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王玉杰 :新房子老物件

2020-10-06 03:29 

新房子老物件文/王玉杰
都说老了有三宝,是最幸福的事了。有老窝,老伴,老友。但我们老两口却反其道而行之,决定挪挪“老窝”。要劳燕分飞吗?错错错,且听我细说。居住了将近二十年的金盾小区,娶了两房儿媳妇,说舍弃还有点不舍。老了又体验一把超前的理财观念,贷款买房。这个春天终于乔迁新居,老窝虽已不在,新居里的老物件,都随我们房主人,乔迁新居了。
老物件有年代感,有我们一家老小生活的印记,是有感情的。床还是那张床,搭上古花条纹床单与大红靠背,温馨如旧。沙发还是那套联邦椅。灰色沙发垫与万马奔腾的四个咖啡靠背,茶几上的黑底黄花玻璃板。一搭眼,全新的感觉,庄重里透着沉稳,古香里漾着现代气息,还有我们家人坐在上面谈天说地的温情。
说起留下这套联邦椅,也是颇费了周折。本来搬新家心盛,半年前就定下了一套联邦的,二万九千多,导购员说是搞活动,买1万送两千,占份额的。可后来,老伴我们两商议,本着勤俭节约,简朴不奢的原则。想着把定下的联邦沙发退掉,可是因为交了定金,订购合同是受法律保护的。我们咨询了315热线,我们是不利方。找熟人通融,也没谈成。最后要了套餐桌,还挺满意。每次在餐桌傍就餐,特有食欲,真是弄拙成巧,没有多花的钱啊!人啊!也是要活到老学到老啊!这次事件让我懂得了法律的严肃,与商家的游戏。幸亏是小的购买合同,如果是几十万,上百万的大生意。不就一败涂地了。生活是面多棱镜,不断向生活学习,向书本学习,……,增长智慧,才能游刃有余地应对瞬息万变复杂多样的社会。
老尹家那把祖传的老茶壶,陶泥做的,也随我们乔迁新居了。老伴挺珍惜,安放在屋里显目的一角。静静地给我们讲述,他在老尹家的生活过往。老伴提起这把壶,年代可能要将近一个世纪。看他那铜制的把手,被岁月打磨的痕迹,壶身也仿佛磨掉了棱角。老伴跟我讲,从他记事起。就记得爷爷挺爱护这把壶,不离身边的。冬天外面给穿层“棉褂”。一把茶壶,一杯冒着热气的茶汤,写尽一个世纪老人的人世沧桑,记载着尹家生活的酸甜苦辣。爷爷守着一个儿子,四个孙女,两个孙子,走完了70多岁的人生。我心想:老伴看到这把老壶,就会想到自家老院里发生的
生活场景,六个姐妹兄弟的吵闹怒笑,田间地头挑水施肥的身影;想到婆婆踩着三寸金莲织布纺线;起早贪黑掏豆芽,蒸馒头的疲惫身影;那个年代不许搞副业,家里就蒸馒头,泡豆芽买,供养六个学生。想到公公披星戴月去医院食堂工作的佝偻身躯。现在老人都安息天堂,留下一把记录着尹家好传统好家风的老壶。我们能做的就是,每日清去老壶身上的浮土。好好侍奉他,代代相传,永永久久。
看着我家的老物件,一件补着73个补丁的睡衣,浮现在我的脑海。那是2012年我去韶山,瞻仰毛主席纪念馆。橱窗里,毛主席众多遗物中,有一件物品十分引人注目,那是一件白色泛黄的棉质睡衣。这件睡衣材质一般,样式普通,夹层,外侧有两个口袋,长141厘米。睡衣外观通体破旧,它的领子全换过,衣袖、前页、下摆等处补丁连补丁,竟达73个之多,以至几乎看不出本布。说起这件睡衣,还有个有趣的故事。
60年代初,睡衣的肘部、领部、袖口就有了破洞。1963年初夏的一天,毛主席的理发师兼生活卫士周福明来到中南海服务处取衣服。洗衣房的同志对他讲:“给主席换换新的吧,你看这件睡衣,袖肘又破了,洗的时候从水里都不好往外提,弄不好就被拽破了。”周福明不止一次听过洗衣房的同志这样说,他也多次向主席提过,可主席总说:“再穿一穿吧,过段时间再换。”主席不发话换它,周福明也实在没有办法。直到1971年,睡衣已到了稍不留神就会裂破一个大口子的程度,实在无法再穿了,毛主席才同意更换。这件一穿20余年的睡衣终于被工作人员登记入库,正式退休。
据主席身边工作人员回忆,从1953年到1962年,毛主席没有做过一件新衣服,他的标准就是方便实用,而不在乎新旧优劣。在毛主席所遗留下来的衣服鞋袜等日常穿戴用品中,除应付场面的外套外,很难找到一件完整没有补丁的衣服。
看到这,我眼泪津津。一个国家领袖,一个领导中国人民站立起来的领袖。就是这样,
在长期的革命生涯中,始终保持着艰苦朴素的作风。一直坚持与人民同甘共苦,从生活点滴做起,率先垂范。
我们现代生活富裕了,只有想不到,没有买不到,但是艰苦朴素,勤俭节约的老传统不能丢啊!
许多先贤的名言警句也在提醒着我们。
清贫,洁白朴素的生活,正是我们革命者能够战胜许多困难的地方!——方志敏
节俭是你一生中食之不完的美筵。——爱默生
历览前贤国与家,成由勤俭败由奢。——李商隐《咏史》
更有唐贞元年诗人,文学家,哲学家,进步思想家刘禹锡的《陋室铭》,千古流传。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孔子云:“何陋之有?””
细细品读,与了解诗作的创作背景后,方知“陋室不陋”。而是心之洁,趣之雅,德之馨。作者将其陋室比作“诸葛庐”、“子云亭”,更突出了陋室主人“安贫乐道”之心。
万古流传的好作品,大都在磨难中诞生的。苏东坡被贬黄州时,在第三年春天的雨后,写下了《定风坡》。“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一句抒怀,表达了作者面对人生的风风雨雨而我行我素、不畏坎坷的超然情怀。《陋室铭》也不例外。
刘禹锡是个进步的思想家。唐贞元年间,由于“永贞革新”失败,被贬朗州司马,迁连州刺史及安徽和州县通判。按王朝规定,他应住衙门内三间三厅之房。但是,和州县的策知县是个势利小人,认为刘禹锡是被贬之人,便给他小鞋穿,安排他到城南门外临江的三间小房居住。对此,他毫无怨言。刘禹锡是个文人,于是就根据住地景观写了一副“面对大江观白帆;身在和州思争辩”的对联贴在门上。
做贼心虚的策知县见之,甚为恼火,马上将刘禹锡移居别地,并把住房面积减去一半。此房位于德胜河边,岸柳婆娑。刘禹锡见此景色,更是怡然自乐。于是,他又撰写一联:“杨柳青青江水平;人在历阳心在京。”策知县闻讯后,下令撵刘禹锡搬到城中一间只能放一床一桌一椅的破旧小房中居住。
半年光景,刘禹锡的“家”被折腾了三次。他在愤激之中,有话如鲠在喉,倾吐为快,一气呵成,写成了《陋室铭》,并请柳公权碑刻竖于门外。(节选自《应用写作》学术月刊1995年第11期《刘禹锡和他的“陋室铭”》)
于磨难中见心胸,刘禹锡被贬后的“三次乔迁”。铸就了千古名篇《陋室铭》。人生多磨难,成就在我心。
我们家书房,也首选老物件《陋室铭》书法作品,拜挂墙上,与家人共勉。
说起这副书画作品《陋室铭》,是我们老家寿张远近闻名的侯宪菊校长赠送。两年前,我们家老尹开始练书法。我对侯校长很敬佩,老尹对侯校长也很熟悉,我们约在一起共叙书法。侯校长用心书写,装裱好的《陋室铭》与一副“宁静致远”的墨宝带过来。我们如获至宝,小心翼翼地收藏。今天在我们新居,才露出雅容。
很为侯校长没有正名成为书法家而惋惜。她是我心中的书法家,有真才实学,没有适宜的土壤成长。真很我无才无能,不能助一臂之力。侯校长本人也是雅而不修边幅的,很随性的一个人,我人写我心啊!送我们的墨宝,也是她心中索求吧!侯校长为生活所迫,一直奔走在幼儿教育第一线。爱好书法,也写得一手好字,业余时间办培训班。我婆家弟媳与侯校长是好友,婆家大门上的春联,每年都是侯校长献书。乡里乡亲有求必应,写碑文是很接地气的活。弟媳讲,写碑文时,侯校长是匍匐在碑身上,挥斥方遒的,想象着那场景,也是好好女儿身,飒爽英姿啊!
新家老物件,让我们居有定所,心有所安。
后语:写于2020年5月7号午,4月5号乔迁新居,老伴算着已是第七次搬家了,心有感慨,感谢我们伟大的中国时代。老伴讲:现在生活富裕了,我们建新家一定要艰苦朴素,勤俭节约。并给我出了个题目《新房子老物件》,夫唱妇随,我随从,我遵命,今天终于出炉了。与有缘人共享,与家人共勉。
近期作品
散文 | 王玉杰 :椿芽飘香
抗疫专栏 | 王玉杰:亲如一家
散文·抗疫专栏 | 王玉杰:牵挂
诗歌 | 王玉杰 :歌声飘过(外一首)
散文 | 王玉杰:祭母文
【作者简介】王玉杰,新华保险代理人,对各种美的事物有追求,花艺,诗词歌赋,传统国学等,喜欢走进大自然,尤其喜欢读书与唱歌,喜欢即兴写点内心感动的东西,因此与文字有了不解之缘。经热心的文友介绍,从而也走进了“九歌丹青”,“山石榴”,“东昌湿地岛文学社”,“诗情画意写诗群”,“阳谷青年之家交流会”,我是没有文字底蕴的新手,用心拜读各位文友老师的作品收获多多,用心对各位老师的留言,经常被“微信公众平台”选中。
抬头就能仰望晴空
顾 问(姓氏笔画为序):王传明 刘东方
吴文立 张 军 范清安 臧利敏
特约评论:卢 军 刘广涛阿 勇 张厚刚
特约主播:虹 逸
主 编:踏清秋
执行主编:姜敬东
责任编辑:马美娟 国晓宁 暖阳
《山石榴》编辑部
聊城市文联、市作协重点扶持公号
平台宗旨:荐精品 推新人 弘扬正能量
投稿邮箱:SSL201601@163.com
衔文字结巢,只因与您相遇,感恩有您!
【投稿必读】山石榴原创文学平台投稿须知
山石榴微信公众平台:ssl201601
热忱欢迎有识之士招商、赞助及合作洽谈!
广告投放↓
微信:Love422428101
j13806351836
电话:13806351836

本文地址:http://www.wahonge.com/10107.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生肖属相婚配网的公众号,公众号:未知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