿庠吗?检查一遍,没有红的地方哟。
肚子疼吗?我怎么知道呢?我要钻到你的肚子里吗?
没有发烧。你怎么了?是想老爸了吗?折腾n久,全家都别想睡觉了。
打爸爸的电话,爸爸说微信视频。
哈,父子俩看到了。
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
老爸手舞足蹈的唱起来,使出浑身解数。
这娃,笑了。
那边的老爸,更笑了。
晓染没法睡了,这父子俩,吵不完。
星期六晚上,李超在抄英文诗作业,晓染做饭,煲了一锅鸡汤。
《不要温和地走那个良夜》——著名威尔土诗人狄兰·托马斯所作。
李超诗抄完了,出来吃饭。院长不在家,一家迅速分裂成两块,晓染,李超一队,院长老母亲和保姆一队,李隐是争夺对象。
饭桌上,保姆先给老母亲盛鸡汤,一大碗。
晓染说,不要盛那么多,老年人吃多了油不易消化,又是晚餐。
晓染给李超盛了一大碗鸡腿和汤。
李超吃了两口,转给晓染。妈,不想吃了,你吃吧!
晓染喝了一口,味道不好。
怪不得今天鸡汤没有散发出香味,我还正奇怪呢,这味道也差。这不是家鸡,是肉鸡!
晓染很生气,儿子一周才回来一次,长身体要补补,她很后悔今天又跑去医院操心,没有亲自买菜。这老太君就买这给我儿子吃!
老太君说话了,有肉鸡吃就不错了,还挑什么?
晓染不知哪来那么大火气,也许是平日积累的怨气一起暴发了,老太君一直看不上晓染,不管晓染多么努力的对她好。
她端起砂锅,把一锅鸡都倒到垃圾筒里,这种肉鸡不能吃,吃了会生病!
老太君气得站起来,将一碗热腾腾砸到晓染身上,晓染的手及被烫的部位发红起泡。
李超赶紧把妈妈扶到卫生间用水龙头冲。
保姆扶着老太君,说着安慰的话。
李隐哇哇大哭,有几滴汤也溅到他身上了,保姆又急着去抱李隐。
混乱一团。
上一章
(未完待续)
海那边山里人(ID:techie8185)

本文地址:http://www.wahonge.com/10123.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生肖属相婚配网的公众号,公众号:未知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