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文艺】苇花飘飞|| 胡子龙

2020-10-05 19:14 

2020年第121期总第314期
主 管:中国西部散文学会
主 办:中国西部散文学会山东分会
社 址:山东济南国际旅游度假区
杂 志:《黄河文艺》(纸刊)
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刊号:CN63-1067/I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674-52

苇 花 飘 飞
胡子龙
1
韦小宝是经过苇西村下的那片坟地,只身进入苇草浩荡的苇湖向湖心去的——湖心一块兀立的小高地上长了一丛苍茂大树,大树下有一个叫荷花潭的深潭。
苇湖坝四十几个村庄里的人,都说他们的先辈是被朝廷强迫着,从遥远的北方迁徙到这里的。湖中心的荷花潭深处,有一条洞路,连着他们的北方故地。客居到这里的他们死后,灵魂经过荷花潭,再通过那条洞路,就能回到祖先居住的地方,与祖先团聚。这些村庄里还传说,谁想念去世的亲人了,来到荷花潭边的大树下,对着荷花潭深情呼唤亲人,如果能唤开海簸大的莲花,就能看见自己的亲人坐荷花中间……
经过坟地时,韦小宝特意来到一座刚刚生过一拨草的坟前,磕了三个头,在心里喊一声“阿妈,我找你来了!”然后起身,沿着一道伸向湖心的草埂进入芦苇无边无际的苇湖,渐渐将自己淹没在苇草中。
当苇草淹没了韦小宝飘飞在晨风里的最后一缕乱发时,太阳恰好从东边林峰上探出脸来。嫩黄的阳光,瞬间充盈了整个苇湖。
2
苇湖是高原几十个湖泊中的一个。这个面积达几十多平方公里的圆形高原湖泊,苇草满湖,盖住了几乎整个湖面,尽管也有不生苇草的地方,这里一块,那里一块,向高天太阳展现着自己作为一个湖泊清凌凌的本来面目,但都面积不大。最大的一块露天水域,也不过方圆一两里的样子。
作为从小在苇湖边长大的孩子,九岁的韦小宝不仅了解湖里的一些地理情况,也知道苇湖一年四季里的不同脾性。阿妈在世阿爸没有到杭州打工的时候,阿爸一年里至少有半年,徒步或者划着船到这片大湖里找全家的生计——捕鱼、挖野藕、挖野茨菇、挖鱼腥草……然后让阿妈背着到山那边的乡街上卖。也经常割回些优质的苇草,让阿妈和阿奶织成金黄的碧绿的苇席上市。遇上星期天和放假,阿爸也会带上韦小宝去,这回到这湖埂,那回到那片湖池,让韦小宝面对捕上来的大红鲤鱼或挖出泥的大白莲藕欢呼雀跃。
只是,阿爸从来没有带他到过湖中心的那丛大树下,从来没有让他见一见荷花潭的样子。都是距离那丛大树还有一两里路,就停住了船,就止住了脚步。
阿爸说,荷花潭边,是谁都不能轻易去的。而现在,九岁的韦小宝,却要独自一人到荷花潭去。
3阿爷阿奶还有学校老师,是在吃早饭时候发现韦小宝失踪了的。
班主任白老师上第一节正课时,就发现教室里没有韦小宝。白老师想,可能是韦小宝家里有什么事情需要他旷几节课,以往这种事也出现过,因此也就没有在意。谁知放了早学到教师食堂里打了饭菜正要吃,韦小宝的阿爷阿奶忽然找到了学校,说韦小宝没有回家吃饭,白老师这才意识到事情严重,丢下饭菜,与阿爷阿奶到苇西村,满村子见人就问看到韦小宝没有。问了几条村巷,遇到班里正要去上学的一个叫成荷花的女生。成荷花面对老师的提问,先是神情慌乱说不晓得,最后才说念早自习时,韦小宝跟班里的韦大虎吵架了,还动了手。韦大虎骂韦小宝是没妈的馊崽,是掉秧儿的病瓜。韦小宝当时就哭了,抓起书包,往教室外跑,边跑边哭着说他不是没妈的馊崽不是掉秧儿的病瓜,他有阿妈的。他这就去找他妈,他不信他不能从荷花潭中那朵海簸大的荷花里,把自己的阿妈找回来。
阿奶一听大惊失色,“天呀”喊一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阿爷虽然也大惊失色,但还算镇定。他赶紧找到了韦小宝的阿伯和阿叔,父子三人奔离村子,穿过坟地,来到湖边。
恰巧起风了,开满雪白苇花的满湖芦苇,一浪追一浪,直迫他们的胸口。
阿伯对阿叔说:“我顺这条草埂,你赶紧拨船,走水路,一起去找,最好赶在他走到荷花潭前找到他。”
4阿爷和阿伯阿叔急急忙忙来到湖边的时候,韦小宝已经沿着湖埂走出了将近20里。
走了将近20里路,应该早到湖中间荷花潭了。那丛大树与荷花潭不偏不倚,正处在湖泊的中心位置,无论从哪个方向去,直线都不超过12里。即便加上道路的弯拐,最多也就十七八里。从苇西村通往荷花潭的那道草埂,基本上是笔直的,只有十一二里的样子。但走了将近20里的韦小宝,却没能走到大树荷花潭边。
他走错路了。
离岸走出不到一公里,就算是进入了湖苇深处。而走出两三公里,密匝匝的芦苇,更是七八尺高,连风都不容易透进一丝丝来。别说四尺高的小孩子,就是牛高马壮的人来到了这里,都感觉自己变成了一片苇叶,或者一滴露珠。九岁的韦小宝穿行在七八尺高的密苇里,望天,蓝色的一线;望湖,七八尺见方。很多地段,甚至连天都看不见一丝蓝,连人带草埂,掩在两边芦苇搭起的券洞中。他当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走出了多少里,也看不清自己距离那丛大树还有几多路。但他坚信,只要一直向前,他就会到那丛大树下,走到能开海簸大的荷花的潭边。大人们不止一次在他面前说过,这条草埂径直通往湖心大树,通往荷花潭。
可是,走着走着,前面出现了岔道。两条伸向湖心的草埂,成两条斜线,在韦小宝面前摆出一个巨大的锐角。
依然芦荟高高密密。韦小宝站在角端,蹙眉打量着两条路,不知道走哪一条才对。他发现左手边的那一条,要特别地宽平一些,高朗一些,就选定了那一条。
他怎么也没想到,通往湖心大树的,恰恰是右手边的那一条。现在走着的这条路,是几十年前,他阿爸阿妈还只有他这般岁数的时候,从坝外大城市开来的知青兵团围湖造田时修筑的一条横湖路,用来跑三匹马拉的大车,也跑东方红铁牛。两年后,知青兵团散了,知青们一窝蜂回城了,围湖造田的闹剧也呼啦啦扯上了大幕,这条路和另外的几条路却留了下来,年年月月,横亘直穿在湖中。
韦小宝走着走着,肚子开始咕咕地叫了。他这才想起昨晚上因为睡得早没吃宵夜,今早上还没来及吃营养早餐,就离开了学校。可他没有慌神。他知道,走在苇湖里,是根本饿不着他的。他开始留心可食的东西。先是在路边发现几苗鱼腥草。他蹲下,抠开泥土,挖出白白胖胖的根根来,洗净了,放进嘴里一嚼,顿时满口鱼味的清香。再往前,看见路边的一个浅水湾湾里,有几个螃蟹洞。他卷起袖管,从蟹洞里掏出五个青壳大螃蟹。晚秋初冬,正是螃蟹最肥美的时节。螃蟹当然是烤熟了最好吃,但生食肥螃蟹,一样的清香生津。
嚼着螃蟹肉的时候,他来到了芦苇中间一汪露天的大水边。
这汪露天的大水宽三四十丈,长起码二里。一直走在苇草深处的韦小宝一走拢,明铮亮晃的水光,刺得他一下子睁不开眼睛。好一阵,眼睛适应了水光,他猛然间看见,那丛大树不在他走着的这条路的前面,而是在路侧四五里外的地方。
他这才发现应该走另外一条,也就是窄湿的那一条。
走了冤枉路,韦小宝有些沮丧。好在吃了那些则耳根,还有那五只大肥蟹,肚子不饿了,精神气也挺足。往回走,他相信至多太阳偏西时,就能走到那丛大树下的荷花潭边。
他仿佛看到了阿妈那甜甜的笑脸。
5在韦小宝从横路上边寻觅着食物边往回走的时候,情急叨叨的阿伯正好来到了三岔路口。在已经走过的地方,有一处低洼稀湿的路段。湿泥上不仅留下了一些来往的大人脚印,还有一串向着湖深处去的小孩脚印。这一串向湖深处去的小孩脚印,印证了韦小宝的同学成荷花的话。而从脚印的新鲜程度看,韦小宝已经走过去很长时间了,说不定已经走到了荷花潭边大树下。阿伯心里更急了,经过了三岔路口,飞快向湖心大树下荷潭花去。
在距离大树还有大约三里的时候,一条丈把宽的水道,从芦苇深处斜插出来,连上了草埂。韦小宝的阿伯在水道前站定,阿叔就划着家里的那条猪槽船出现在水道上。阿叔划拢来,一步跃上草埂,问:“哥,看见小宝的什么踪迹没有?”
阿伯:“看见他留着的脚印了,这阵怕早到荷花潭边上了。”
阿叔:“那我们得赶快去!”
在苇丛上拴稳船,兄弟俩飞快向大树下的荷花潭去。然而,出乎他们意料的是,当他们来到荷花潭畔大树下时,却根本没有韦小宝的影子。仔细寻看,周周围围,连草都没有被踩歪一棵!
兄弟俩面面相觑。
阿伯一拍脑壳:“怪不得这段路上,啥印迹都没有,肯定是在三岔路那里走错了路,往知青营地那方向去了。赶紧往回,把船拖到草埂这边来,一起划着船去追。那里有条水道,就是通往知青营地那方向的!”
阿叔嘘了一口气:“他去了知青营地那方向,倒让人心里踏实一些。”
6就相差十多分钟,韦小宝与阿伯阿叔在拴船的地方错过。太阳爬到天顶时,韦小宝终于来到了湖心大树下的荷花潭边。
荷花潭方圆几十丈,整个池塘寸草不生,平明如镜,水蓝汪汪深不可测。粼粼波光,泛开的是幽静和神秘。第一次见到荷花潭的韦小宝对着潭水跪了下去,虔诚地磕了几个头,深情喊一声:“阿妈——”眼泪又一次夺眶而出。
荷花潭里没有如韦小宝所愿那样,立即绽放开海簸大的荷花,更没有阿妈那美丽慈祥的笑影。
“阿妈,你来看看我!阿妈,你来看看我!阿妈,你来看看我啊!”韦小宝一遍又一遍急切而深情的呼唤着。荷花潭依然寸波不起,平明如镜。韦小宝嚎啕大哭起来,哭得那样的伤心和失望。哭了不知道多长时间,他哭累了,就软软地坐到了大树下厚厚的落叶上,将腰靠上树根,眼皮也感觉越来越重。不一会儿,就抽噎着睡了过去。
7奇迹出现了。靠大树而睡的韦小宝,忽然看见原本平明如镜的荷花潭,阳光里清凌凌地一波一波涌动起来。随着水波涌动,几片硕大的荷叶从潭水深处慢慢地探出来,碧绿的荷叶中间,是一个硕大的花蕾。很快,花蕾绽放了,一朵海簸那么大的荷花,就娇艳欲滴地,绽放在正午的太阳下。已经分别了快一年的阿妈,端端地坐在花蕊处,望着韦小宝甜甜地笑。“阿妈,我的阿妈!”韦小宝激动地呼喊着,张开双臂,向荷花里的阿妈扑去。
荷花里的阿妈也伸出双手,接住扑拢去的儿子,将儿子紧紧搂在怀间,热切地亲吻着儿子的脸膛、鼻子、耳朵、头发,大滴大滴的热泪,跌落在儿子的脸上。
“阿妈!我的阿妈!”
忽然,青青的荷叶不见了,鲜艳的荷花不见了,荷花蕊处的阿妈也不见了。韦小宝惊慌不已,“阿妈!阿妈!”地喊着,睁开眼睛,见自己依然靠在一个阿妈的怀里。但这个阿妈不是自己的阿妈,而是咒骂自己是“没妈的馊崽掉秧儿的病瓜”的韦大虎的阿妈。
旁边几步外,站着韦大虎和他的阿爸。韦小宝挣扎着要站起来。大虎的阿妈紧紧搂着他不放开。
大虎的阿爸走拢来,蹲下,慈爱地抚摸着韦小宝的脸颊:“小宝,是大虎不对,伤了你的心。我在村里才听说你们早上吵架的事,就赶紧上学校喊了大虎,叫上大虎阿妈,一起划着船来找你了。”
韦大虎一脸愧色地走拢,向韦小宝鞠了一躬:“小宝,我错了,请你原谅。”
大宝阿妈抚摸着韦小宝的脑袋:“小宝,你是个好娃娃,你原谅大虎吗?“
韦小宝哭着说:“阿婶,不怪大虎,他说的是对的,我真的是没有阿妈,我真的是一个没妈的馊崽掉秧儿的病瓜。”“不,小宝有阿妈的……有阿妈的!”
韦小宝伤感万分地:“阿婶,可我没有在荷花潭里找到我的阿妈啊!我跪在潭边,喊了一遍又一遍阿妈,要她来看看我,要么跟我回家,要么带我和她一起去。可不管我怎样喊,潭里都没有开出海簸那样大的荷花,更没有见阿妈坐在荷花芯里……”
大虎阿妈:“不,不是的。小宝,今天,荷花潭里没有开海簸大的荷花,但你却真真的在荷花潭里找到了自己的阿妈。小宝啊,给阿婶当个干儿子。荷花潭作证,往后的日子里,阿婶就是你的阿妈。阿婶会像你的亲阿妈一样,爱你疼你一辈子。”
大虎:“小宝,我向天上的太阳和湖中的苇花保证,往后,我再也不欺负你了。我们做亲兄弟,一辈子做亲兄弟!”
韦小宝一头扎进大虎阿妈怀里:“阿妈!”大虎阿妈紧紧搂住韦小宝:“小宝,阿妈的好儿子!”大虎笑了。大虎阿爸眼眶湿湿的了。
起晚风了。晚风中,苇花飞扬,把百里苇湖坝点画得美丽如仙境……
作者简介:胡子龙,云南省祥云县刘厂镇江登村农民,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有文学作品、文史稿、言论等各类稿件四百余万字散见于《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文学报》、《文艺报》、《西南军事文学》、《江河文学》等几百家报刊杂志,公开出版长篇小说《血色》与文化读物《祥云风物》。

山东香山国际旅游度假区位于山东省济南市莱芜区西北部的大王庄镇境内,景区面积53平方公里。东依淄博,西邻泰安,北接济南,南靠济宁。省道244线、243线分列两侧,王槐路横贯东西,交通便利,区位位置山东香山国际旅游度假区是集观光、游憩、休闲、度假、会议、拓展等为一体的生态旅游度假区。
山东香山国际旅游度假区游客服务中心是集游客服务、餐饮、会议、住宿为一体的综合服务中心,是您举办会议、商务洽谈、产品推广、宴请答谢、婚礼举办的理想选择。
游客服务大厅集景点售票、宣传推介、导游服务、医疗救助、集散换乘、咨询投诉、餐饮住宿、旅游购物、监控监管等于一体的综合性服务大厅,是为游客提供“吃、住、行、游、购、娱”全方位、一站式服务的游客之家。
二楼餐厅能容纳200余人同时就餐,是举办婚礼、团体用餐的最佳选择。会议室可容纳200多人,装有室内无影灯,投影仪、调音台、4台大型音响等,可完成对各种图文信息(包括各种软体的使用、DVD/CD碟片、录像带、各种实物、声音)的播放功能;实现现场扩音、播音,配合投影系统,提供优良的视听效果。
景区地址:山东省济南市莱芜区大王庄镇乘车路线:(手机导航“山东香山国际旅游度假区”)公交出行:
在莱芜长途汽车站内乘坐K206路到大王庄下车转至王石门小公交进入景区。
自驾出行:
①莱芜北出口,经汇河大道,S244到大王庄镇政府驻地进入景区。
②泰莱高速杨庄出口,沿S244到大王庄镇政府驻地进入景区。
③济青南线雪野出口,房干方向行驶5公里左转沿S244到大王庄镇政府驻地进入景区。
④市内驾车经莱城大道、汇河大道、S244到大王庄镇政府驻地进入景区。
客服电话:
0634-5871999 5873736 5873738
电子邮箱:
xiangshanlvyou@126.com

本期编辑 刘秀华

本文地址:http://www.wahonge.com/10074.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生肖属相婚配网的公众号,公众号:未知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