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我以深情暖浮笙(08)

2020-10-06 04:29 

▲▲ 点击蓝色关注@海那边山里人▲▲
附:
本书是青筱筱(榴芒)连载小说
整本会在公众号连载
- 上一章 -
离开医院,安生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游荡,停停走走,走走又停停,直到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她才回了颜家大宅。
原本以为,这么晚,大家都休息了。
不过,出奇的,徐静怡却还坐在大厅里看电视,像是故意在等她似的,看到她回来,立刻便笑着慈爱地向她招了招手。
“妈,这么晚了,您怎么还没休息?”走过去,安生浅浅笑着道。
徐静怡拍了拍身边的位置,“来,安生,陪妈坐一会。”
安生看着徐静怡慈爱的举动,心中不觉有些别扭,嫁进颜家一年,她从来就没有尽过一个做媳妇的本分,好好孝敬过公婆。
不过,五年职场的爬模滚打,安生早就能做到喜怒不形于色,就算此时心中觉得再别扭,她也没有丝毫表现在脸上,而是扬唇笑了笑,走到徐静怡身边,坐了下来。
看到安生坐下后,徐静怡吩咐一旁的佣人,去把炖好的血燕粥端上来。
“安生,我知道,这一年,委屈你了。”吩咐完佣人,徐静怡拉起安生的手,轻叹了口气,满脸慈爱地道。
安生看着徐静怡,她不知道徐静怡是不是知道了她和颜展宏之间的事情,但她清楚,徐静怡没有在她面前做戏的任何必要,所以徐静怡此时的话,应该是发自内心的。
“展宏这些年,是被我们给惯坏了,但是,他的本性是好的,也是喜欢你的,要不然,当初他就不会放着那么多女人都不选,偏偏看上了你,你和结婚。”
安生听着徐静怡的话,心中难免自嘲,如果徐静怡知道,当初是她跑去求颜展宏,答应他只做他的挂名妻子,不过问他在外面有多少女人,更不会管他在外面如何乱来。
要不然,颜展宏又怎么可能会娶她。
心中不是滋味,可是安生的脸上,却仍保持着得体的笑意,不过,她却垂下了双眸,再不敢直视徐静怡的双眼。
当年她跟慕云笙的事情,虽然不至于满城皆知,但是,颜家娶媳妇,不可能不调查清楚她的过往,就算他们查不到她曾怀了慕云笙的孩子,并且生了下来,却不可能查不到她和慕云笙的那段过去。
一年前,安生只顾着为了见到和慕云笙的孩子而去求颜展宏娶她,却忘记了搞清楚,为什么除了颜展宏,颜家的人都会接受她。
豪门大家,最在乎的莫过于家族的声誉,既然颜家的人不可能不知道她和慕云笙的过去,那么为什么他们又都接纳她呢?
一年来,安生第一次困惑了。
“妈……”面对徐静怡的温和慈爱,安生心中突然生出浓浓的愧疚来,“展宏他很好。”
想起今天下午在医院时颜展宏转身时的那一抹黯然神伤,安生便觉得其实颜展宏也并不是什么可恶的人,只是,她从来都拒他于千里之外而已。
徐静怡看着安生一笑,拍了拍她的手背,继续道,“展宏不懂事,我和你爸会说他,不过,现在我和你爸年纪都大了,我们现在唯一的心愿,就是你能给我们颜家开枝散叶。”
安生抿了抿唇角,把头垂的更低了。
“有些事情,你不要跟展宏计较了,等展宏出了院,你们俩个好好的过日子,抓紧满足我和你爸的心愿,好吗?”
听着徐静怡的话,安生的心中越发觉得不是滋味,既然她都已经决定了要跟颜展宏离婚了,那就没有必要再继续骗颜家其他的人。
不管颜家是否要对安家撤资,让安家完蛋,她也不想继续再骗颜家人的感情了。
“妈,其实……”
“太太,燕窝端来了。”
正当安生想将她和颜展宏的事情都告诉徐静怡的时候,佣人将燕窝端了上来,放在了茶几上。
“来,安生,这血燕是给你炖的,赶紧喝了吧。”徐静怡将茶几上的血燕端到安生的面前,慈爱地道,“我看你最近都瘦了,女人呀,就是要趁还年轻的时候好好保养,要不然老了再保养,就迟了。”
看着眼前的徐静怡,安生到了嘴边的话,却突然卡在喉咙里不知道要怎么说出口。
或许,让颜展宏来开口说清楚一切,会更合适吧。
……
回到房间洗漱干净,已经是凌晨了,明明累的脑袋都胀痛,可是,安生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
万籁俱寂的深夜,黑暗中,安生睁大着双眼看着从窗帘缝隙里透过来的微弱光线,就如同她想要留住心中那唯一一道微弱的亮光一样。
突然,门口传来了轻微的声响,安生静心一听,是颜忆如的声音。
颜忆如的房间完全在不同的方向,这么深更半夜,颜忆如怎么会跑到她的房间外来。
哦!对了。
安生突然想了起来,林耀白就住在她的隔壁房间。
眉心不由微蹙一下,原本浅淡的睡意,一时间被门外颜忆如娇柔的声音扰的全没了。
强迫自己闭上双眼睡觉,不去听门外的动静。
可是,越是强迫自己睡觉,门外的声音便越是清晰,让她的整个大脑,也越发清明,再没有丝毫的睡意。
大概四五分钟后,门外终于清静了。
睁开双眼,安生深吁了口气。
想必,此刻隔壁的房间里,正在上演春光无限旖旎的一幕吧。
想起自己跟林耀白三次的抵死缠绵,安生不禁讥诮一笑。
她真的是一个坏女人,在明知道林耀白是颜忆如名正言顺的未婚夫后,她的身体却还是不知廉耻地接受了他。
借着窗帘缝隙里透过来的那缕缕微弱的光线,安生下了床,朝阳台的方向走去。
既然睡不着,不如干脆出去吹吹凉风,将大脑里像浆糊一样,剪不断理还乱的思绪,都吹走吧。
拉开窗帘,推开阳台的玻璃推拉门,抬眸朝阳台望去,只是一眼,安生便惊住了。
因为她看到的,是林耀白穿着一件黑色的浴袍长身玉立在她的面前,修长的指尖,快要燃到尽头的香烟明明灭灭,就要烫到他的手指。
昏暗的光线打在他轮廓清峻,线条分明的侧脸,晕出一淡淡的迷幻的光圈,让安生以为自己看错了。
她看到的,到底是林耀白,还是慕云笙。
是慕云笙,一定是慕云笙,一定是幻觉,因为此时的林耀白怎么可能出现在她房间的阳台上。
可是,慕云笙的身影,从来都不会如此清贵冷傲,让人从心底生出寒意!
眉心倏尔一蹙,安生转身便要逃。
只是下一秒,她的手臂却被一只有力的大手紧紧地拽住,往后一拉,然后她的整个人微往后倒去。
身体瞬间跌入一个温暖结实的胸膛,安生反应过来想要挣扎的时候,她的双脚已经离开了地面,被林耀白打横抱了起来。
“放开我!”安生倏地就怒了,抬头瞪着林耀白,压低着声音怒吼。
林耀白完全不看怀里的人,只是抱着她大步往大床的方向走去,声线低低沉沉,如暗夜里的幽兰般地道,“如果你想把所有的人都引来围观,那就尽管叫吧。”
看着头顶的男人,想到颜忆如可能还在门外,安生鬼使神差地便停止了挣扎,更停止了叫喊。
感觉到怀里安静下来的人儿,林耀白深邃的墨眸里,暗芒划过。
大步来到床边,妆安生放下后,他自己也直接上了床。
“你干什么?”看着林耀白在自己的身边躺下,安生又低声怒吼。
不过,林耀白却对她的话置若罔闻,直接伸出双手将她圈进怀里,然后将她的头摁进自己的颈窝,淡漠却带着命令的嗓音沉沉道,“别动,睡觉!”
男人身上淡淡的烟草味道和沐浴后的清洌气息瞬间充斥着安生的鼻尖,那炙热的体温更是将她冰凉的身体包裹,低沉暗哑的嗓音,更是如魔咒般,让安生很快便失去了挣扎与思考的能力,让她如一只累到了极点的困兽,只想找一个温暖安静的港湾,沉沉地睡过去。
他真的只是想抱着她睡觉吗?
强烈的倦意瞬间来袭,蜷缩在林耀白温暖舒服的胸膛里,一切,似乎就如五年前一样。
什么也不愿意再想,什么也不愿意再顾及,闭上双眼,很快,安生便沉沉地睡去。
……
五年来,安生从没有哪晚睡得这么好过。
翌日,安生醒来,身边已经没有了林耀白的身影,就连身边的床褥,也已经没有了他的温度,只是鼻尖,仍旧还萦绕着那淡淡好闻的味道。
一整夜,林耀白真的只是抱着她睡觉,什么也没有干。
为什么?
安生突然就又困惑了!
林耀白拒绝颜忆如这个未婚妻,却跑到她的床上来抱着她睡觉,难道昨晚的一切都是她的幻觉吗
还是说,林耀白其实跟颜展宏一样,喜欢跟不同的女人上床。
眉心倏尔一蹙,凭她怎么胡思乱想,根本得不到答案。
林耀白是怎样的人,也根本无须她来关心,因为她和林耀白,是两条平行线,不可能有交集的。
起身下了床,洗漱完到楼下的时候,大家已经在餐厅里吃早餐了。
“爸,妈,姐姐,姐夫,早!”进了餐厅,安生依次跟大家打招呼,视线,并没有刻意避开林耀白,不过好在林耀白并没有抬头看她。
“安生,家里每天早上都是七点半吃早餐的,你难道不知道吗?”颜振业和徐静怡还没有开口,颜忆如便很不爽地数落安生道。
安生在徐静怡的身边坐下,看向颜忆如不卑不亢地淡淡一笑,“我以后会记住的。”
“安生,展宏伤了腿住在医院,暂时不方便处理公司的事情。”颜振业看向安生,继续道,“你把高达的工作辞职了,来公司帮忙吧。”
“爸……”颜忆如有些震惊地看向颜振业,不相信自己的亲爹居然这么信任安生,还居然让她进公司帮忙。
“安生是我们颜家的媳妇,当然是要替家里出力做事的。”颜振业看向颜忆如,声音里,带着一抹严厉,“不久后你和耀白结婚了,也要处处为耀白,为林家着想,知道吗?”
林耀白切着盘子里的培根,听着颜振业的话,没有丝毫的反应。
不过颜忆如听着,原本还愤愤不平的她,立刻就面带娇羞地看了一眼身边的林耀白,点头道,“我知道了。”
“爸,现在高达正是缺人手的时候,公司应该不会放人。”安生一下子找不到什么合适的借口,只能拿这个理由来挡。
“我和你的老板有些交情,如果你真想回颜氏帮忙,我可以跟你的老板讨个人情。”一直连头都没有抬的林耀白在听到安生不假思索便拒绝的话后,突然抬起头来,目光清冷地看向安生,声线一贯淡漠地开口。
抬头,安生看向对面的林耀白,脸上淡淡的笑容忽然就有些僵住。
这个林耀白到底想要干什么?难道他不知道她和颜展宏是怎样的关系吗?
“谢谢姐夫,不过不用了。”也只是片刻的僵硬后,安生脸上得体的浅笑,便又恢复了,“这件事情,我先跟展宏商量一下吧,看看他的意思。”
安生知道,虽然颜振业嘴巴上老是说颜展宏这样不好那样不好,可是,毕竟颜展宏是他唯一的儿子,也是整个颜氏集团的继承人,她将颜展宏拿出来当挡箭牌,看似一切以颜展宏为尊,颜振业和徐静怡,不可能再有什么意见。
果然,颜振业脸色渐渐缓和了下来,点头道,“这样也好,你这两天跟展宏好好商量一下,让展宏给你在公司安排一个合适的职位。”
看着安生,林耀白的菲薄似有似无地扯了扯,深邃的墨眸里,却没有丝毫的波澜起伏,就好像他刚才从来没有说过话,安生也从来没有拒绝过他一样。
“好的,爸。”安生浅笑着点头,既然颜振业已经退了一步,那她当然知道适可而止,等见了颜展宏,她再想办法跟颜展宏说清楚吧。
颜忆如撇了撇嘴斜了安生一眼,她就不明白了,像安生这样被安家当成商品一样卖到他们颜家的女人到底有什么好,怎么她的父母弟弟一个个的都对安生那么好,难道像安生这样的女人,真的特别讨人喜欢吗?
想到这,颜忆如赶紧侧头看向了身边的林耀白,发现林耀白正低头吃着早餐,才满意一笑,又夹了块培根到他面前的碟子里,满脸幸福地道,“耀白,多吃点!”
“好。”
……
(未完待续)
海那边山里人(ID:techie8185)

本文地址:http://www.wahonge.com/10111.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生肖属相婚配网的公众号,公众号:未知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